朦脓有朦脓的美


当我和先生累积了一点皱纹,说话可以直来直往后,有天先生问我,为什么我没有跟同学G走在一起?(语气完全没有吃醋的意思。)

G是我从小学到中六的男同学,算算一共同班了十三年!念得越高,班上的女同学越少,我是少数顽固地捍卫地盘,剩下的两个之一。G在小学时候成绩很好,常当班长,老师非常喜欢他,因为他聪明伶俐,做事细腻善感,讨人欢心。属于早开窍的男生,班上有女生生理期脸色不悦,G是第一个明白事理的男同学。

到中学,他的成绩就败给数理领会力很好的同学,节节后退,然而还是一早当上巡查员,一身白衣白裤,十分俊俏。

G在中学时跟几个华文老师十分熟络,校里校外都来往,文学写作办壁报校刊等,字写得又好,一副才子模样。平时他又听很多流行歌曲,校园歌曲,英语歌曲,整个人就是比大家‘潮’,多几分风流倜傥。

不仅女同学跟他很埋堆,连比较迟发育的男同学,也会私下请教,如何处理青春痘之类的。

中学后同学各分东西,G去新加坡理工念海洋工程。我跟他短暂通过信,念书时候总是有些风花雪月可以扯。现在从脑海里挖,信纸上写什么,已经褪得一干二净,连有没有通过信也不确定了。

回家过年去他家拜年,他妈总是急着问有没有女孩介绍给G?老人家形于辞色,我几乎以为她看上我做她媳妇了,连我娘也这么认为。G是很好的同学,后来变很好的弟兄朋友,不过G有他自己的精神世界,平庸的我们无法入侵。

其他的男同学暗地侃G,说他妈很怕儿子喜欢的是男人,急得像什么似的。

G在新加坡工作几年,听一位学姐说,有个新加坡女生喜欢G,神女有情,襄王无意。我们这一班各自交了男女朋友,或结婚了,G还是孤家寡人。回家探亲,又听到G的妈妈更急了。

G是老幺,姐姐哥哥全成了家,也有了后代,他一点都不急。因为公务,G去了很多国家,我们还没开始踏出国门,他已经拥有美国运通卡。

后来G回马来西亚发展,做过生意失败,回复打工,然而算是大伙中很早就置产的人。事业、房子车子、模样、才华样样俱全了,他还是独自回家拜年。有时候老同学会瞎起哄,这次G会不会带女朋友回乡?有阵子,我很想介绍被医学院男友甩掉的密斯翁给G,我感觉上他们会很登对。物换星移,密斯翁已经跟他人生下宝宝了,我终究只是光说不练。

有一天G打长途电话给我。他的屋友验血报告被扣住,不知怎么从实验室柜台小姐口中套出,大约是HIV抗体出了问题。他想知道我们对HIV抗体阳性的处理方式。这个屋友跟家人关系不好,他担心屋友会隐藏起来,自寻短见。

接着的新年,我想跟G 拜年,他却很早就回去上班了。加上因循苟且的原因,慢慢的我们就疏远了,电话也没了。

直到他母亲死后第二天。他说妈妈是在他面前暴毙的,他跟妈妈在聊天,突然她就中风,直挺挺倒下。哇,那种场面实在吓人。他打电话给我是想问,平时他妈没有好好监督血压,抗压药是随性服用。街上医生配药时,也没有好好检查病人,该不该负起责任?

G在找一个愤怒的出口。

后来怎么样,我也不晓得。G回去上班,他的老家卖掉(或退租),从前同学玩耍集合的地点改头换面,现在是售卖电话卡的商店。

过了那么久,昨天在做饭的时候,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到底G跟妈妈聊了什么,妈妈情绪激动得中风?

其实我好奇又怎么样呢?朦脓有朦脓的美。

Comments

  1. M姨和姨丈是不是最近才观赏过《那些年》的电影,思绪不期然飞回前尘往事?

    阿包

    ReplyDelete
    Replies
    1. 噢,最近一直念旧是吗?现实很多无奈呀,不想多提,未来惶惶不可测。只好念旧。

      Delete
    2. 来,阿包帮一帮M姨,让姨丈吃一吃醋。。。在姨丈面前多听这首,OK?

      http://www.youtube.com/watch?v=M2up-JjaPMo

      一个月前小包用阿包的手机上忘了退出,让阿包有机会偷窥这小子在的私人来往信息。。。天啊!这小子竟然跟同班小女生示爱喔~~~~小女生也挑战他要有诚意,欲迎还拒了约一年~~~~~~

      不懂等小包到了阿包这个年纪,还记得这11-12岁的情史吗?也许以后阿包可以拿来敲诈小包,要不要告诉媳妇儿。

      Delete
    3. 真谢谢阿包,阿包人好。

      Delete
  2. 难怪M的老公那么淡定,问得“完全没有吃醋”。G确实很优秀,但不能给女人想要的安全感。

    ReplyDelete
    Replies
    1. 结了婚,我先生也是G的朋友啊。我们俩一起瞧着G发生事故。

      Delete
  3. 有些男人要求高,时机地点人不对,要很晚才会安定下来。

    ReplyDelete
  4. 你是这样想的哦?如果真的是因为他的一句话,那他会很不好受吧?

    ReplyDelete
  5. 人不一定得遵从世俗的规则,可有时候就因此出问题,老人受不了,“为什么我的孩子是异种?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你们明白吗?

    其实,我家小弟还不是光溜溜一个,他同学的孩子几乎快成亲了。传统的压力,世俗的眼光,也烦不胜烦的。

    ReplyDelete
    Replies
    1. 传统……世俗……也的确让人受不了。我们明白了,少提点就是。可一张嘴巴呀,有时就忍不住。:-P

      Delete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网络课和同学

原来像桃姐

身份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