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4, 2011

不听话就给他打

惊歎爱尔兰》里吴祥辉写道,他年幼的时候,台湾的父母会怎么跟老师交代:

“老师,歹势啦。小孩子不听话就给他打。越大力越好。不用力打,不会怕。打死他没关系。我多谢您。”

“老师,毋免惊。小孩不乖,您尽量打。我有八个小孩,这个最不乖。打死了,我自己带回来埋。”

当时所有的家长都站在老师这边。这种美景当然不复存在。所以老师得用心去经营他的事业,动脑筋,想办法,以经验换方法。

。。。。。。。。。。。。。。。。。。。。。。。。。。。。

老幺有天回家迎面说,有个“坏消息”。原来是排队回课室途上,一位同学嫌他慢,“割位”(就如割车一样)时推搡,结果他跌到柏油路上,膝盖破了一道口子。校裤也破了一个L字型,我心里嘀咕,嗯,N年前学的针车技术,现在还管用吗?

老幺睁大眼睛强调,班级任替他敷了五种药。“老师对你很好啊!”我说。他加重语气:“我在救护室躺了五分钟。”我心里想,他一定是在床上五味杂陈。他可以蹦蹦跳跳回家,那伤口就不碍事。男生之间的肢体碰触,小菜一碟。

老师当然处罚了推人的男同学。在饭桌上,老幺突然继续接下去的故事,他每个周末都要一起玩的同学去隔壁班招来几位男同学,找推人的男生出来打。

Oh no! 我喊。这位朋友很有义气,但是用错方法,模仿起私会党。五年级而已呢。“结果呢?”我问老幺。

XXX(推人的同学)被打到哭咯。打人的同学被老师骂。”

我可以想象老师皱眉头、气到嘴歪的模样。平时没有点修为真教不下去。另外也担心家长找上门来小题大做。

我问老幺:“那你现在还有没有跟XXX说话?”老幺说,不懂(?),到放学还没有机会讲话。

XXX有道歉吗?明天你不要不理人。倒是帮你打人的同学,去跟他说,谢谢你帮我出气,但是这样不对,好像黑社会,以后不要用这个方法,XXX跟我道歉就可以了---你觉得你朋友这样做恰当吗?”

老幺忙澄清,不是他的主意,不关他的事。“好吧,被推跌倒,只是擦破皮,是小事,不用跟同学计较,平时你在班上不见得没作弄过别人,是不?”他也非善类。

过了几天,老幺穿短裤去夜市,踏空跌了一跤,擦破更多,我一面替他敷黄药水,一面正好说:“哪哪哪,你看。。。。。现在不是更疼吗?自己不小心的哦。”根本不用在床上养伤。

。。。。。。。。。。。。。。。。。。。。。。。。。。

《惊歎爱尔兰》里吴祥辉写一段他小儿子在学校调皮的事。他儿子拉了班上一位女同学的头发,女同学回家跟爸妈哭诉头疼,脖子不能转动,隔天她父母来校投诉。所以吴的儿子被记过,吓得哭了,打电话回家告知,老师也跟吴的家里沟了通。

吴太太支持老师处罚儿子,因为做错事就该付出代价。并吩咐儿子一定要跟女孩和她父母道歉。同天吴太太马上买了一份巧克力带到课室去赔罪。碰到老师,老师交代她一定要告诫儿子。吴太太说不必了,她知道儿子已经很害怕,她是来支持儿子的。

旁晚她儿子回家,兴奋地喊,全班的女生都围着他,叫他拉她们的头发,这样她们就可以吃他妈妈的巧克力!当然小儿子不敢再造次,居然还有女生抓他的手去拉她的头发。

。。。。。。。。。。。。。。。。。。。。。。。。。。。。

这阵子留校回家后,老幺有很多故事,这次是另一个同学被补习老师鞭十次。

那位同学在班上吵闹,老师打了三鞭,同学居然意难平,低声骂老姑婆。老师气歪了,再打三鞭。后来同学索性杀红了眼,对老师骂出FXXX U的粗口。老师也一样跟着红了眼,咻咻咻追加,总共十鞭,再夹持到校长室,还说要打电话给家长。最后该同学当众泪涟涟,被老师当做反面样品数落,杀鸡儆猴。

