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过年


过年小孩子最开心,他们从不隐瞒对红包钱的期待,双眼亮晶晶地露齿而笑,很早就开始盘算,那位亲戚会派红包,那家一定要去拜年。市侩得很哪。

我也找到一些好玩的事儿。
如放风筝?海边的风很大。
我弟叫我注意,民间信仰的实际。供奉的神祗是女的,所以祭品有水粉和香露水。婆婆妈妈们用过的牌子啊。
一个漂亮又古灵精怪的小男孩,和乖呆的老狗。男孩不听话,老狗太听话,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站着让我捏、揉、夹、拍、当狮头舞,完全不啃一声。
好吃又廉价的马来食品,这盘两块半而已,其他饭类和糕点也不错。在Permai Park Inn右手边的小路旁,较里边的那家小店,通常人都多。------玫瑰去试试!
跟两位帅哥谈天。他们很有礼貌,但不拒大人于千里之外。天啊,他们小时候没穿尿布的样子我通通看过了。

这么勤劳是看在红包数目的份上,如果哥哥也那么合作就完美了。
麻将课程起于外婆家,到啊嘛家终于掌握了。
晚上去游乐场,老大寻他千百度,其他玩意不屑一顾。
小黄圈不容易打下的,四块钱七颗子弹。
哪有人丢飞镖连人也飞出去的?
马六甲的拗澐山庄最好看的景色就在这,德安风痧丸石椅。真岂有此理,满园是爽爽就晒个僻字。拗其实是神字边,输入法找不到。也不是我挑剔,你去一趟就懂了,真是俗到呛鼻。
马六甲的鸡场街有很多便宜的小玩意。















Comments

  1. 在热带过年,看上去就很不一样。:-)
    那位小弟弟在干什么?弹乐器,玩游戏?喔,是在擦椅子??

    ReplyDelete
  2. 施乐遥,恭喜发财。
    大扫除啊,小弟弟在抹木椅。只做一样。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但愿是危言耸听

懂事的时机

不同校友不同想法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