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的马利安法

取自豆瓣

看过《爱在哈佛》的人应该还记得那位漂亮的医学生(金泰熙)在急救路人之后被控告,路人救活了,但残障,由于金泰熙还没念完医学院,所以遭到惩戒委员会提审。

问题是,当时情况很紧急,如果金泰熙没有当机立断下手为强,路人不可能那么好运,有机会碰到合格医师,即使碰到也可能一样后果。很爱她的金来沅是个法律系的学生,应用《善良的马利安法》为她辩护,幸而赢了官司,金泰熙免于被令退学。

电视箱子里的故事多浪漫,总是美好的,有理想的好人总能百毒不侵。

在现实中,美国发生过类似个案,急救后存活,但发生伤害,刚好在场帮忙救人的医师被控,存活者胜了官司。狗咬吕洞宾。意义是,如果没有足够的设备、十足的把握,不要随便插手,或不要做太多。好心反累事的时候,你是有责任的。最坏的后果是在缺乏条件之下,让他失去生存机会,或等待更高明的人来动手---而你落得一身清。

取自豆瓣

《医龙》(改编成同名日语连续剧)漫画里一开头,在海边的简陋小屋里,就看到龙医生急救他的护士。他用折断的原子笔刺穿她的胸膛直透胸腔,排出气胸,免得她窒息而死。这样的医师炫得要命,酷毙了。

这样的情节在创作故事里常有,满足观众对英雄的渴望;现实呢,或许在人命危浅的战场上有可能。太平盛世呢,被救者万一发生病菌感染后遗症,尽管救活了,插他胸的人会不会后来还是变怨气的出口?

《善良的马利安法》不一定会奏效,可以额免紧急施手的医师被提审。

想说的是,人性进步起来,趣怪得很。法律呀,保险呀,都是画地自限,作茧自缚。然后你一向来以为的不能自以为是的去做。做英雄是有代价的,也看您的运气。社会总是同情伤者。通常下判的赔偿额,以伤者后半生的福利来算,在数字后面跟很多零。

假设高空中的机舱突然广播,有位乘客心脏病发作,要求医师身份的乘客挺身帮忙。作医师的可以袖手旁观吗?不肯帮忙后来身份被发现,法律上有责任吗?

读过一本美国精神科医生写的书,忘了书名,故事大约是这样。这位医生有个爱好是锯树,他去考了执照,没班时就去锯街道的腐树,顺便赚外快(有时候医生的嗜好真奇怪)。锯树要爬高爬低的,有次他不小心从树丫重重地跌下来,瘫在树下动弹不得。

有个路人赶忙跑过来,对他说:“别慌,我是医生,我来救你。”说罢用手探他的甲状腺。精神科医生还有点意识,来得及问好心人在哪里就业,是什么科的?

打算救人的那位医生答道:“某某医院皮肤科。”----大概他在皮肤科太久了,忘了基础的医学。

我想法律的坚持是,不要逞强,因为要预防不懂装懂的医生,特别是在设备非常简陋的情形,那也是草菅人命。事情的另一面,演变成医生们的自保态度,继而群起攻之的医德问题。

言归飞机上,袖手旁观的医生,尽管会被众人骂个狗血淋头,但法律上,他是可以无事的。正传的提示是,病医关系发展至此,何尝不是则冷笑话。

Comments

  1. “假设高空中的机舱突然广播,有位乘客心脏病发作,要求医师身份的乘客挺身帮忙。作医师的可以袖手旁观吗?不肯帮忙后来身份被发现,法律上有责任吗?”

    没责任!此时此刻,他没具备医生身份,他只是路人甲乙丙丁。医疗诉讼的第一要项是,确立医生与病人的关系;当他一伸出援手,医生与病人的关系才能确立。

    M姨两年前为什么不出席仲裁官协会的《医疗纠纷ADR》会议?阿包不是邀请了你吗?

    阿包刚从台北飞抵香港。在台北书店,冲动想买台湾的医疗纠纷与诉讼书籍。

    ReplyDelete
  2. 阿姨所抛出來的問題很有意思,小弟建議你可以到youtube或是書店裏去尋找這本書《正義:一場思辨之旅》,裏邊討論了很多我們以爲是理所當然,卻又不是那麽理所當然的事情。很有趣。

    PS:醫龍很好看!!!!

    ReplyDelete
  3. 法律应该明文规定“贪生怕死法”~:)

    ReplyDelete
  4. 普普,
    医生的医德伦理有医药理事会管,好像目前新加坡的名医林美丽,向文莱政府收取太高的医药费,被该国理事会问责一样。
    法律上没有责任,但伦理上如何?很多时候,在窘逼的情况,如机舱里,机长最需要的资料是让突发事件稳定了,病人够不够fit在下一站送院或什么。医师可以做的是检查、鉴定、稳定,不是医他好起来。
    医师施手是一片好意,灰色地带是,后果不完美,所带来的怨气。毕竟对方会不会感恩,是个人人品。

    ReplyDelete
  5. 玫瑰,
    我好像在大众翻过这本书,读到的是关于弱势族群扶助辩论的那页,超棒。可是我吝啬的毛病压下我买的欲望,我等大减价。噻。
    漫画《医龙》还没出完,要变老太婆的缠脚布了。连续剧没那么好看。

    阿包,
    原来前两天几次从台湾来的网址是你呀。一个飞吻~~
    都跟你说了我是洗马桶的阿嫂,哪有资格出席。
    侯文咏的小说《白色巨塔》谈到很多台湾的医疗纠纷伦理,很好看的。侯出了书之后,医学界骂他叛徒,几年后,很讽刺的,他又被封为台湾医界的良心。我有他亲笔签名的这本小说,你要表“欣赏”?呃。。。让我想想割爱值多少。

    ReplyDelete
  6. 阿包对着短裙,深V领的青春秘书美媚说:“露露,你先去替我借下那个阿嫂的飞吻,然后再亲自给我!”

    阿包有 Dr.Puteri Nemie 的著作:Medical Negligence Law In Malaysia,要表物物交换你的《白色巨塔》?

    ReplyDelete
  7. 亲爱的阿包,
    不干,拉倒。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但愿是危言耸听

懂事的时机

不同校友不同想法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