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4, 2011

家和娘


回家后跟家人的第一个早餐。如常,在脏乱的阿鸿咖啡店。还是他的奶茶和烤面包最好吃。
母亲----缩水了、皱了、轻了。
她踱步到豆腐水的店前,吩咐我跟豆腐水的姐姐买糕点,我家乡独特的小面包。那个姐姐还记得我,她还是一样的利索。
晚年她在天后宫活动频繁,家里过节的祭拜都由她张罗。男人们都不管。
她吩咐弟弟在她上香的时候敲钟。当、当、当,“娘娘,我带孩子来了。”
天后娘娘跟渡海的先民息息相关,所以庙宇临岸而建。信徒要敬水敬天敬茫茫。
弯身跪下起立移动,她重复了很多次,步伐细碎缓慢,提防跌倒。才刚从医院出来的病人啊。

只是有些事一定要亲自做。

请天后娘娘把她对我们所祈的福,加倍还到她的身上。我们都长大、过得很好了,她真的不用再操心了。







5 comments:

  1. 郑老太太的心愿。。。。

    娘娘啊,祈求我的阿河今年讨个媳妇儿,明年给我一窝白白胖胖的龙孙啊~~~~

    娘娘啊,祈求我的乘龙快婿赚来大把钞票,让我的阿玲今年继续遨游全世界,羡慕死那个死鬼阿包~~~~

    ReplyDelete
  2. 每年看着垂垂老矣的老妈仍然不辞劳苦地为所有孩儿祈祷,都百感交集,百味杂陈。

    ReplyDelete
  3. 颜叔叔,所以我们要努力好好过日子啊,别让她担心。

    阿进,一样一样。

    死鬼阿包(新年百无禁忌),我姓刘,名嘉玲。我娘叫刘姥姥。
    弟弟叫刘伯温。
    礼尚往来,我也祈求阿包明年添一锅叉烧包。

    ReplyDelete
  4. 过年时听了不少西马过门媳妇和在西马打工的朋友叙述,西马过年和东马很不一样,我们这儿很兴逐家逐户拜年。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