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27, 2010

土地婆婆出门去

本庙常驻出门化缘,顺便活络筋骨。离开个九、十天,唯恐小庙门前冷落车马稀,麻雀飞来留鸟粪,蜘蛛织网扑飞蛾;遂置一尊泥塑婆婆为稻草人,以期东施效颦,仿木偶孔明智退司马懿。

还望众香客陆续探访,顺留两三枚油钱积善德,造化人间。

光有形却无声,无法及时回复指教,乃憾事也。然预先存档四五篇,定时播放,以娱登门之善士。众膻事即男欢女爱为最,遂取成年旧事重见光之,博君一笑。若觉欺场,大可丢尿水若干。

此tayangan ulangan通通不是老衲为主角,不必多心也,心领神会足已。
再次穿上小飞侠的靴。

别人的恋事() 眼镜男的往事 2008年十月七日

他开始对她有异样的感觉时在中五,他们同一间小学念到中学,中学一直同班,到理科第一班。虽然他的成绩没有她好,可是课外他们同属一个团体,晚上常碰面,搞活动,同甘共苦,到各地去发表。

因为活动的缘故,常到双方的家去,连家人也熟悉了。她功课虽好,却长得不怎么样,高佻瘦削,常年绑辫子,文采很好。他不矮,肩膀很宽,一副很可靠的样子,虽然没有青春痘蔓延的问题,但自认平凡没什么傲人的特点。

为 此他有点自卑,不敢向她坦诚。团里有个跟他很要好的老师,称兄道弟的,看出了他的烦恼,鼓励他去和她说。那时班上仅有一对是公开成双入对的同学,其他的没 有了。由于是理科班,男生比女生多,可能情兜初开的没几个,他无法找哪个死党可以讨论,问题很复杂;他每天独自胡思乱想,终于影响了学业,父母只他一个男 孩,他们是老实人,他一方面阻止不了对她的缅想,另一方又觉得对父母感到抱歉。

总 要有个了断,有一个下午,他鼓起勇气打电话约她在她家的楼下见面。大白天,但是他觉得冷汗直冒。阳光很强烈,晒得他有点晕,他的眼镜片都蒙了,一颗心七上 八下地挂着。她住的楼没有电梯,他站在主要的出入楼梯口,望着阴凉的水泥楼梯,阶梯到一楼就转弯,感觉却像无限延伸,仿佛到她的心那么远的距离。

像 一个世纪那么久后,她蹦蹦跳跳地下来了,没有任何的征兆她将面对一个男孩扯肝裂肺的表白。她一如往常开心地问他是不是团里的事,他的眼睛收缩了一下,喉结 上下移动,口舌突然很干;把心一横,他说了:“我喜欢你。。。”她听得很清楚,说不出话来,从来只有她暗暗喜欢别人,没有任何男孩公开地这么告诉她。旁边 停着一辆脚踏车,她的手扶住脚车的手柄,缓慢的,她前后摆动身体起来。

说不清为何她要这样做,她说不出话,不懂该怎么反应才妥当。等了一分钟,他的心逐渐凝结,好想逃离,可是脚板被钉在地上,心里的疼和脚上被钉的感觉一样强烈。他急着想收回一切,可是来不及,她开口了,“我们再等等吧。。。”什么意思?等---是好还是不?他的脑袋一片混乱,迷糊中开启了摩哆车,她身手伶俐地跨在后座,让他载去活动场所,如以往许许多多的日子一样。

接下来她当然有意避开他,没有以前那么热情。他在她面前简直不懂该怎么说话,连手也放不好,对她做的事总是错,让她不悦。如以为到她背后去拉她的辫子很佻皮,结果被她白眼。或画张像她的漫画递给她,她的脸却黑了下来。不过最庆幸的是,没有多少人知道他的事,看来她选择守密,对他来说也是好的。

考完中六,她成绩不错,升上大学,离开家乡。他却考得平平,决定随其他同学伸请到新加坡念技术学院。其中回家几次,过年约好拜年见面,她长得更是出色,平板的身体开始有美丽的曲线,然而他只能把所有的心事藏在更深的角落。大家都念完大专后,他无法定下性来做份工作,成了同学中的异种。后来她结婚了,丈夫是大学同学,他听说了。

没几年,他也结婚了,太太是新加坡人,他们在教堂结识的。婚后他全职做传福音的工作,和太太的家人一样。生命旅途中,他在转角处选了另一条路。




2 comments:

  1. maileng姐,顺风~

    看了这篇,会让人想起年轻往事~

    ReplyDelete
  2. 少年情怀啊……多美好单纯,不像长大后,考虑一大堆因素,往往又未必happily ever after.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