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22, 2014

台北喃喃

台北101,地标性建筑,曾经是世界第一高。


我搞错了方向,怎知近距离里会有两栋花旗银行呢?一在往信义路的方向,另一坐落在新光三越隔壁。怎知花旗对面的诚品信义店,不在信义路?

步行了一两小时,左右上下兜了一圈, 我已经靠近临江街夜市,仍然找不到最贴近台北101的诚品书局。天空下着毛毛雨,我单独走在店屋的骑楼,时淋雨时有得遮,台北也是盛署,但是最近不断细雨纷纷,气候反而凉下来。

就是得撑伞,嫌麻烦。

近午出门,出门之前吃块挞,走了一个多小时,仍不觉得饿,后来兜不出圈子,认为应该冷静一下脚的肌肉和脑的神经细胞。我走进一间台湾俯拾即是的便利店。脑里切换着,要庶民地买一碗快熟面还是喝水算了?

不关金钱而是气力计算结果,走去冰橱取出一支橙汁---补点糖分算了。

付费后,我坐在靠玻璃墙的台边,喝着橙汁发愣。

墙外靠着整齐的摩托,台湾人崇拜着这种二轮自行车,因为汽车的停车费用太高了,寸土如金嘛,停车费高出汽车价三倍。公寓的价钱已经超过百万,更吃力的却是一块豆腐大的摆汽车地皮。

电影或电视里的人生多不真实啊,高富帅是神仙的化身。

如果我手头大方一点,拦辆计程车就不需在一间便利店的窗前发呆。

身边坐着一位妇女,低声念着一本书,乍听以为是念韩语。我买了橙汁转回来坐,听久了才发现还是汉语---台湾国语嘛,只是念得硬,纵使压低,发声依旧带劲。心里想,嘿,要不好心提醒她,语气软一点,大家都比较舒服,包括你和我。

名不正言不顺,当然我什么也没做。妇女告一段落后,起身走掉。我又想,身后的职员有什么感觉呢?会不会是一个奇怪的奥巴桑,贪着店里的空调和一切免费的设备,天天上门坐着面墙,打开书本像朗读圣经一样,精神性打卡。虽然我一直没听明白,她念的是什么‘字’。

幸亏我正有时间。回到灿坤大厦前的十字路口,鼓起勇气,选十字路口边立着的商店招来员问路。他站在十字路口好久了,不见周围或路过的任何人搭理他,他也不趋前向路人推销,仿佛责任就是纯粹站着,从天亮到天黑。

才不久前,在吉隆坡带着老幺和长豆搭地铁,很陌生的交通,线路完全不熟,在路边抓到人就问,搬出咸丰年前练过的粤语,一点也不矜持。现在既然一样讲着汉语,我却怕生提不起劲。选了这个木讷男来问,效果却很不错。

其实我本性不太会读地图,台湾路名又矜持得很,秀气地贴在一角,习惯粗鲁的我,张大眼睛还是找不到。木讷男热心,再三解释,把卡片地图转来转去,方便我理解,因为姐我的方向感实在欠佳。

托他的福,往回头走,再次经过台北101,终于找到信义路诚品大厦。
我觉得,众高尚的大马读者,甭再挑剔我们的大众书局不务正业,书展里摆不是书的商品越来越猖狂。因为,大众根本在抄袭诚品,人家不光是卖书,卖的是品味。
书店已经走出框框,它的顾客,代表一种身份,会有特别的居家、外表(包括化妆品、包包、服装、首饰)、嗜好、饮食、健康要求,不跟一般外商商场里的进口货物一样俗气,但又对品质不妥协,总之,最重要的是taste。除了变成旅游景点之一,它的顾客,也代表一种有品赏能力的阶级。难怪人家说,到诚品可以顺便集中欣赏有气质的女人。
另外的说法,就是价钱要卖得理直气壮的理由。

大众加油。可是千万别学人家不打折的臭脾气,各位买客,可别响应书店吊高起来卖的坏点子。

2 comments:

  1. 喔。。。有气质女人的集中地,有机会要去物色一下~:)

    ReplyDelete
    Replies
    1. 诶,也是奶油小生的集中地。

      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