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17, 2014

Ondine的诅咒

这次来南院观赏南方诗歌节,是冲着郑愁予。大名鼎鼎嘛,既然来到近乎门前,不看白不看。南院的面子也蛮大,请得动大诗人。其实更早之前,南院连80岁的余光中都请来了。

除了郑愁予,还有其他闻名英、巫界的诗人,如唐爱文、Yahaya Suip,暂不表。唯一想讲的是,会场的音响有待改进,诗人的朗读朦朦胧胧,听众无法进入诗境,一大瑕疵。

大会结束后,匆匆离开礼堂,正越过马路,往行政楼门口走去时,马路旁一张盈盈笑脸,冲着我发射。

小小的一张脸,双眼眯成一对打横的括弧号,眼睛不见了。这么和善的笑容,是给我的吗?院里的学生真多礼,真诚得过分。我直觉认为,这少女肯定认错人了,我只是偶尔有节目才来逛逛,可不是什么人物。

继续走到她跟前,笑容丝毫没递减,眼下挤出三五条纹,这女孩真是毫无疑问地认识我啊。

远古的记忆冒起,我应该认识这女孩。这张皱成圈圈水纹的笑颜,17年前常常在我眼前绽开,17年过去了,一点也没折损,躯体长大了,纯真依然。

我甚至曾抱着一点她可能长不大的怀疑。没想到,18年后,这女孩站在路边笑着我的疑虑。

多该感谢曾经守护她的医护人员,那些护士阿姨、医生,还有努力奋斗的家人,特别是她的母亲。数年前,我甚至想写一篇博文,她的母亲如何天天无休,从近笨珍的新村,教学完毕后,驱车往返新山医院,长年累月塞在车龙里,十年如一日,每天来回两趟。 士姑来大道的车前车尾灯,点缀她的娓娓心声和寂寥,直到女儿小学毕业。

那时期,有另一个巫籍女娃, 跟她女儿一起犯同样的难题(这么稀少的病症,居然同时间在医院碰面),一起在医院共度童年。比较年长的马来女娃早点离开医院,没过几年,传来夭折的消息,赶不及交男朋友。死神紧紧地跟随在后,如此重压,不仅扣在她的颈上,也钳制着她母亲。

只因为小小的她自出生以来,睡着了就忘记呼吸。这是Ondine的诅咒。(Ondine's curse, also called congenital central hypoventilation syndrome (CCHS) or primary alveolar hypoventilation, is a respiratory disorder that is fatal if untreated. People afflicted with Ondine's curse classically suffer from respiratory arrest during sleep.(taken from wikipedia))
Ondine(wikipedia)

我的文章赶不及孵出来,小娃儿已经念到中三了。 之前一次见她是等着上中四的假期,个子小小,如未发育的高年级小学生,瘦骨如材,十分单薄,但不阻她爱美的心情,穿着吊带半衣和裙子,温温柔柔地笑着。她该唤我做嫂嫂,我们有点亲戚关系。

老大出生时,粗粗壮壮,手足如莲藕,长两岁的她,体重不及我老大。长期在新生重症中心住着,睡在病床里,围栏系满各种玩具。女娃的气管开着一个小口,方便睡着时候插上呼吸器。护士阿姨们十分疼爱她,弥补她缺乏家庭生活的遗憾。

一路长大,数次停止呼吸,新生科的医生拼命跟死神拔河,她一一躲开死神的召唤。纵使体质衰弱,容易感染细菌,缺氧造成认知发展缓慢,气管切口影响说话发音---她还是活活泼泼的站在我面前了。

时间不等人,幸运的她赶上这个列车。十多年没见面,我无法马上认出她,她却老早就认出我。难道学步期时候,娃娃就知道我是亲戚吗?难道她一直记住我的脸吗?

女孩颈上的切口缝合了,现在晚上睡觉只需盖上呼吸罩杯。她说正在南院念中文系呢,刚入学的。方才也去听了诗歌节,没等结束就溜出来。因为听了小曼的诗歌《冷奴》,太棒了,起鸡毛疙瘩,受不了所以提早离开会场。

是呀,《冷奴》写得实在太好了,一块日本豆腐也可以被描写成身怀绝技的古代多情玉女。绝技已令人神往,还加上深情,难怪受不了。
冷奴(维奇百科)

“碗里冰清玉雪,娇柔不堪的冷奴,
没错,是我!
没错,是我!”

小曼以这段结束他的诗歌。回家后我重新翻阅,觉得,怎么如此贴切啊?

我衷心希望,她会遇见一个善良的男孩,谈一场热恋,不枉少年。

2 comments:

  1. 呼吸着你的博文,祝福这小女孩。

    吃了那么多年的豆腐,不知道原来可以把它写成一首诗。

    ReplyDelete
    Replies
    1. 因为你平时吃的都是人肉豆腐呗!

      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