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13, 2010

沙巴,好山好水好地方

亚庇海港的热闹夜市


这次到亚庇,重遇一个老同学,新认识一个朝气勃勃的女生,他们都是沙巴居民。


老同学仲康三世不是日本人,是道地的怡保华人,替政府服务的时候,辗转来到沙巴工作,娶了卡达山太太,选择留下。仲康三世不过是我们给他取的昵称。


那位朝气勃勃的女生,真诚小姐,年底就要结婚了,得回到新山和槟城摆酒席,劳师动众的,因为小两口子是从新山和槟城来的。真诚是为了摆脱母亲的掌控,选大学的时候,有多远就选多远,家里管太紧了。听她这样的解释,表面上我不动声色,心里可给她鼓掌。


真诚在沙巴大学认识了伴侣,两人毕业留下找工作,几年后,认真考虑在沙巴安居乐业,连未婚夫的父母都从槟城迁移过来。老槟城人的乡土性很重,这很不容易。真诚在沙巴几年游山玩水,吃遍四方,不回家乡也没有遗憾,简直如鱼得水。


仲康三世住沙巴十年,医治了不少人的脑袋,至少税务的贡献不可忽视,但是他说还不能成为沙巴PR。“PR”?听了我很纳闷,他是马来西亚人耶!啊,有这样的制度?三世继续戏言,除了增加人口,他对沙巴没什么建树。三世有四个孩子。


三世的前三个孩子都是华人,最后一个刚出生几个月。去登记的时候,原来可以选择要不要当土族,三世让妻子选,卡达山太太马上做了明智的决定。就这样三世家里出现了新“土族”。我觉得嘲讽得很。三世每年还要更新登记,声明工作地址之类的。


来亚庇的时候,我们在海关显示身份证之后,收到一张像新加坡入境时盖印的入境卡,限定多久逗留时间,出境时需要还回。这也是很怪,有一个朋友带家人来游玩,遗失了那张小纸,离境时费一番功夫。同样是国民,为什么那么麻烦呢?我不能想象在西马乱乱搬迁的我们,每过一州要如此折腾。


这个“PR”制度当然是为了保护当地人的饭碗,沙巴人对西马人说:“你们来这里抢了我们的财产和女人呀!”可是新山有很多从东马来的土族从事劳工,如果当地丰衣食足,他们需要千山万水来这里跟外劳争工作吗?开放工作和创业,制造就业提高消费,不是双赢么?


亚庇海外群岛有很大的毒瘤。夜里Waterfront餐厅内灯火辉煌,衣香鬓影;玻璃窗外暗影处是无所事事的小孩,靠在海岸的栏杆不住向里面望。他们乘小舟来,家长在隔壁的露天夜市摆摊,他们则游荡嘻玩。菲律宾裔孩子,没有身份证,没有上学,有些在小贩中心打工,长大了当渔夫,提供肥美的海鲜给游客飨宴。


听说岛上的非法移民甚至有枪械对抗取缔,州政府拿他们没法子。所以他们以一种暧昧的关系存在着。哪,看看你口中美味的鱼虾,我们利用你们的措施有什么了不起呢?菲律宾裔生病了当然去政府医院,亚庇还有一个闻名的菲裔市场,造就经济成长。


沙巴好山好水好地方,另一个城是另一段爬山涉水。对居家男人仲康三世或爱山爱水的真诚,都是恰有所得。我觉得这里的气氛不一样。年轻土族外表很像马来人,但是开放很多,穿着新潮,整体像曼谷的行人。夜里他们成群在海边聊天喝酒,有些赶潮流抽水烟,有种悠闲穿梭。少了那么一点点的这里土族优越霸道的神态。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