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美阿美


阿美是我中学时的好朋友,她念国中,完全没有读过华文,但是她不觉得跟只讲华语的我们交往有什么障碍,我们团里只有她是另一间学校的。

阿美在我之后才来参加社团,里面有她的亲戚,所以面对完全的华语情境,也没什么好害怕的。后来凭着略懂几句英语,我不知不觉跟她最熟络起来。我试着对她讲英语,她反而尝试讲华语,几年下来,居然也学上了不少的华语。因为团里其他人,最重要的包括教练,只说华语,不说方言,那时讲方言是政治不正确的事。

阿美跟我同学年,后来也念理科,兴趣接近。我喜欢她大方,礼貌,有分寸,偷着学她的应对方式。阿美漂亮,美得文静但落落大方,美在单眼皮瓜子脸,像早期的巩俐。团里排了《春江花月夜》,阿美的古装最有韵味。

我们花很多时间一起搞活动,锻炼、表演、在半岛到处参赛。由于我们体高接近,教练爱把我们排在一块。不过教练选她去跳马来舞,不选我,可能觉得她比较有马来味道,因为念“马来校”嘛。

中五会考后,我没得进大学,跟大多数同班同学一样,留下念中六理科班。阿美则去念龙运的理科寄宿中学,准备出国。后来我们断断续续鱼雁往来,她从爱尔兰捎来丁点消息,寄张喝啤酒的照片,啤酒杯如水勺子般大。

刚毕业后的一个农历新年,我班同学办集会,我带了男朋友,也找了阿美一起去。年轻的同学都着夸张的流行新衣裳,宽肩膀大臀部,阿美却穿白T裇窄脚牛仔裤和露指凉鞋,长发剪齐肩膀,我平时追求的洒脱都在她身上呈现。

班上一个我自小学开始就很讨厌的美猴王,从美国念工程回来,当日打扮活脱脱是从老夫子漫画走出来的油头滑脑之辈,当众提起老外,说:“洋人没什么特别,除了跟她们上床之外。”语惊四座,众男生起哄,我却觉得恶心,原来自小的直觉没有错。

然而集会过后,美猴王追求阿美。我觉得愧疚,在信中想提醒她一下,她复信说对他们的恋情很乐观,我就不好再说什么。两个都是喝过洋水的人,何况他俩的家,只隔一二里,以后回乡返娘家之类的多么方便。

不久阿美真的和美猴王结婚,农历新年时,我逐渐很难联络到阿美,去她家总碰不到,她夫家的人事特别多,没空出来见我。阿美毕业回来后在大马找不到适合的工作,闲了几个月,后来去新加坡Seagate上班。美猴王恰巧也是在新加坡Esso公司上班,所以追到阿美,近水楼台呗。

五年后美猴王申请回吉隆坡分行上班,阿美也辞职回国,我们却失去联络。每次农历新年回娘家时,总是她回吉隆坡的时候。偶尔吧,在报上基金经理表扬板看到她的照片,返马之后,她不当工程师,回归家庭,兼售储蓄基金,还干得不错。

再后来的后来,同学告诉我,美猴王成立了自己公司发迹了,几年前已经是拿督。所以我该称阿美作杜潘。

我家先生在那个农历新年集会过后跟我说,他和阿美做过同学,就在龙运的中学,他们认识在我认识他之前。说时,在桌上得意地弹指头。我白他一眼,“So what?”如今知道阿美已经是杜潘,我说so what真没错。

讲到这里大约明白了,阿美是公共服务局奖学金(JPA)送去爱尔兰留学的,即使她的成绩输过我班的很多人,包括我。大家连面试机会都没有。而我呢,是完全不知道有这样的东西,根本没申请。

几十年前已经是如此了,华裔和华裔竞争,你完全不知道当选基准是什么。

Comments

  1. 我很八卦的问老婆认识阿美吗?老婆是道地的龙运人,这里的故事她无所不知。结果她说不认识,看照片可能会知道,唉,无法满足我八卦的心。。。

    ReplyDelete
  2. 普普,她在龙运理科中学只念A level一年。学校采取封闭政策,寄到的信都有人先检查才交到手上,华裔女生的及膝裙后面不能开衩。还有诸如此类匪夷所思的囚禁条规,所以她应该没有闲情在龙运趴趴走的。

    ReplyDelete
  3. 出国不出国,差别还真挺大的。
    出外国转一圈回来,顶个外国大学毕业生头衔,谁理你以前读书成绩有多烂。再烂也好过本地精英。

    ReplyDelete
  4. 小桥,老实说,我后来体会,书念得好,又怎么样?还有很多东西不一定学得好。例如人情世故。然而书念不好,人情世故又不行的人当然也是有的。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但愿是危言耸听

懂事的时机

不同校友不同想法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