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味升华

第一次到上海是千禧年吧,我已记不清。跟团,带了长辈,江南游,连走南京、周庄一带。

去了标准的地标、景点,浦东明珠塔之类的,看了什么,细节已经模模糊糊。(我的记忆啊,势比大江东去。)

可是有一个晚上,没什么意义的,我倒是记得清楚。

那夜是自由时间,领队放我们在步行街,到底是哪一条步行街,我又记不清楚。目的当然是shopping,满足一下旅行总要买点东西回家的例行动作。

我记得我家翁嚷着要找书店,天黑了,那时大陆书店营业时间没那么惠众,书店可能都拉闸了。我先生陪他父母去找找。

我落得单独一人,走在两排挤满女人服饰的街上。街灯不太够,靠店铺的招牌灯照明。与两老相比,当是他们比较容易迷路。

虽然自己一个人蛮无聊的,却比有先生陪着强。因为他一定不耐烦,脸孔一绷紧,我就失去继续逛的兴致。

独立作业有随心所欲的好处。

我逛进的第二间,是女人鞋店。 我喜欢买鞋,可是总难买到心头好,大多时间是看爽而已。

店里没什么客人,我细细地看了每一层架子,研究价钱和款式,看了左边再绕到右边(十分detail,反正时间多着,没打定主意非有战利品不可)。

有个年轻的女生在试鞋,是当时流行的包头鞋,带点男装皮鞋的味道。她身边站着售货员,手里提着另一双几乎同样的款式。

女生左右前后看了数次,显然没有足够的自信,选那双最好看。售货员则不太会哄她。

女生转头,居然唤我:“诶,你看那一双比较好?”

我心底吃了一惊,素不相识,任谁都看得出来我是外地人(因为长得像毛利人啊),否则也是遥远雪龙山上来的,她怎么知道我会听汉语,又信任我的审美眼光?

我故作镇定,回答说她脚上那对好,脸上尽量保持专业的表情。女生也不谢,马上跟售货员要了那对鞋,爽快付钱走人,不再看我一眼(多干脆啊,单刀直入,没闲跟你客气敷衍)。

我呢继续装着专业,再浏览剩下的鞋子,最后空手溜出店铺。

大概是我脸上挑剔的眼光,令当地女人错以为我对时尚内行(演pro其实不难嘛)。

上海,华洋杂处,历史厚得让我们感觉自己只有一勺淡茶那么浅。可十多年前,她们对时尚的敏感还没吉隆坡强。我记得去过大陆很多地方,当地人对我们旅客的选择,很感兴趣,带点倾慕。外国人的选择,可有点道理吧。

2010再到上海,我发现不可能再有(需要)这样指点当地人的机会。大陆大小城市的速度,实在太快了,或,其实是我们原地踏步?
甭提媒体上个个巧夺天工的大小明星,随便在地铁站都可以看到一丝不苟的潮女(路易威登手提袋!)。

Comments

  1. 中国大陆的暴发户现在已把LV当cheap货,盖因一般人都买得起,他们都向咱们的肥婆看齐了,不贵不买!

    ReplyDelete
    Replies
    1. 因为普遍收入高驱啊。咱们尊贵的夫人不是用限量版birkin包么?LV还算平价了吧,对她来说。

      Delete
  2. 我一身海味,常常在夜市找品味,何止原地踏步,越来越退步了~~~:)

    ReplyDelete
  3. 现在LV包被叫做‘驴’包,二奶包。去菜场买菜都可以看见有大妈背着,天知道有多少是真的,多少是假的。LV算是给中国人毁了。我是坚决不会买的。

    ReplyDelete
    Replies
    1. 路易威登也是努力改善它的形象,在大陆建订做包包flagship store,转攻最高阶级。大陆之前,日本、台湾何不是疯狂过?八十年代的日本女性上班族,从LV汲取贵族的文化想象。就像现在的中国,当时日本也是‘经济大国,文化小国’,所以追求欧洲舶来精品以填补内在精神,是超过单纯的物质消费形式。

      Delete
  4. 阿包不管啥包包。。。。不过对照片中的黑丝长腿比较有兴趣。。。。

    ReplyDelete
    Replies
    1. 阿包有空多跑动物园,长颈鹿的腿嘛是很长,鸵鸟也是。

      Delete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网络课和同学

原来像桃姐

身份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