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岂有此理

我要不断提醒自己,他们一定会犯错,要犯错,从错误学习,多点耐心,再多点。我想把“耐心”纹在额头,那我才不会轻易虚火上冲,生完气还懊恼忧虑得要命。

老大小时候有阵子常写信,我鼓励他写,写给我,还有他爸。

我发现孩子的爸也会追溯以前,讲起老大儿时趣事,或小小的事,芝麻绿豆,在儿子面前说,带着一些许的情感。想起从前的美好,对比目前的失落,益发惆怅。小时候我们以为他们都是天才,周岁时曾祖母在祖先牌前,像捧只烧乳猪一样,高高举起老大对祖先喃喃:“。。。。以后考到博士!”

去一趟家长日,听了班主任一席话,先生像沸点差两度的水壶。

去年没这样的啊,那时老大跟初一的级任老师关系密切,至少他自认是,常在周记里跟老师打小报告:谁谁谁上课时玩手提电话、谁小考之前去借别班的考卷、谁破坏风扇。。。。像个自封的风纪股长----暗里来的。

结果他被班上同学排挤,仅仅的几位朋友是同校车的同龄同学。平心而论,不能说没有,他也犯过不大不小的过错,让我很难过很难过。难过了之后,退一步从头再来,修补关系。

今年他的一些成绩进步了,因为他爸爸花很多时间陪他温习。他在作文里透露自信,觉得获了成绩后应该可以被“称赞”。

我隐隐约约觉得他放学回家太轻松了,周记只写到二月,很多张数学习作空白,问过几次,都说不用交的,老师没要。原来是骗了我,瞒了爸爸。他以为临考来拼命就行了,考绩不错就得了。某些科目平均分数拉低了,与班主任对照一下,老大他爸怎不气歪?他爸生气因为自己的努力被忽悠了。

难怪老大临家长日前几天就不断担心。我们认为他的成绩较好了,有什么值得担心的?当天老大的脸啊,像从雪柜取出来的冰块,一面融化,一面又让空气中的水汽凝结,总的来说,湿湿冷冷。

这不就是逃避责任,心存侥幸后东窗事发么?考分进步的喜悦即刻变成懊悔的咆哮,先生不常来面对老师,脸挂不住了,之前太信任儿子。老大那么在意父亲的称赞,如今脑浆却糊了,忘了小四时候我对他发过的怒气,“要负责任,”我铁青着脸对他说。他却总三五不时挑战一下这个规矩,从而练习他的“独立自主”?-----并愚蠢地锄松自己的信用地基。

家长日之前班上同学细心布置教室,在墙上贴爱心,写着贴心的文字。有位同学写得屌:“不要太在意老师所说的话,相信我,你们是知道我的为人的。”我再三地读这个十四岁同学的声明,“你们”当然是指他爸妈。

真是岂有此理。

(小时候的信)“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意思是设身处地。


p.s.老大给的理由是数学老师赶课,教太快,他听不懂,功课不会做。实际上该学的范围很广,老师不得不快,吸收能力较慢的学生很吃力。但是,老大为什么没有主动寻求帮助?爸爸每天都可以教他。至少跟老师反映,或在数学补习班求助。----我们生气的不是考试成绩,而是他因循苟且和懦弱的性格。

Comments

  1. 别着急上火。 哪个少年不做错事。学会学习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走弯路,犯错误,是其中最重要的一步。能从错误中吸取教训,就是向前一步了。 positive thinking!

    ReplyDelete
  2. 要让他知道,是为自己负责任,不是为了父母亲负责任。

    ReplyDelete
  3. 施乐遥,
    唉唉,发牢骚罢了。

    普普,
    就很难讲进他的心里。

    ReplyDelete
  4. 偷读老大补写的周记,欣慰老师关怀的语气。那样,老大在班上该不会被忽视。
    觉得独中的老师真的关心学生,不会耍官样。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但愿是危言耸听

懂事的时机

不同校友不同想法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