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13, 2011

被奉承惯的女人

我的已故老板背后称她作圣诞树。因为她总是花花绿绿的衣裳,又玲玲朗朗戴满大大的首饰。当然不仅是打扮品味出众,我老板那么唤她是带着讥讽的。工作上他们时常交锋,她不是好惹的女人。

我老板也不是善类。然而那么长久下来,和她丈夫合作的同行,几乎个个关系破裂,凡是华裔都另起炉灶,特别选在他们的范围隔壁。我们不是她的竞争者,而是要靠她帮衬的服务提供者,所以只能背后埋怨,不敢与她翻脸。

坦白说我不是跑市场的,与她交流的机会不多,我那位营业员就会对她翻白眼叹十声,当然是在背后。

我多数是在电话上与她交谈关于技术上的问题,数年下来没真正近距离相处。有次印象深刻,因为她与我谈了一小时!幸亏当时我挪得出时间,把工作押后,腾出耳朵给她。开端不过是报告上的一点屁事,大约是我本着让顾客开心的原则,赞了一句:“真不容易啊,你管理整间接生院,没有你真不行。”

“岂止,我不但管理整间医院,我还管理我家庭呢!”然后完全不用轮到我出声,电话筒另一头就叭啦叭啦,从她丈夫、孩子到她家鲤鱼,说了近一小时,她怎样怎样管得井井有条,每晨五点起身,上菜市、去教堂、完全不看电视。。。。听得我十分忏愧羞耻。

所以在外头,我尽量避免与她靠近。这次远远我就发现她和先生了,我假装没看到,不与他们眼神相碰。可是她偏偏就走过来,坐到我们的桌上。她边拉椅子边说:“为什么不坐近舞台,可以看得更清楚嘛!”我心里想,“是呀,你们赶紧换去哪儿吧!”可是他们就是落下屁股,不再移动了。

她用英语问问我身边老大老幺的名字,两个傻墩墩的男孩傻墩墩地连名带姓地回答了。

接着她开始攀谈,问孩子们在哪里上学,马来西亚或新加坡吗?每当这些专业人士问起这种问题,我总觉得我们是外星人,总会让他们瞪大眼睛。我答道:“在新山。”

“我的孩子们都是在新山念书的,你们去哪一间?”----来了,来了。我答道:“XX(新山华校)”,她看到老大那么大块头,不罢甘休:“小学是XX华校,他中学了吗?在哪里呢?”

我坦白我是有意避开,但她还是追根究底。我说了老大念独中。她精神来了,开始阔论:“我的孩子华小毕业后,都去国中,我不知道欸(她嘟起嘴唇),我觉得华校毕业生怪怪的。”

我了解她的意思,眼角瞅一瞅老大,见他专心看弟弟玩《愤怒鸟》,没有注意我们的谈话,所以不知道这位太太对他失礼了。接口说:“是的,他们比较内向、木讷、限制自己。”

我试试让她明白,念新山的特选政府中学要很漂亮的成绩,也要面试,我听朋友说,那些小学生面试时,受到偏差的对待。虽然这个已是普遍行规,但是对十二岁的孩子,未免有点残酷。

结果刚好给圣诞树女士一个发挥的题材。她说:“我不懂嘞,我孩子其实也很担心,听到谁谁谁得到那间中学了,很担心自己申请不到,可是成绩一放榜,以成绩申请很顺利就进去了。每一个孩子都申请到他们所心仪的中学,不用面试的。”她至少保留一点含蓄,没宣告她的孩子满张考的都是A。

她的朋友来打招呼,“你的孩子们都在哪里工作啦?”她愉快地答:“四个里三个都在新加坡了。”“听说新国很容易就给PR(永久居留证)哦?”“容易,很容易的啦。”眼前我见到一张意气飞扬的脸孔。

宴会到尾声的时候,司仪宣布有个惊喜,是圣诞树女士和丈夫的结婚周年纪念日,大会准备了一个小蛋糕,请他们上台。圣诞树的丈夫一听到这个宣布,转头责问太太:“你怎么跟人家说了?”他太太说:“没啦,跟那些人谈话时,随便提到的。”

我暗想,医生,你跟她共枕三十五年,怎会不了解她呢?

大会请的主持是一个谐角,我们吃饭时他负责带动欢乐的气氛,连唱带跳。他是一个很敏锐机智的马来人,观察入微,说的话十分暗锤,引人爆笑。主持请圣诞树和先生到台上之后,问了一些他们背景的问题。蛋糕拿出来了,未切之前,主持请圣诞树许一个愿,她说:“More health。”

麦克风传到圣诞树的先生手中,他还没开口之前,那个该死的主持抢答:“More pay?"

哄堂大笑,懂得他们的人,如我等,十分的在状况里头。主持单凭一面之缘,怎猜对那么多?他怎知这妇科医生的一切都由太太掌控,包括接生院的钱箱?

所以我笑到脸盖在桌子上,你可不能认为我太失态了。
我怎能让她明白,华文教育教我们内敛,但要张扬也行?

9 comments:

  1. 你竟然在这里张扬她的事,哈哈哈哈!
    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当初没去读独中了,告诉老大我撑他~XD

    ReplyDelete
  2. 1。我家老板的两位哥哥都是独中生,唯独他读国中。看了你的文章,我问他有没有后悔没有念独中,他出乎我意料之外说不会也……

    2。你的圣诞树让我想起我同事,大家都称她是“会走的金店”,她全身上下都是订做的粗金条。

    3。请问上图跳跃的那个人是你本人吗?好会跳两三下!

    ReplyDelete
  3. 阿包小小声问,M姨有没有在飞起来过后,扑通的一声,摔得个鼻肿脸青?

    ReplyDelete
  4. 范老师,
    你没有子宫,你。。。。你怎么认得她?莫非你跟她的女儿交往?
    请听我说,看着上面孔雀的眼睛,跟着我说--我不认得她、我不认得她、我不认得她、我不认得她。。。。tic toc tic toc

    小桥、阿包,
    还是小桥最好。烂船也有三寸丁,咱们小时练过的。着地之后没有摔破鼻,倒是感觉到大地震了一下。还有需要找假牙一下。

    颜叔叔,
    《飞跃杜鹃窝》这套戏我没看过,杰克。尼克尔森是我喜欢的演员,希望可以找得到这戏。恐怕看完会迥然泪下,现实中我们何不是常常必须削足以便塞进社会的“正统”鞋子?

    ReplyDelete
  5. 自认是优质女人?反正她乐在其中,就让她得意吧,这世上自恋的人太多了.

    ReplyDelete
  6. maileng姐厲害,總是知道我在調侃些甚麼:)

    ReplyDelete
  7. 夫人,她的自信,足够分发给一整连自卑的女人。自抬身份的习惯啊,动力源源不绝,呵呵。

    ReplyDelete
  8. 颜叔叔也厉害,总是含蓄迂回曲折一击回马枪。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