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17, 2012

他说很怕

我们家亲戚真是多,套施乐遥的话,而且有趣。

有一个堂弟,在一间中介公司上班,每天就是做联络及安排这里的中五毕业生,到乌克兰念医学院的工作。他说基本上不管成绩考得如何,都可以安排到一个学位,并且毕业当一名医生。

语末,他说:“有时想起来很怕,到底这些毕业回来的医生可不可以的?他们需要医治的是人命哪!”

他这话,在实习医生自杀之前已经说过了。

从前堂弟的爸爸患上血癌,从吉隆坡治到新加坡,所花的医药费有多少呢?卖了店屋、房子之后,他姐仍必须用信用卡预付,他爸去世后几年,高利息的欠款每个月准时来敲他家的门。

他爸爸是个好人,自己的病连累全家,很过不去。不过他在吉隆坡或新加坡碰见的医生还不错。如果,他们遇见一个技术知识不足的医生,整个过程会怎么折腾呢?

所以他虽然有职在身,心中依然忐忑。

我先生说,我们也不能一概认为成绩不标青就无法胜任做医生。有的学生成绩很好,但也不合适当医生。

说的也没错。不过,我心想乌克兰医学院对来者不拒,莫非信心爆棚,认为不管基础如何,短短的五六年,就能够把他们培养成材?

想象一下我家老大一肚稀巴烂的马来文,却被大学入取修读马来文系。基础只有那么多,学习过程会不会鸭子听雷?怎么毕业领证书?

然而,听过一名资深儿科医生说,他有能力把一个中五毕业的学生训练成一名医生,不需要进医学院。他说的是师徒制,跟在他身边一步一步地学。(每天也负责打包师傅的餐饮,晚上睡在凳子上?哈哈。)

1999年巫统党选,当时的教育部长得到最高票选,成为巫统Vice-President,后来就平步青云了。根据《An Education System Worthy of Malaysia》的作者M. Bakri Musa 怀疑,与之前短短两年里,当时的教育部长迅速批准了几百间的私立学院有关。他说那时的竞选,"he ran a very slick and, I might add, a well-financed campaign。"

那么多的私立学院,我们的高教部能有效地检视吗?是的,有的医学院根本没有实验室,有的学院生还没修完课程,学院就倒闭了。

那么突然批准好多外国的医学院,纳入LAN(Lembaga Akreditasi Malaysia)名单内,跟上一段的描述有没有关系?天知道!

如果乌克兰医学院那么有把握,为什么不让外国留学生到他们的教学医院当实习医生呢?让留学生在那里完成坚固的实习,才放他们回国。

回到大马,除了公共服务局面试,卫生部应该还要设立入职考试,就像从前对台湾毕业回来的医师一样。

我们能够再无谓地牺牲生命吗?---不管是病人的或实习医生的。

7 comments:

  1. 依稀记得,几年前,问题还没浮上桌,就有议员在国会提出检讨承认该学位。结果一名印裔议员情绪化大闹,闹什么我忘了,反正最后息事宁人,every body happy.

    ReplyDelete
  2. 其实学徒制是非常好的。 一对一的教学多贵呀,你看牛津剑桥的都是‘tutor'制。以前中医的培养也是学徒制的。跟对师父是很重要的。

    ReplyDelete
    Replies
    1. 不过,目前教学医院面对太多实习医生的问题,一大堆菜鸟挤着,分薄了亲手操作的机会。哪里可能一对一。

      前些年批准了太多私立,外国医学院了。现在面对品质控管问题。

      Delete
  3. 我家附近有一间学店居然获颁六星级学府,知道底细的人都吓了一跳,让人"忍不住"往台底下遐想。

    ReplyDelete
    Replies
    1. 你不会披露是什么名字吧?
      我们在外坡的,想替孩子安排学习,真怕上贼船。国内私专的风评,太纷杂了。都不知那个真正是有良心的。

      Delete
  4. 哈哈!只要有钱,谁都可以读医科了!钱能解决的问题不是问题,要如何教育成材才是问题。

    ReplyDelete
    Replies
    1. 这话,骂的不仅是其他族群哪。

      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