说同学是鸡,倒也不全对。

家长日的时候,我刚好排在该同学、哥哥和父亲与级任老师会面之后。只见级任老师不断地投诉,父亲不断地讲:“我常常跟他这样讲。。。。那样讲。。。。。他还是不会改。。。”偶尔又转头对儿子滴滴答答:“哪,你看你看。。。”

好像无济于事。

这位扬鞭的老师打从教我老大的时候,差不多也是五年级吧,已有故事。老师是退休后重聘,教英语。老师年纪大了,喜欢用教鞭和谩骂。年中老大班上的五位男同学鼓起勇气写一封信给校长,抗议老师“滥用职权”,只是不知有没有家长在背后献意。

我听了觉得那五位同学虽然平时捣蛋,但有胆量上呈校长,找一个沟通的机会,好过在班上继续和老师恶质互动。所以渴望他们有个好结果。

结果是这样的,校长与老师沟通之后,隔天五位同学被拉去校长室,记过,鞭打。老大带回来的信息是,“不要挑战老师”。他学到的是,那些敢死队做错了。后来班上的秩序恢复一样吵杂,同样一批人不合作。试过了文明的无效,他们继续市井的。

。。。。。。。。。。。。。。。。。。。。。

班级管理该怎么做才好?我是说现代。

12 comments:

  1. 我的学校让每一位老师签了一张“宣誓书”,保证不鞭打学生...
    我也想知道班级管理该怎么做。

    ReplyDelete
  2. 我认为适度的惩罚还是要有的,否则一班四十几五十个学生,那也太难管教了.老师平时多以笑容对待学生,也许这样的互动会更奏效.

    ReplyDelete
  3. 事实证明“爱的教育”只是专家说说而已,在现实中乱了套,根本派不上用场~~~~

    ReplyDelete
  4. 电影不是有麻辣教师吗?现实可以如此吗?

    ReplyDelete
  5. 我觉得现在的孩子很难教因为他们的思想已经被这个浑浊的社会复杂化。在我的那个年代,对男生的体罚不只是鞭打而已,并且裤子还要拉下一点,杨鞭的老师必要看到肉才下手。

    ReplyDelete
  6. 我重看自己提出的例子,发现主要是提到一个中心。
    就是“不甘愿”---意气行事。同学也是,老师也是。另外说法是“赢的哲学”。就我一定要压下你,否则气不顺。小朋友时常是那样思考的,至少我儿子是这样。

    当然老师可以堂而皇之推出,小小不教好尊师重道,以后变坏人。前提是同学们要感觉到老师的好意。老师想用刑,如果先跟小朋友建立关系,良性的,即使非用鞭不可,他们比较容易接受。不然为什么有些教师被同学喜欢,有些被讨厌?老幺学校里有个男老师,曾让我碰见气冲冲带条超长超粗的藤鞭进很吵的班,可是老大三五不时要提他怎样好玩。

    没有师生的情感联系,越打就容易失控,恶性循环。有点幽默感的老师,日子比较容易过。“我是老姑婆啊,我比你妈还老,你可要更给我脸!”常弄同学笑,老师能不受欢迎吗?

