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9, 2011

教师的沮丧

小桥说:“今天报章不是刊登有家长要控告老师千千万万声的……迟点会不会没有人要当老师?

在医药界,我们也是常听到这样的怨言。哪,医师拼老命医治棘手的病患,数次半夜赶来帮他呼吸,结果半途病人弃医去尝试另类疗法,半年后带着更糟的情况回来。或把帐算到医院头上。幸而大马现今病医关系还没像新加坡、美国那样动不动就诉讼的,不过迟些也会了,社会是不断进步的,不是吗?

结果很多医生心灰意冷,把热情收起来,拉大病医之间的隔膜。听不听由你,要不要命由你,我已经做我该做的了。

我们想到当医生的回馈,会说哪里,医生很能赚钱,就可以抵消一切咯。在大马因为还没有实行全面的医疗保险制度,所以有相对的自由,像加拿大、台湾等,医疗保险制度非常完善的,医生的收入不如邻国美国那样丰富,因为医生的收入由保险系统钳制。未来,像美国,我国的公共卫生系统承担不起的时候,迈入健保也是必经之路。那时,医生美好的高收入风景不复在,不如从商去。

老师可以被控吗?为什么不?如果教育界有撤免被告的特赦,(想起我国的华教事业---大伙总是说,为族群文化着想,不要闹,容忍吧,包括高职贿赂、私吞、额外收费、校外的商业勾结。。。)不仅是教育,任何一种公共服务,像警界,能不走偏吗?

我之前的工作,也是非常怕被诉讼的,而且是人命关天。所以战战兢兢,所以设好S。O。P。,所以要把工作做好来,所以放下很多心血,不要走捷径。

可是还是常被医生顾客骂,因为结果不如他所想象的,不能方便他的判断。可是我们不能篡改事实。

工作上的沮丧,每个地方都有。看个人的态度如何转化。

对于顽固不灵的问题学生(或任何废人),山佐的一番心底话十分贴切,很久前我也类似如此勉励过后辈:

我常常得这样安慰自己:我教不了他,不代表没人能教他,特不代表我不是好老师。总有我能力以外的事,他就是其中之一。也许在人生的某时某地,他会开窍,懂得我现在跟他剖析的道理。他会学到功课,只是并非现在。而我并没有因此放弃他、挫他锐气、浇他冷水。我还是能对他心存善意与祝福。他得自己承担自己种下的果我无愧于良心与职责。也许日后他成了知名人物,回想当年的成长经历,我不会是那个令他咬牙切齿的老巫婆

让他们知道,老师跟他们意见不同时,老师对他们还是心存善意与祝福,希望他们成功、幸福,他们会体谅我们的用心,知道老师在沟通无效之后使不上力,而不是对他们毫不在意;甚至他们会知道老师按校规惩处他们时,希望他们好的这份用心一直都在。如此,师生之间才能互相包容,而非怀有遗憾。

对学生的包容,也是对自己的包容。看看那些体谅你用心良苦的同学,想想自己播下的种子并没有全军覆没,他们的春天还没有到来;也许,在一片平静中,有那么几颗(也许为数不少),已经悄悄发芽了!”
取自金石堂--一本很扎实的班级任参考,很多实用技术知识。

3 comments:

  1. 对,有时的确很沮丧。
    怀念教小学时候。

    ReplyDelete
  2. 报上那宗砂拉越家长欲告八位老师的个案,有工会出来支援,这样就对了。既然双方不能协商,个案能成立的话,那就法庭辨清白。

    Cindy,可是有的老师被逼替低年班学生清理排泄物而崩溃呢。呵呵。

    ReplyDelete
  3. 人家是律师,这是她的工作。


    我讲话还是小心点好,最近流行告人,别祸从口出。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