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的妈妈不知道

据说在所罗门岛,耕种时不用砍树清芭,土族只要围着树木对它咒骂,几周后树木就会自然死掉。孩子心也一样吗?

你说?

我中四的时候是一个转泪点,因为在校外团体活动碰到一个老师。他不看我的考试成绩(即使我一直都是甲班),不看我的背景(我家里穷,我爸妈攀不上权势),不管我寒酸的穿着,不觉得我内向被动满身刺,他甚至从我深为自卑的长相中找出我的特质。

在他人面前,他宣称我的不同,由另一个善良的老师闲谈时转告,那句寻常的赞赏变成一颗亮闪闪的钻石,已经焊在我心上,必要时给我光芒。这个初识的人,那么仁厚地对待跟他毫无关系的少年,他或许不知道他无意中的一句语,在我的耳里,像原子弹一样炸开来了,从此天翻地覆。他温柔地递给我一块砖,让我慢慢地砌起自己的堡垒,保护我的心。

什么时候回想起,我的眼睛还是要冒出撼动的泪。很感激在那个岁月碰到一个这样的长辈。

如果再迟一点呢?如果没有碰到呢?也许我还是会从泥淖中爬起来,但是更难些吧,更久点吧。或许就自卑到天荒地老。

地球上的星星》视频链接土豆网,介绍、照片摘自豆瓣。


由于《三个傻瓜》,儿子们非常喜欢Aamir Khan,找到另一出他自导自演的校园电影《地球上的星星》,喜上眉梢。这出电影制作比《三个傻瓜》还要早,讲一个有阅读障碍的小学生故事。小小的心灵被周遭打击得萎靡不振,他连做得最好最享受的事也不要做了。他只不过需要一个理解而已,老师啊,爸爸啊,妈妈啊,为什么没有人看得出来?

老师们骂他笨蛋、小朋友讥笑他蠢、爸爸骂他懒散使坏;妈妈,妈妈问他为什么?为什么?我教得那么辛苦你还不会?

因为书本上的字体在跳舞,字母翻来翻去,他捉不住它们。别人听了也不信,没有人了解他的眼睛里看到的东西。他们怎么会明白呢?除了ABC,123,ba/bi/bu/be和分数,他们看得到他看到的美丽吗?他们看到周围的色彩多么缤纷吗?他们看过海豚跳进白云里吗?他们看过长着八条腿悠游的时钟吗?

爸爸说:“那些有什么用?。。。难道要我养他一辈子?。。。。我的大儿子样样考第一,我的这个儿子怎能是智障?怎可能是遗传?”

阅读障碍只是跟大多孩子不太一样,跟不上主流的节奏。上天为什么委派这样的孩子到你家?这你要用力去问信仰、问内心。遗传不遗传有什么分别?是由谁的基因造成的有什么关系?孩子到来了能像工厂的不合格产品打上“rejected”标签吗?

影响你教书进度的小朋友,能不能给他一个理解的机会呢?理解建在“for the benefit of doubt”的基础上。或许他需要的协助,只是一条明路,只是一双慧眼;你能力办不到,至少丢给他救生圈,告诉他该游去的方向。

被打上“rejected”的小朋友,找不到接受他的人,他就会把自己投到垃圾桶去了。坠落前的星星,会不会碰到天使把它轻轻托起?

在荧幕前,我们都流泪了。老大在摇椅上拉起领口擦眼睛,迅速地;老幺躲到沙发上的枕头后印泪痕,偷偷的。窗外的午夜,特别黑,星星呢?

母亲节过了,为将到的教师节和父亲节祝福。因为小朋友,才有我们这些头衔啊。

Comments

  1. 这套戏我有看,很感动!

    ReplyDelete
  2. 喜欢最后这句咯。。。

    母亲节过了,为将到的教师节和父亲节祝福。因为小朋友,才有我们这些头衔啊。

    但好像被刺一样,不要这个头衔可以吗?

    ReplyDelete
  3. 非一凡,超感人。戏导得好。

    安哥,:-P
    您让她受孕的那刻起,就没回头路了。

    ReplyDelete
  4. 对敏感又在压力中的孩子,一点点赞美和肯定就能让他们信心百倍,而信心是可以改变人生的。
    让我们不吝赞美。

    ReplyDelete
  5. 我知道没有安全措施很危险,当时也很疑惑该不该有小孩,但美色当前,只能迷迷糊糊跟着普世价值感觉走。。。大不了负责任咯!:)

    ReplyDelete
  6. M姨,那个老师是不是发线开中间,读到博士的老师?


    阿包

    ReplyDelete
  7. 施乐遥,是呀,以善待人。

    阿包,眯眯眼老师注意的是敢于表达文笔又好的同学,在椰子屋读到他的文章后到班上呱呱吵的人。他的书自序里提到那些。
    只要是老师很少不把心偏到这种学生身上吧?T^T

    ReplyDelete
  8. 眯眯眼老师正在研究着:

    (1) Chinese Cultural Maintenance in a Malay State: The Roles of the Chinese Associations in Terengganu

    (2) Identity Maintenanceand Identity Shift: The Case of the Kampung Tirok Chinese Peranakan in Terengganu


    M姨,人家在研究着你的家乡呐~~~~赶快过去帮老师一下。。。。

    小小声问一下,M姨是Kampung Tirok的吗?


    阿包

    ReplyDelete
  9. 哇,阿包,老师研究的课题很好玩。我娘是telemong出身的,我没有亲人是peranakan。迫不及待想读读他的心得。我弟才帮得上他的忙吧,在文化和信仰方面。

    ReplyDelete
  10. 题外话。。。

    M姨还有去日本吗?还是换去西安了?阿包22号去广州卖笑,25号会来;29号跟太座去上海,西安。目前正在跟太座吵架中,不懂22号前会和解吗?

    6月15号再接再厉,到台北卖笑。。。


    阿包

    ReplyDelete
  11. 可怜的阿包,娘子是天长地久的事,退一步海阔天空。何况您一年到头飞来飞去,到处寻芳搜丽,光是看已经乐到尾椎骨。

    我不去远的了,就近到印尼海滩够了。。。。看泳装在美女帅哥身上横陈。(*^__^*) 嘻嘻……

    ReplyDelete
  12. 嘿!嘿!不怀好意的M姨,啥叫作“光是看已经乐到尾椎骨”?

    再逾越雷池半步,阿包的快乐就魂归天国,永息主怀了。

    ReplyDelete
  13. 亲爱的阿包,
    还好是朝尾椎骨去,不然朝前面去就真的死。有。余。辜。慎思,慎思。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但愿是危言耸听

懂事的时机

不同校友不同想法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