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19, 2014

飘香海南味

西饼店出身的西餐厅,除了花俏的西式蛋糕,也有我小时候隔壁咖啡店卖的朴素奶油蛋糕,简简单单,充饥又美好。


小朋友昵称怪叔叔的老怪带我们去一家西餐厅,坐落于Argyll路, 小小一间老店铺,只摆几张桌子,迎接的是老迈的阿伯。一看菜单,八九不离十,开口问道:"你们是海南人吧?"

击中红心,老伯的笑容晕开。而且是从1957年来,自家经营的退休厨师,现在交镬勺给儿子,老人与太太掌柜顾面门。

(来之前,我完全没有做功课,老怪听了朋友的介绍,就带宾莅临。原来是媒体上相当驰名的一家老招牌。)

而且是我派的海南文昌语系。

告知老伯,我爹也是泡过咖啡的,从前阿公开咖啡店。我阿公南来讨生活,在丁加奴卖咖啡,拥有固定店面之前,每早推着单轮车,到菜市卖几分钱一杯的咖啡。我爹随着我伯公渡海来投靠阿公,未学裁缝手艺之前,先在阿公店里帮忙,所以也练了泡咖啡的一手技术。几年的锻炼,往后他的咖啡,特别香醇。直到三合一咖啡包攻陷市场,我爹保持喝咖啡的习惯,却不再细调慢烹。

海南咖啡,非常规的缘起。细细回溯,难道在海南岛,我阿公的那个时代,当地岛人已经流行喝咖啡么?这得请教历史学家。
哈比人点杯咖啡,问道是海南咖啡吗?老伯笃定:“当然!”我喝茶,色泽润滑,出奇地有韵味。奶茶泡得好的店,我禁不住就喜欢了。

海南先人如何阴差阳错,步入这行,学会宗主国洋人的饮食习惯,还以此做为养家活口的生计。可见南海华人的创思泉涌,就地取材,适应环境,各籍贯竞争中开劈出一支新的传统。

连我外公也是在厨房做工的,国家独立前在丁州苏丹宫里当厨师。宫里生活洋化,外公身怀烹饪西式餐点的功夫,宫里的人都唤他作cookie,十分亲切。

然而我阿公或外公的手艺,都没能流传下来。世事多变,个人的机遇随着环境兜转,谁也说不准下一刻会怎么样。

从另一角度看,海南人的后代,从咖啡店出来, 涉猎各行各业,代表市场海纳百川,社会更趋向成熟宽容,何尝不是美事一桩?


柜台没有招财猫或压钱蟾蜍,有这些小可爱,浓浓的乳味,如我喝的那杯茶。

我有点嫉妒槟岛人了。光说羡慕还词不达意,需用嫉妒二字才符合我的意思。在连锁店和高昂价位之间,新山喝咖啡的人似乎左右为难。饭后老怪带我们游车河,在乔治市英式建筑之间流窜。老怪介绍,这里那里也有特色餐厅咖啡屋,气氛不错,价位都还好,真的比新山低多了。

在新山不仅滋味浅薄,价钱还气死你,有些甚至少不了服务加消费税百分之十五。


我家臭屁孩没见过这种恐龙电话,兴起来东摸西摸,老板娘坐一旁看着,笑盈盈。

老伯的外孙在店里帮忙招待客人,刚及桌面高的小不点,拿菜单给客人点菜。握不牢庞大的菜单,落到地板上,老伯宽容地呵呵笑。校假了,让孙儿来闹,小朋友训练有素,有条有理,像是自小见识惯了。

闻名的海南鸡扒,不出自欧美,也不来自海南岛。


店里家庭的氛围笼络浓厚,眼看就是典型家族生意。你道他们会不会开分行?这是一个余韵连连的问题。

做成连锁,请外劳掌厨,跟着A到F方程式,食物出来,摆美一点,也可以唬弄客人了。

许不许持工作准证的外劳掌管厨房?这可要问嘴挑的槟城人,他们肯不肯?


4 comments:

  1. 前天才和梹城人聊起,岛上的道地美食,不管是老板弄还是外劳煮,早已不美了。
    大概是沒用心吧。

    ReplyDelete
  2. 传说中的海南咖啡和鸡扒,我这里的海南人特别多,可惜都失传了。。。

    ReplyDelete
    Replies
    1. 谈不上传说吧,到处都可找到的。算是真金不怕红炉火的,却逐渐买少见少。

      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