Tuesday, September 23, 2014

风吹草低见母狗



在槟城坑了几位老友记,吃香喝辣数天,临回之夜遇暴风骤雨,招牌跌下砸破某人车。

回到家来,午后太阳高挂,曝晒的衣服散暖气,茉莉花株下母狗啃骨头。

突然觉得,回家的感觉也很好。

2 comments:

  1. 母狗依旧守住天荒地老,终于得到女主人迟来的骨头。

    ReplyDelete
    Replies
    1. 是呀,回到家来,见到母狗额头浮现‘忠’一个字。XD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吠吠。

      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