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来一指

取自豆瓣

有回跟同事打屁,叹道练了那么多年的瑜珈,怎么还不能像印度大师,悬空打坐?能达到那种程度,咱们再也无需打这份牛工了。

同事说,是呀,届时开班授徒就够赚了。

我却说,都已经那个境界了,还在乎挣钱么?早超越肉体,开悟遁世去了!

看过了《露西》吗?这片子顶有意思的。导演兼剧作吕贝松一向的作品都不甘俗套,但也不敢脱离市场,不讲清高到悲天悯人,也不狗血滥情到令人作呕。

当年他拍《第五元素》,夸口喊话,要世界的观众记得他的戏,直到某某世纪(细节不记得,大意如此),让人无比期待。后来电影交货了,观众有惊艳得流泪吗?---好像没有。

大导演也得注重票房,需要肌肉和脸孔来加持他的故事。 所以《露西》其实蛮大众化的,一点都不清新脱俗,如文艺电影般,曲高和寡,微言大义。也是因为这样,导演的想法才扩散到更广一些的人群。

甭提宇宙,人类在地球的历史上是很短促的,如果看过科学家Carl Sagan卡尔萨根主持的电视节目《宇宙,个人游记》,一开始他就提醒,把宇宙的历史类比成一份年历Cosmic Calender的话,在十二月三十一日的最后的一小时,人类才出现。

人类之前的地球,已经轰轰隆隆地上演很多精彩的戏码,没有人类的参与。简的来说,这个地球上的主角,从来不是人类。只不过当代这短短的一段,人类巧好比其他物种进化得快,控制了大部分的资源。

取自wiki--Cosmic Calender

曾经跟一个小朋友聊。成绩很好的小朋友不想念医科,一心向往研究生物,考入理大接受熏陶。我们聊点宗教、科学和哲学的课题,我说任何学问的核心最终都要触及哲学,而且难免要刮过宗教,或浅或深。

小朋友说他比较信仰进化论--Darwinism,无法接受神的创造论。这是很有趣的话题,以对象的内涵作决定。一个大妈和一个乳臭未干,当然没什么火花,浅尝即止,因为脑中无物。如果我受过神学训练,大约又是另一番烟花四射,哈哈。

那也不是说我是同意创造论的。一路来,我们受了科学逻辑思考的训练,生命的起源跟进化论息息相关,不过即使是科学研究,也出现很多谜团,有待更多的发现来澄清。

考古学家不断地挖掘,出土最早的类人类hominid骨骸被名为露西,露西的学名叫Australopithecus alarensis,还不是genus Homo,相信是露西那个时代之后,方开始进化入Homo。Homo就是人类始祖,当演进到Homo sapiens出现,那就是全球人类共同的,毛茸茸的祖先了。

照着进化论的速度,人类的进化有段时间是突飞猛进的。虽然人类确实是从灵长类进化而来,但是并不是直线进化,没那么简单直接从orang utans 那条支线变化而来。孜孜不倦的考古学家没停止挖掘,又挖出比露西更早的骨骸,四百万年前的Ardipithecus ramidus,昵称Ardi。

露西三点七百万岁,阿迪四点四百万岁,我们新人类Homo sapiens开始,不过二十万年,居中的跨度,不能因为只是印在书上的一个数目字而抵消。

阿迪的出土,证实了即使人类是从灵长类Primates演化而来,但很早就跟黑猩猩chimps和大猩猩gorillas分道扬镳,各自发展。所以原始人类不是从猩猩演化而来,在灵长类发展史更早的点,始祖就分支了。

人类史有段时间,三百万到两百万年前,称为黑暗时代,因为不怎么发现当时的骨骸,科学家没有很多的资料可以还原当时的生活。黑暗时代正好也是genus Homo出现的时间。目前为止,已证实的第一种人类叫Homo habilis,是会用工具的人类。后续才有不同的Homo出现,并且从非洲迁移到亚洲及欧洲。很重要的问题是,为什么H.habilis 突然晓得应用身边的石头作为工具呢?类似的问题,不断重演,科学家们不断地问,很多时候,只有纱一般的朦胧美。

电影《露西》暗喻摩登露西开发了99%的头脑后,突破空间和时间,返回三点七百万年前,跟人猿露西碰面,两人食指相触,如米开朗基罗的画作《创造亚当》一番。两个露西轻轻一触,古人猿露西就开窍了,头脑细胞就变了,启动了人类的进化,选择增加大脑,舍弃肌肉。

各部经典所记载的神,是不是这样来启发先前的人类呢?先进和落后的比差,慈悲的神要拯救愚昧的先祖,所以不惜动身回溯,亲自点化。具体的如旧约圣经、希伯来圣经、山海经、道德经及更多的经典,提及的神,是不是看不过眼而多管闲事的未来人呢?

此神与彼神,区区看来,概念是互通的。 

无论如何,相信倚靠不断前进的科学方法,还是能够给人类一个答案的。只是,这个答案,是不是大家所欣赏的?

取自视觉素养学习网:米开朗基罗画作《创造亚当》

电影里露西对蒙昧的现代人还是有感情的,临走之前,弄了一只指盘(也是上帝/神的手指)给科学家们,交代她要传达的知识----或真理?

这是电影故事。真实的世界,也有不少人带着等待救世主的情怀面对日渐崩坏的地球,是耐心抑或姑息?


注:知识性材料取自课程:Emergence of Life, 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 其他的联想或猜测,就当胡说八道。

Comments

  1. 关于我老祖宗几亿年代的事,就不必提了,倒是错过了这部电影和女主角,有点懊恼!

    ReplyDelete
  2. 观众多说女主角面瘫。呵呵。就像都教授嘛,先进人是这样。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但愿是危言耸听

懂事的时机

不同校友不同想法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