    不过,若是老师常带笑脸,像马哈迪那样笑,他八十岁了,还很帅,牙齿也很洁白,但我会喜欢他吗?小朋友要看到的是老师的行动。

    ReplyDelete
  7. 我们当家长的,很难理解老师在职场如何的辛苦。特别是在我国光怪陆离的情况之下。所以家长们也应该感同身受。
    但是大家想想,回到basic,我们应当先把未成年的小朋友摆在前面,还是教师。

    ReplyDelete
  8. 最近面子書上有一段影片很火,是關於一個女生被一群同學用言語辱駡、毆打頭部,一頭長髮甚至被同學給剪得短短的。
    且不論這整件事背後的主要導因爲何,但是近年來校園暴力事件頻傳是事實,肇事者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經做錯事請,還敢把影片公諸於世。
    這是一個社會病態,毋庸置疑。而我們應該探討的是究竟是什麽原因把我們現在的孩子變成這個樣子?
    也許父母管教的嚴一些,學校被給予的權力再多一些,問題就能減少一點?

    ReplyDelete
  9. 玫瑰,我很想探讨我们中学生的近况,因为推己及人,老大中学了,还有一个也快了。越来越多孩子为什么这样难于相处?
    中学教员怪小学教师,小学教师怪幼儿园,幼儿园、中学和小学都怪父母---都没把孩子准备好。然后去到大专时,甚至踏入社会中,他们还是没有准备好。我不是指知识,是心态。
    我找过好些描绘青少年的书籍来看,《麦田捕手》、《彷徨少年时》--赫曼。赫塞、《父子协议书》、大将《爸妈,请听我说》等,迟些要看《少年维特》,还有本地的龚万辉《清晨校车》。我想了解他们,不从身为大人的立场,而是从他们“笨笨”的角度。
    期望达到知己知彼,自私地祈望我的工作会比较容易。
    父母的管教一定需要足够的,而且到肉到心,现代“流行”权力下放,却没有让孩子学好负责任。学校该不该体罚?先进国家掀起“不鞭孩子”运动到现在,在一些进步社会如英国,已经有反方向的醒觉---有些学校的教师们开始要求体罚权利重回校园,因为实际上的需要。
    你对了。现实价值观的混乱已经是如此,我们不断地以从前来比较,有用处吗?还是找应对的方法才实际?
    如果我们的系统有足够的辅导资源,处罚就可以大幅度减少。我认为讲心,更是有效率。所以有很多老师教得愉快,满足。他们抓到在为坏学生擦屁股抹大便之前的引导原则。
    如果你看深一点,很多很多行为问题,追本溯源,都可以回到心理层面,可以用辅导技巧来改善。在中小学时,问题还没有扩大,如果hit到红心,学生就buy it了。
    所以看起来,其实我们大人(家长和老师),好像是在let it happened(孩子的坏行为发展)。我们没有与时并进,也没有准备好自己当现代前辈的角色。
    说到底,抚育孩子或学生,需要很多很多的时间和付出。就好像你在医治血癌或地中海贫血症的小孩,需要很多ATP的,而且他不会马上好给你看。

    ReplyDelete
  10. 今天报章不是刊登有家长要控告老师千千万万声的……迟点会不会没有人要当老师?

    ReplyDelete
  11. 回访了,谢谢你的游览。

    爱尔兰确实有很多外来人,东欧的人较亚裔多。基本上没有因果那般复杂,因为这个对很多人来说像个乡下,这地方不是每个人愿意来的。而我也是路过,临时决定在此逗留的。

    我住的这里有个小孩,是大厨的女儿。看着她她在这里的受教育的方式,我很惊讶,难以想象这里的教育方式是多么的自由自在,反观,马来西亚的小孩实在太大压力了。她的功课,只是回家写几个字,然后和隔壁小孩玩乐,7点吃饱饭,9点前睡觉,第二天8点起床上课,然后2点放学。每天生活就这样。真好。

    ReplyDelete
  12. 将鱼宰,听起来你的名是否搞吃的最好。
    我告诉你这里的小学生的生活:
    清晨六点起身,上课到中午,留校补习到四点半,回家做功课,吃晚餐,过后再温习做课外作业。如果有校外补习,没留校的日子去找补习老师或学院。周末也是补习,或去上技艺班。晚上十点、十一二点睡觉。
    所谓充实。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