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个漫画家非常好

我跟老幺建议:“长大以后,你跟哥哥合作开一间漫画社,出版儿童漫画。由哥哥负责画,你呢到处巡回推销,正好在台上表演魔术吸引小同学。”我一厢情愿的想好了,根据他俩不同的个性安排了工作,因为老大内向,老幺喜观众。

老幺还真听进心里,若谈话提及,他会搬出来讲。老大却另有梦想。

当然那是我一厢情愿,觉得他们那么爱画和有童趣,头脑简单,搞儿童生意还行。我还鼓励老大视加入徐有利的公司为目标,或学习徐老板的模式经营职业生涯。

“从那一刻开始,我突然理解到,我不再是一个医生了,以后我要以作家的身分好好做下去。我得在自己的道路上好好的努力,然后用不同的方式在这个社会上去帮助 别人。我们作家将来留在这世界上的东西,很可能是写出好看、动人的文章,我们跟医生是不一样的。这时候我就变得比较没有遗憾了,我不再去比较,毕竟香蕉是 不能跟苹果比的。”侯文詠(前麻醉师)转换跑道如此说。

其实我觉得当一个创作的人很了不起,某个程度还赢过一个医师。你不会记得谁医好你从小到大的感冒,我甚至不记得治好我大病的医生名字;但你儿时大量读的画刊,你会充满爱地记住,对它满怀感恩。创作可以深远地影响一个人的认知和情感,很有能量地触发一个人的心灵,可惜常常不会跟物质回馈有直接关系。

当我拿着马来西亚漫画协会纪念首刊,给徐老板和黑色水母签名的时候,我很想鞠躬出口:“佩服”。我不清楚从前的大马漫画界,当今却非常蓬勃,你看看小学生追棒漫画家的热劲。从榴莲公主开始,校园流行起国产儿童漫画,多姿多彩,如日冲天。而且徐老板、KK等开始进军国小,制作英文及马来文版本。

徐老板的作品多得不得了,用功得很,他知道有许多小孩以他为榜样,所以勉励小孩,最重要的一定要努力不懈,不能怠惰。他的企业是积沙成塔,点滴成河,没有一点儿的侥幸,是小孩最大的启示。

其实基本态度就是,把工作做好,医师或漫画家都是。

提起件好玩的事,儿童作家马汉有次在报章言论版登篇稿,批评现代儿童不喜欢阅读,只喜欢图像,手中只捧漫画。后来不知是那位英雄回应了一篇文章,说马汉先生没有与时并进,漫画也有其深度,不容小看。

我幼时流行的漫画如香港龙虎门之类的,尽感官刺激之能事,小孩大多偷偷躲起来看。哪像现在校园里贩卖的漫画,意识良好。徐老板以小孩果果为主角,绘画的小学生故事,引起大量的共鸣。疯狂的老师、软弱又努力的爸爸、又凶又慈爱的妈妈、跟屁虫妹妹之间的故事和启迪,多番被我儿子拿来提醒我参考,如何看待他们的行为和成绩。

徐老板的故事有没有教坏小孩?我反而觉得故事顶好的,不仅适合儿童,连太紧张孩子的妈妈也能看。徐老板画的《e起学习》讲他住咖啡店的童年,爸妈刻苦辛劳,环境恶劣的回忆,画风细腻,我十分喜欢。小孩读了能隔袜瘙痒不?至少他们会看到不一样的童年,因为爸爸妈妈怎提从前的辛苦,养尊处优的小孩都当我们在说教。

马汉的孙子在我家看黑色水母笑声震动天花板的时候,我感到有点抱歉。不知他家里有没有藏这些漫画,不懂他祖父知道了,会不会不准他再来找老幺玩。

我认为漫画重要的不是画得美不美,老大的看法与我相左。我跟他说,故事叙述才是卖点。而且我们应该庆幸生长在马来西亚这种环境,这里学会了华语,能接触东方的思想文化;通过英语学习西方和基督教的历史及文化;还有国语让我们接触回教的文明和文化。正好丰富了创作的库存,信手拈来都是跨界的故事啊。

就看他能不能领会了。

Comments

  1. 工整排列的漫画还好,那些什么武侠漫画之类的永远让我一头雾水,不知该从哪里看到哪里。
    我倒很喜欢看《马格烈的故事》(没有记错书名吧?!),还有现在星洲快乐星期天的平旦。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但愿是危言耸听

懂事的时机

不同校友不同想法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