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真好,希望还在




最后的阶段是在基督城度过的,我们得从这里飞回新加坡。

我走在市中心的Cashel Street,这条街打从19世纪英国人来淘金时就成型了。右边有一些办公室,左边是民宅,有些曾经是,现在已不是。有位超帅的白种人越过我,行在我前面。衬衫西裤,背包皮鞋,敢情是刚下班。

他朝左边的房子走去,消失了一会,又转头回来,反方向疾步离开。啊,下午阳光真好,年轻男人真俊。

我瞅瞅那栋房子,入口围着黄色警戒线,已无住人。青年显然是去翻翻屋前的信箱,看看有没什么故人的信息,显然是空手。
屋顶已落到地上。

基督城地标,百年历史的基督教堂,也逃不了。

黄丝带随风飘,何时别的呢?

废墟里的一地野花却已盛放。

堪为南岛第一大城,高建筑本来就很少。大幸。

在基督城中心,很多这样的房子,围在铁丝藩篱或黄色警戒线内,不能靠近。里面的上班族或居民清空了,颓败的建筑仍在市内最繁华的地段,最古老的地皮上。这么一大片震坏的区域,当时的惊骇何等强烈?

两相对比,今天何等冷清,一又四分之三年后。
 悼念的花束已经被风干。

为什么还那么冷清呢?
或许答案在这里:“Buy me, don't bowl me!”很多是百年老屋呀。宁可慢慢维修,尽量保持原貌。
可知比全部推倒重建,将花几倍的金钱和时间呢?

敢情国会里曾经激烈地辩论,应该怎么处理灾害玩耍后留下的手尾。



 隔两天,回到基督城雅芳河泛舟,悠闲典雅、情趣十足。听泛舟老头说,地震当天,他正在路上驾车,却如小舟在浪中荡。

Comments

  1. Avon river坐船要多少钱啊?

    可怜的chch... 整个城市很冷清吗?

    ReplyDelete
  2. Rosemount,市内一大片,禁止进入,死城似。倒是吸引游客来参观。
    乘船多少钱我忘了,网上查得到吧。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网络课和同学

原来像桃姐

身份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