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1, 2012

和风习习的农历新年

回家过年,见过老人拜了年,隔天总要到唐人街吃早点。其实算是brunch。驰名小面包, paun,涂上等牛油和咖椰,美味。在短短的唐人街,每走一步都会碰到旧识,游子同个时候都回来这里朝拜。

我表哥说得妙,从吉隆坡飞回来,到这里来吃槟城炒面!呵呵。食物是其次,重要的是熟脸孔。

百年历史的庙宇,守护临河(登嘉楼河)的华裔居民。去年我们回家后不久烧毁,老远从中国请师傅来,赶在过年前重建,雕镂刻画都很精细。
算是浴火凤凰重生。
中午太阳不烈,去烂石头海边乘马车。马车花枝招展,又花又丝带的,老大拒绝上车,说太娘娘腔。十五岁的男孩怎么那么跩。
这个他就肯玩了。本来应该很好玩的,可惜车子的电池老出问题。
危险驾驶的阿姨,吓得外甥女呱呱叫。
爬上公主山,靠河口,在旧皇宫旁。根据我娘说,小时候家人常爬上来乘凉,我一点都不记得,那时年纪一定很小。山上有炮,苏丹议事的宝座,瞭望台、一栋堡垒、火药房等。从前是勘察海盗、防御、警告山下村民的重要地点。我只记得,每逢斋戒月结束时刻,山上传来炮声和钟声,告诉居民开斋节来临了。
碰到急雨,风止稍停,风起又落。大伙坐在亭子里,想象近两百年前的马来人的服装是怎么样的?老大说女人什么也没穿,把沙龙扎到胸口,像外婆一样。男人们一定很怀念那段旖旎的时光。

到小督勇岛Pulau Duyong的旧古城Kota Duyong。建于1920年,由巫裔和新加坡华裔工匠合作完成。城里教授当地村民宗教知识和古兰经。
当天星期五,下午休息。派探兵去侦查,有什么办法硬闯,如爬围墙之类。
大哥家里的老狗,它喜欢我,我也喜欢它,不吭不闹的乖乖牌。父亲在屋后开了一道门,通到隔壁家屋后的小空地,利用人家地方种起树,反正隔壁是店屋从不开后门。狗见我到后院探索,跟着来,那是它的地盘。
原来它刚才吃了两块年糕,胃里不舒服,找草吃。
大哥屋旁的夜来香疯长,母亲常摘一些放在屋里,香味溢室。大哥的屋主打算收回房子拆掉建楼,这里的点滴就将结集,躺进相片簿和电脑存档中。我剪几枝带回新山种,希望它能延续生命。

5 comments:

  1. 原来在登嘉楼过年也那么有味道,想必触感灵敏的人如你,才能品尝得出来~:)

    ReplyDelete
  2. 马来西亚华人过年是这个样子噢。有意思。

    Shi Leyao

    ReplyDelete
  3. 普普,施乐遥,
    华人过年应该是最传统的显现吧。但我婆家(福建人)弄的年菜,已经混合客家的珍珠米球。甭提我娘弄的海南年菜,已经不见了黑木耳炒腐竹,那是我从小吃到大的经典。反而出现了客家咸鸭。
    我们没有包饺子,反之,大把人过年煮油饭、laksa鱼肉米线(马来食谱)宴客。
    不知不觉,我们就融合起来了。
    今年回家吃了蛮多的马来餐,顶级的nasi dagang、keropok!

    ReplyDelete
  4. 过年、过年,一下子年就要过完了。
    今年还没有玩到牌,实在是……不爽!

    ReplyDelete
  5. 小桥,
    何时不能玩牌呢?有脚就行了嘛!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