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不爽


我隐隐知道身体有点问题,虽然不具体地明白出什么事。好像山洪临崩前夕,不知又要进院不?前两年报到够多次了,今可别又来。煎香肠时不小心,刚顺便煎焦了胸口两块皮。

所以心中超级不爽。去年我的学长才刚死于肺癌,住母亲隔壁---我的十多年老同学,居然也患上肺癌,毫无风险的人哪!我从来没有血脂的问题,今年居然胆固醇升高。这个臭皮囊要坏,真是阻止不来。

草木皆兵的感觉加剧。

中国网民在某部落格上针对谋篇女性主义喧哗取宠的博文反击。无意间浏览及,重新回去也不知哪儿找了。有些男人为丈夫、男性朋友花心站台,留言说男性阅尽女子没啥问题,但女性不能不只事一夫。因为女子必须make sure她的孩子基因,只由丈夫的精子组成,这样才可以维护血统的纯正。

虽不赞同性开放,但以上的语气听听就有气。超级沙文。既然他们把自己与动物视为同等,尊崇pedigree,那我们只好付与他们等同一只猪的敬意。

难道中国国民不知道现在的男女严重失衡,一胎政策的蓄意手段下,男宝宝的出生率远远超过女宝宝,长大后的黄老五已经很难找到老婆替他生孩子?这些沙猪还在做皇帝的千秋大梦。

又读及四月二十四日星洲副刊八十多岁黄兼博女士写道:“妇运达成目标的一个大障碍,来自客观,外在的因素。而另一个妇运前途的大障碍,却由于部分妇女本身的醒觉问题。随手举例,21世纪的今日,包二奶、三奶风气仍盛行;。。。。。姐妹们对本身的尊严及自重,难道还需要苦口婆心的提醒吗?”

睿智的老生常谈。但有多少女性却看不破啊!

身体不爽,骂人才舒服。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但愿是危言耸听

懂事的时机

不同校友不同想法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