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摘《民权浪潮席卷阿拉伯世界》

再娜安華‧民權浪潮席捲阿拉伯世界

對推翻長達30年獨裁政權這個歷史性時刻興奮狂熱的,不止我的埃及友人,還有回教世界的民主主義者:席捲拉丁美洲與非洲的民主浪潮終於進攻阿拉伯世界了,這對其他回教國家意義深重。

縱然居住在阿拉伯國家的回教徒只有總人數的約20%,但仍有太多所謂回教世界外圍的人將阿拉伯世界的一切看作是正宗回教,像身處所謂外緣的我們,數個世紀來就致力於使我們的宗教習俗與認知適應於文化特性,但突然有人告訴我們說,我們相對寬容、溫和的回教生活方式是“不回教的”,那是“蒙昧時代”(jahilliyah)——無知的回教。

現在,我們知道何謂“真正”的回教,我們得依循正統的方式――所以,我們的紗籠、卡峇雅、肩 巾,甚至是馬來連身裙都“不夠回教”。如今,我們必須穿上寬鬆的長袍以掩飾曲線美。再者,為了更討上蒼的歡心,長袍還得是單色的,如黑、深藍或褐色。我們 的馬來宮廷舞(makyong)、皮影戲及花浴皆因含有“崇拜多神”的元素而被禁。吸收了世界古文明因子,擁有數百年歷史的馬來群島文化習俗被宣告為非回 教。

為此,我們變得越來越貧乏也沒關係——只要我們是“真正”的回教徒。

在中東世界衝突與較量的地緣政治背景下發展而成的政治化回教,經已成為我們的難處與負擔。較勁以成為“真正”回教徒的當兒,我們通過了歧視女性的律法,好讓我們可以變得更像“真正”的沙地阿拉伯人。

我們將男人與女人隔離並區別對待;不再和異性握手;禁止回教徒在其他宗教信仰的朋友節慶時向他們問好。我們以回教的名義為兒童婚姻辯護,儘管所有證據顯示這樁婚事對小新娘造成了一定的傷害。

那些期盼阿拉伯世界維持現狀的人,不再懼怕回教兄弟會(Muslim Brotherhood)及政治回教主義者執政以取代美國這類專橫的盟友,同時,我的阿拉伯友人極力指出,發生在突尼西亞、埃及、約旦、也門及蘇丹街頭的 正是人民的起義,尤其是年輕人發起的改革運動,正如埃及專欄作家艾爾塔哈維(Mona Eltahawy)說的那樣,人們“沒工作、沒錢、也沒自由”。他們佔了阿拉伯世界總人口的60%;阿拉伯發展報告早已警告,他們可以是增長與財富的來 源,亦可以是暴力與動蕩的根源。

當 然,我的阿拉伯友人胸有成竹地認為,埃及與突尼西亞最終將會出現民主的政府。他們指出,在阿拉伯世界,成千上萬人走上街頭,要的不是一個回教國和回教法。 帶領起義的並非蓄鬍子的狂熱男人及蒙面無趣、身穿黑袍的女人。各個政治派別、階層的阿拉伯人起義,反抗他們的暴君,四處只有國旗隨風飄揚。

在埃及與突尼西亞,回教主義運動依然是國家最大的政治力量,同時,有民眾擔心,他們有可能在權力真空之際插手干預並強行奪權。但現在的情況和1979年有所不同,當時,多元社會與政治力量聯手合作的伊朗革命是在回教主義者操縱之下轉型成回教革命。

32年來的回教統治並未給伊朗人民帶來他們嚮往的社會正義、民主及自由,取代專橫君主政體的是專橫的神權統治。

在21世紀裡,回教徒見證了伊朗、蘇丹及阿富汗在推翻世俗政權後嘗試建立回教國而招致的失敗

長期流亡倫敦後,69歲的突尼西亞回教復興運動領袖拉希德‧加努希(Rashid Al-Ghannouchi)回國,並不意味著一位像科梅尼般準備實施“教法學家管治制度”(vilayet-e-faqih,上蒼在世上的教法學統治代表)的人回歸。

加努希在訪談中否決了這樣一種概念,並批評了埃及回教兄弟會的黨立場,比如國會應由一個宗教學 者理事會監管,就像在伊朗,所有的立法議案必須經由權力至高無上的“憲法監護委員會”(Guardian Council)的批准才能通過,而且對他們認為與憲法和回教法相抵觸的議案擁有否決權。

他也批評了回教兄弟會在科普特人與女性競選總統事件中採取的反對立場。反之,他視土耳其的正義 及發展黨(AKP)為效仿的典範,而最接近他的回教主義願景的,是北歐的社會經濟模式。他說,他相信民主體制,呼吁回教主義者放棄壟斷回教的野心,摒棄單 元、全權、被證明是不牢固且易變的釋義方式。

的確,時代不同了。這邊廂,是大馬政府與屬下的宗教機關;那邊廂,是民聯及它的回教黨盟友:雙方都應當密切關注阿拉伯世界的發展。(曾慧金譯)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再娜安華‧回教姐妹組織董事‧2011.02.22

===========================================

令人向往之,我们有更多的同等思维的穆斯林妇女,那该多么好。我国的穆斯林妇女一定要争气,勇于对蒙昧极端、性别歧视、大男人主义的伊斯兰掌权者说不。


身为非穆斯林,我们也可以关心回教姐妹组织的声音。某个程度、某个时间,我们很可能,将在同一条船上。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但愿是危言耸听

懂事的时机

不同校友不同想法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