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10, 2017

走出舒适圈(二)

何况,同学们多是呼朋引伴而来,我们显得格格不入。

在等待注册领取衣服的时候,居然有人在吃饭盒。看来真有很多事情我没有查清楚,包括既然说是饥饿30(小时),为什么今早九点开始,明天六点下午才结束。

无论如何,没弄清楚也行,既来之则安之,随和点,犯得着跟谁较劲呢?

走进礼堂之后,原来是漫长的等待,等到12点中午,才是真正的开始。难怪偶尔听到委员互相交代,赶快去吃饭盒。所以我们提早饿了3小时,就当着活络引擎。

另外,原来有很多活动,不让营员傻等豆奶配给时间,或等结束。活动岔开大家的注意力,不会老想着空肚子。所以有分组,大约一组十人。难怪注册时,有个高妹见到我这个阿姨排在她的后面,深怕我变成她的组员;因为事情可大可小。分组是为了比赛,争夺冠军。

幸亏我不是分配到她那组,我想一看就知道我们会有代沟。我和老幺进到有五个高中女生的小组,五个女孩,虽来自两间学校,但全是同样的身材,高度,发型垂直长过肩,从背后看,不知谁是谁(国中生女孩也有一种统一流行形象)。迟一点又加入一个轻熟男,做过餐饮业。下午之后,再来两个男孩,真正的男孩,初中生和小学生,还没发育呢。

组员能力参差不齐,上有“高堂”,下有“幼小”,注定不会拔头筹。

普遍上营员的竞争心很强,少艾嘛,没有比赛,就没有趣味了。还好我这个高堂配合得到,平时没有疏于活络胫骨,还行。活动多是智体并行,要动脑筋,讲速度,也要跳舞,而且是正夯的韩流式舞蹈。

数次上厕所时碰见一个老阿嫲,祖母阶级的,原来是随家人参加,三代同堂一组。阿嫲的精神更伟大了,然而第二天终于见到她寻求医药协助。

还有一位勇士坐轮椅来,他的组员十分温暖,体贴入微,这才是最显现主题的表现吧。

如果长时间无所事事,恐怕就会感觉非常饿。究竟只有三次喝豆奶的时间,而且一人只能领一盒。那些比赛,表演,电影,分享,让大家很忙,情绪高涨,特别是特别来宾的舞蹈表演,十分亢奋。

不过第二天下午时分,来宾的说话超过一段时间,我就昏睡过去,血糖支撑不足了。活动在南院大礼堂里举办,我们长时间坐在地板上,后腰和背受不了,不知应该用什么姿势才舒服。最舒服是把头枕在老幺大腿上平躺,稍放松就睡着了。

两天下来,最让我倾佩的是主办当局的统筹能力,委员动用非常多的南院生,从头到尾细细的照顾到各个程序,而且每个南院生的参与精神十分高昂,十分有效率,叫我刮目相看。

总结下来,这次参加饥饿营有没有收获?当然有的。第一,我踏出了舒适圈,走进青少年闹哄哄的世界,跟随他们的眼睛看事情,这跟凭空想象差很多。凭空想象,容易纳入我们的个人偏见。青少年参加饥饿营,或许主要目的不是了解贫穷地区的饥饿,感同身受,而是为了参与感,享受跟朋友休戚与共的激情。

不过,这种激情正是青少年难得之处。与其长篇大论的说教,饥饿营以这作手段,吸引少年参与,把世界的另一面展示在他们的面前,激发他们的关注,也不算坏事。

另,像老幺的保姆问我的问题,下一次,我还会参加吗?

我应该不会了,一次体验已经够了。绝食营倒是可以考虑。

一起动脑筋设计队旗


4 comments:

  1. 话说我这里鸟不生蛋的地方也有过“饥饿30”活动,扔过孩子去参与,一次大搞后不了了之。。。近来由佛教团体办的亲子生活营更多,一天半日的还可参与,要露营过夜的,没太大的能耐,而且没有具备零阿姨的热忱和冒险精神~:)

    ReplyDelete
  2. 是啊!小地方也有热心的人。最重要的是孩子去感受一下。可以试试文东的儿童佛学营,在森林里佛教大学,我老大12岁去过,难忘。老幺没有试过,心态差很多。

    ReplyDelete
  3. 文冬是吗?这里有热心人会安排和争取名额,机会难得,大儿子和女儿都去过,儿子去了一次就不想去了,女儿特别喜欢,有时在于孩子性格,换成我也不想参与。

    ReplyDelete
  4. 是啊,原来已有管道,多好。或许女儿喜欢同侪共济的感觉,有合作,领导能力啊。其他的不说,孩子去见识一下,不同的环境,都是很好的体验。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