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14, 2011

黑皮肤的媳妇

偏偏选我生日那天做大功德,有够窒闷的了。当天我随丈夫回去他乡下的佛堂,准备祭拜他家祖先,心里是不太痛快的。

做功德意思是整天在道场,随着僧人跪拜念经,回向给逝去的祖先。根据佛堂的师父说,大部分的功德将打U-turn到我们这些参与的后辈身上。这是特地看通书选的黄道吉日,当然比区区一个女眷的阳历生日伟大。丈夫的家族庞大,祖到孙三代来了四五十人,坐满整个厅堂。

我跟着大伙跪拜顶礼,每轮九次,从前世佛到观自在菩萨,已不知第几轮。还好平时有稍微练瑜伽,脊椎和腿骨没那么硬,可以久坐在地上听师父开示。我前面一排的婆婆、婶婶、姑姑们,已经受不了,搬椅子来坐,跪拜时头磕不到垫子。养育过孩子又上了年纪的妇女,脊椎难免有点问题。

这位师父从斯里兰卡毕业,主持一个镇郊小佛堂,他的开示相当有趣,通俗易懂,看来平时多为贩夫走卒、四邻八舍讲道。只是有些道理,他未免简单化了,如泰国大水灾的形成,是因为前阵子红黄衣党对决时,粗俗地用鲜血及屎粪羞辱了国家的尊严(国会大夏);或中国现在道德丧沦,民间无尽怨苦,是强制一胎化政策,无数堕掉的婴魂造成的孽。

如此解读因果,似是而非谁得知。

由于在自家佛寺(屋地的资产是师父祖传的),主人免不了说些排外的话。师父说了不少与道教信仰作风的冲突,大概是因为我家翁对程序的要求带有一般华人家庭的习惯,祭荤食、烧冥纸,师父不答应。

还有关于华人传统信仰的课题。他说儒释道才是华人的信仰,感叹有些华人改变信仰,没有尊崇传统。席上就有一两个‘异教徒’,为了孝顺,全程参与没有离场。这些话对他们来说,不能不刺耳。然而全体给予师父尊重和归顺,也给足我家翁(家族长者)最大的面子。

我打从心里佩服他们,特别是其中一个婶婶。或许因为她不谙华语和福建话,完全无法领略师父讲的内容,反而可以平心静气的跟随大家向佛像跪拜,面表无情。其实她心中也是明白,和尚要说些对她的宗教不好的事,就如她的教堂里,传道会做的一样。

然而嫁给我的叔叔,她尊崇丈夫对她的要求,贯彻、服从他的家族祭拜习惯。她的先生则多年后潜移默化,跟随她信奉了天主教。

她是嫁给华人的马六甲葡萄牙后裔。

历史总要留下痕迹,我们没有选择,只能接受---正面地接受。


隔天我捶着酸痛的后腰,反思一下到底有没有遗憾?

一、在佛堂首次听到师父和助手比丘尼合唱巴利文佛经,觉得十分动听,虽没听明白,但感动肺腑。

二、我的两个顽童居然安安分分跟随大伙做足程序,从早上十点到下午四点,没有偷溜,没有埋怨,没有摆臭脸,没有乱跑。也自动取素食自助餐,规矩地吃干净,洗盘子。由于男女分坐,我没有机会在他们身边耳提面命。

三、再次了解不同信仰的家人的宽宏,看到她如何在不舒服的环境中自处及放下自己。

四、生日不过是一个提醒我又老一岁的日子,本来就没有人会与我同乐。反正回到家隔天,我自己跑去买个精致的起司大蛋糕,近80元,提回家好好、慢慢地自得其乐。丈夫放软态度说,应该由他买的啊,我说没关系的:“因为我刷了你的卡。”


6 comments:

  1. 奇怪,佛教也会攻击他教?

    ReplyDelete
  2. 好一个功德无量的生日,生日快乐!:)

    在尊重的原则基础上,应该体谅黑皮肤媳妇,她可不必参与,谈不上宽容,只有妥协,少数服从多数,在这大义的节骨眼上,很多人会忘了少数。

    ReplyDelete
  3. 生日快乐,天天快乐!;-)

    ReplyDelete
  4. 匿名,
    你说呢?嘿,是人都有执迷,要看破不容易。这一个师父不能代表整个佛教界。

    普普叔叔,
    如果婶婶不来,没人会怪的,我家翁也没不近人情,不过婶婶一路来都会跟随丈夫回来祭祖。有时圣诞节,我们又会去马六甲和葡萄牙村拜访她亲戚。我觉得他们夫妇俩很棒。

    施乐遥,
    是呀,学你啦,自己给自己找乐子。

    ReplyDelete
  5. 大家族,不简单呀!
    其实看你写的情况,我反而尊敬黑皮肤媳妇多点。

    佛教是不会攻击他人的,一切是人的作为,而且道教与佛教不同吧!
    我不是佛教也不是道教,但有不少道教的亲戚,见识过一些教诲。我觉得好的教徒是不应该评击他教的。

    ReplyDelete
  6. 小桥,
    我是认为,都是‘人’在作怪。人有很多贪念、痴想,蒙蔽了善良的性。

    哎呀,要出门了,不能多说了。下次再见是八九天之后了。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