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旧关子角到极乐寺

这次到槟城,阿利请我在旧关子角吃饭。

打从学校毕业,除了青年时候偶尔在吉隆坡见过几次,我们这次算是隔了二十年才相见。二十多年,说出口突地觉得轻轻无重量,一南一北,互不相干,若不是组聊把我们牵扯在一起,即使来槟城我不会动起找他的念头。

关子角的食物还是很好吃,还是便宜。阿利介绍绿色鱼片东炎给我,说是他太太来到必尝的美食。果真,一勺汤入口,畅快到肚底。有种吃wasabi过量的感觉,然而味道比wasabi上乘很多。

我常来槟城,住酒店。多是哈比人联络,找我们的旧识,大学同窗,旧屋友等,一起吃饭。

这次是因为我独自想去槟城大礼堂看表演,联络上阿利问路。碰到老朋友上门,地头蛇不好意思不招待一下吧。阿利约了我看完演出吃饭,我比较有兴趣的是去参观他的舞蹈学校。

这个有意思,想想一个外地青年,带着也是外地人的妻子,二三十年前,来到人才济济的槟城,徒手开办他的舞蹈学院。从开始至今,事业的主轴一直都是他的太太,若不是太太的资格和勤奋,今日就不会桃李满天下。

另一方面,若不是阿利长袖善舞,经营有道,也不会有三间学院的成就吧。阿利常常需要当司机,平时载送舞蹈老师,每年接待国外的考官,不仅是公事,也顺便带外国考官参观槟城的景点,尽地主之宜。他的职位是总经理,可是很多杂务亲事亲为,是实干的人。

夫妻两人携手努力,到今天,已在槟城插旗二十年。

如此,身为小学中学的同窗,我去探访他的学院,带有一种超出泛泛的含义,一种理解他们怎么走过来的感情。

细说当年,我跟阿利属于同一个舞蹈团,槟城于我们,就是从大礼堂开始的---少年时候第一次参加的舞蹈节比赛。第一次踏入槟城,第一次领的奖项。

隔天探望了他的学院,在一个社区运动中心里,很理想的地点,楼下有泳池,乒乓桌,一楼出租给跆拳道馆和阿利。汇聚那么多种运动的中心,一条龙服务,家长把男孩丢进泳池,女孩送上楼练芭蕾,一举两得,无需东奔西跑,所以客源稳定。

看了学院,阿利顺道载我们去极乐寺,如招待外国老师团的路线。极乐寺多了金身观音像之后,我还没来过。现在可以驾车直上到近距离参观,再不需像以前小时候,从山下拾级而上,气喘吁吁。

下山路经极乐寺新建的骨灰塔。阿利告诉我已经买了两个将来栖身之处。出生在登嘉楼,他选择终结在槟城,很典型的新新华人,落叶归根自父辈,甚至祖辈开始,已不再是东南亚华人的纠结。

我爹的骨灰撒在家乡清真寺后面的海边呢,我告诉他。一个很安静,很美丽的地方,海水连接南中国海。那天上午,我对着海喊,爹,哪里来哪里去,想念海南岛的话,就跟着海潮回去吧!

我说,都不知道孩子以后会定居在何处,灵位按在槟城,他们方便回来祭拜吗?

阿利说得很中肯。就是因为这样,由寺庙管理,至少过年过节时候,孩子没有空,还是有人打理。

我是连灵位都不想要的人。撒手走了就散了。




Comments

  1. 舞蹈是兴趣,学院是理想,一个能够把两者结合的成功例子,反正我相信了~:)

    ReplyDelete
    Replies
    1. 因为我儿子的志向,确实也让我深切的面对你所提出的这个。怎么你就适时的击中我的心声呢?握爪!

      Delete
  2. 阿包的安排是:火化,一定要在火势猛烈的火葬场,来生才能是一只火凤凰,若火势不够猛,来生可能是一只黑乌鸦。

    阿包的骨灰分成72包。不要问我为什么72包,我觉得72是个神秘的数字。

    然后让没有pantang的亲朋戚友,到外地时携同几包在身,在风光明媚的景点打开包包撒出来。

    建议的景点:
    - 杭州西湖苏小小墓旁
    - 毛主席纪念馆(和老毛做Friend)
    - 南京中山陵(和孙大炮做Friend)

    不过,千万别将阿包的骨灰撒入海里、湖里、河里、水坝里。。。阿包怕水,阿包是旱鸭子。

    ReplyDelete
    Replies
    1. 其实骨灰不是全粉状,有很多大骨,分成72包有点难度。你的骨灰若进得了毛主席遗体馆,那要特级加特级地位了。怕是带骨灰那个人,未能如阿包的愿,反而带来杀身之祸。

      Delete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网络课和同学

原来像桃姐

身份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