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14, 2012

历史和阿公

居然跟老大谈起他的祖辈的故事。他先问阿公的,之后又问外公。

阿公的故事曾经听阿公自己说过。老大嫌阿公太长气,罗里罗嗦,好像打算连续讲三天似。

外公呢,我略略讲一点,心里不可置信,我居然在对儿子说这些。他也居然会有兴趣打听。我在他那般年纪的时候,才不会想知道这些缠脚布。

外公的故事,算很酷。因为外公出生在中国海南岛,两个哥哥被日本人打死,炮火乱七八糟中,十岁不到的外公乘船南来。十岁啊,他想象若是自己,有没有这样的勇气,离开母亲的怀抱,千里迢迢,晕船晕车,一路荆棘,找上没什么印象的父亲。好像很艰苦。

老大的表哥也在聆听,“他自己来么?不是卖猪仔?”卖猪仔,课本上是这么教的。

今年开始小表哥转校到老大学校的高中部,暂住我家。老幺说我现在是表哥的‘继母’,胡说八道。

“不,他的伯父带他来,那时没有卖猪仔了。我伯公已经在登嘉楼经营一个小小的生意,卖豆沙包。”他外公是我家南来的第一代,经历过那么丰富的改朝换代,是活教材。

老大正上中三的历史课,二战日本占领马来亚时代。老师在课堂上讲一些故事,虽然有砍头、刺肚、活埋,那是广泛的,别人的故事。不如跟自己有关系的亲戚故事那么活灵活现。

爸爸那边的阿公小时候的故事,由爸爸跟他讲。当然没有我这边的精彩,因为阿公是读书人,也慢了十年。日本占领时候,他还在襁褓中。

可惜我没有从爹娘口中,套出更多有关日治时代的日子是怎么过的?关于这些,我无法有血有肉地转告老大,他的外公外婆是怎么逃生、怎么吃番薯生存。只能含糊带过,真是遗憾。

倒是有一个重点:外婆的一个叔叔,进森林加入共产党抗日,听得老大眼睛发亮。

“后来呢?”

“外婆说日本投降后,英军返回取缔共产党,他逃回中国,失联,下落不明。”外婆从前都不敢公开谈太多,怕牵连到自己的家庭。

“什么是游击战?”老大问。我稍微解释,为什么共产党要打游击战,还有关于新村的由来。“为什么日本人要杀华人?”老大的问题真多。后来他爸翻iPad,找出马来半岛日治时期的资料和照片给他看。

老大突然问怎么称呼外公的伯父?我呢唤他作伯公,大的叫大伯公,第二的叫二伯公。我念海南语给他听。

然后我忍不住笑起来,“大伯公”不就是老虎么?福建人惧怕森林老虎,避讳直呼其名,尊称它作大伯公,希望出门割胶、进芭都不要碰到。大家哈哈笑。

念历史,有长辈陪着,感同身受,就有趣得多。不要怕课题敏感,地方历史也可以很好玩。

“中国不是我的家,我的家乡没有毛主席。”。。。。(鹿港小镇的旋律)

2 comments:

  1. 从历史更认识人文与自己的家人
    你很好呢!

    ReplyDelete
  2. Liam,
    是啊,新一代总是会有个迷惘,想知道人从何而来。他自己的日子那么苍白,原来祖辈的故事太精彩了。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