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6, 2010

除非是超人



人一老呀,除了常常话当年,体力下降能耐减弱是无可奈何的事。咱们又没有像郭富城那样中年阿叔还不断锻练身体,六腹肌一块块界限分明。像草蜢那样的肺活量可以乱蹦乱跳,没有变乌龟。这需要很大很大的毅力,与时间与自然格斗,是违背天条的。(说来说去,不过是为懒惰找借口。)


记得二十几岁时,参加过户外训练营,花几天的时间住进红土坎的旧兵营,进芭下海露天洗澡?那真是很难忘的经验。一进去兵营,钱包电话高跟鞋窄裙全没收了,外界不能联络,只能信赖带队的小组长。小组长本来在银行工作,一天突然觉悟不想再朝九晚五,改行穿凉鞋短裤每天爬山涉水。他还长得蛮好看的。


我们一组二十多位,有男女有老少,有娇滴滴贵妇有大肚腩安哥。平时在办公室运筹帷幄,脱下套装大家通通变得忐忑不安。不知前头是什么恐怖在等候:可能是只饥渴的血蛭,可能是晒得脱水的太阳,没有人有经验。大家再也无法躲起来,命令下属去挡驾任何未知,一切只得亲自去体验。


结果我相当享受过程,因为还年轻。


害怕的时刻是有的,比如从高处吊飞冲下,教练吩咐张大脚才好平衡,我急得忘了,敦煌飞仙式降临,把吊绳尾端迎接的上司撞得飞掉。还好没事,没有影响年底加薪的幅度。


有的完全受不了磨难。大伙森林徒步,从凌晨到中午,目的地遥遥无期,汗流浃背,气喘呼呼,谁也顾不了谁。有位大肚腩安哥索性躺在地上耍赖,一步也走不动了,直呼联络直升机来救他,吸血蛭爬上他的腿吸呀吸。后来他在大家的鼓励威逼之下,终于爬起身继续,免了考验我们落下他的良心。


到达山顶,不过是块小平地,成就的意义却高尚无比。特别是领队从背包掏出巧克力条奖赏大家,为了递降的血糖,这时全忘了尖头曼和淑女的素养,抢才是王道。头发插着小木枝,我站在一旁边啃战利品边傻笑。


一个夜里大家露宿野外,没电没自来水。领队的车子远远停着,他说尽量不要吵他。男性全住一里外。太阳下山后,很快就乌鸡麻黑,那么多人在一起,却比虫声静。睡前很多人要润洗,好心的上司走过来通知何处找到水源。男人全洗好后,轮到女生成群结伴去水源,朦胧月光里看到密实的同侪身材令人嫉妒。最后没几个人睡得着,月亮亮得扰人,卧下的地方,只有一件外套隔着硬土。


也有在海滩上煮食的经验,用尽法宝把一锅饭煮熟,幸亏有当过童子军的同侪指挥,才成功有顿饭解饥。没有便利的膨化食品,只好循规蹈矩。


还不是因为老板的淫威,我们才乖乖听话,完成一切的训练,虽然背后怨言不断。到最后,反而乐在其中,回家的时候,贵妇忙掏出化妆品打扮,我却舍不得换下运动短裤。像迟来的中学生夏日营,经过几番同甘共苦,结束时几乎要歃血为盟。


然后就明白了,为什么乘年少,不要拒绝去当兵。而且,这样的经验,以后不再好玩。


除非是超人。


这对耗尽我几十年修得的内功。



在泗水骑马的故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