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摘《男人也應當「賢慧」》

性行為,乃人類生活中密不可分的一環,其不僅關係人類本身的繁衍,亦是維繫愛情、婚姻及家庭關係的紐帶。無論如何,誠如對 待人類其他本能行為那樣,社會仍會發展出規範性行為的信仰、價值觀、風俗、法律、條規等。

規範性行為,雖是會限制了一些人的性自由,乃至淪 於極端的話,還是一種非人道的控制及剝削手段——比如古時候的男性霸權主義社會不允許女性自由戀愛、結婚、改嫁,甚至連拋頭露面,以及與非家族成員的男性 接觸也被嚴厲禁止——然若無規範,社會恐怕也難以維持安穩。

不管怎樣,雖總不會缺乏宗教或道德學說的「神聖背書」,唯規範畢竟還是人為的,所以也是可隨著社會思潮及風氣之改變而調整的。如唐代和明代的中國人 於性觀念、性規範上便大有不同,而維多利亞時代和今天的英國民風也大相逕庭。或許我們可以推說:社會是有其一定的理性來進行規範上的設計和調節的,即於具 體的社會處境及條件之下,會發生性觀念、性風氣及性規範的自然變化,以滿足社會的總體需求。

當然,不能排除社會本質上也是一種階級或群體利益之間不斷競爭、磨合、征服的過程,所以在某個階級或群體佔居優勢之下,往往就會產生從主流觀念到實 際體制上,非合理性的性歧視、性剝削、性壓迫等現象。比如於奴隸社會中,奴隸是沒有性自由和自主權的,而於男性霸權主義社會中,女性的性機能是為服務男性 的傳宗接代及欲樂目的而存在的,超出此範圍即被視為「淫賤」,足以處死。

不能厚此薄彼

是以,若出現性歧視、性剝削和性壓抑等現象的話,我們就不能一股腦兒地認可、包容、放任現有的性觀念和性規範,而不反思其合理性、正當性和正義性。 今天的女性得以享有一定的戀愛和婚姻自主權,就和社會的集體反思及改革有關——包括有賴於女權主義者長久以來的抗爭努力。然而,若說今天的女性已取得與男 性同等的性自由和自主權,恐怕仍是太樂觀。

如於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外遇課題上,總是會看到默許、同情、包容、合理化男性偷腥,同時又要求女性「以大體為重」,甚至讚揚其「大方」、「賢慧」的 思維。若是男女之間已達到性平等的話,社會於外遇的課題上,就應該拋棄男女之標籤,不從「丈夫」和「妻子」的角度,而是從「伴侶」的角度來審度及評論之。

質言之,捲入性問題,包括性醜聞的責任者,不管是男或女,社會都應該同等看待,比如若偷腥的是女性,而非男性的話,不論是譴責或同情,人們都應該一 視同仁。因而,既然「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誤」之借口,可以一再引用來混淆是非、淡化罪責的話,也應當有「天下女人都會犯的錯誤」之說辭來寬待搞外遇,或者 向外尋求性服務的女性。同樣的,既然有「女人何苦為難女人」的忠告,也應當有「男人何苦為難男人」的訴求,人們不能厚此薄彼。

再說,如男人外遇可要求女人「顧及家庭」而息事寧人、以大局為重,或要求他人「別干預家事」的話,那同樣的要求,也應當給予面對伴侶發生外遇的男 人,以及評論有關是非的他人。換言之,不僅是女人,「大方」及「賢慧」,也應作為鼓勵男人們去誠心體現的「美德」。若某男人面對妻子外遇而苦惱、傷心的 話,論者可不妨勸導其寬容、忍耐、低調、識大體些,以家庭為重,並提醒或暗示其應當「賢慧」地等待伴侶的「倦鳥知返」。

說實話,若如此的「外遇課題平等待遇權」足以流行的話,也許某些於婚姻關係上處於弱勢男人,多少也可以鬆了一口大氣,即不用因妻子搞外遇而被譏諷為 「戴綠帽」,或被描繪為無能、懦弱、可悲、可憐的「武大郎」,而負上尤其沉重、苛刻的恥辱。這意味著社會就不能鄙視、嘲笑、踐踏伴侶發生外遇的男人,以至 令其感受到或比外遇之傷害本身更為殘酷的尊嚴及信心傷害(或許這有助於減少血淋淋之家暴悲劇的發生)。

不再扮演淒苦的角色

顯然,若外遇事件及其影響可以實現「平等」,不再刻板地被反映或詮釋為「男人背叛、辜負女人」的話,社會也自然不會再充斥著大量陳腐的「負心的男 人」和「淒苦的女人」的印象及話語,乃至大堆相關的藝術創作了。如果真會有這麼一天,縱使外遇畢竟是一種遺憾,但猶是有值得女權主義者慶祝的地方,因為遺 憾中的一點曙光是:女人不用一直扮演「淒苦」的受害者角色了。

當然,這里不是要鼓吹女性從「受害者」轉變為「加害者」,或是合理化、瑣碎化外遇行為,而是要指出由於男女於社會地位及權利,包括性自主權上仍存在 著不平等現象,所以於外遇課題上,人們不管自覺或不自覺,總會脫不開男性的霸權意識及視角,施予女性單向的價值判斷及要求,而忘了同樣的判斷及要求,在現 代性個體同等主權之價值觀下,也有理由施予男性。

總言之,作為男人的,當建議、奉勸、呼籲、忠告、輔導女人該如何如何時,也應當自覺地以同樣的標準和尺度來衡量及要求自己。或者更「根本」地說:應 當拋開男女之別,在社會及道德責任上,誠如看待公民義務那樣,採取「性別盲」的態度,即每個人都應以對待自己的標準及尺度來要求他人,不管對方是男或女。 是以,包括對於感情、婚姻及家庭的忠誠上,大家都應該「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就這麼簡單,沒有誰比誰天生更有出軌的理由。

希望下一輪可能爆發的性醜聞中,人們會更客觀地評論事實,而非不自覺地把女性視為男人性冒險或權力慾中個性模糊、主權弱小的犧牲品、藉慰物、裝飾 品,乃至「紅顏禍水」,或者純粹可以用金錢、虛榮和戲言來羞辱及打發的廉價玩物。

-------------------------------------------------------------------------------

弟弟刚发表的文章。

果真与我同个血脉,读起来很好笑。也想起平路一贯的立场。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但愿是危言耸听

懂事的时机

不同校友不同想法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