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胎换骨

在银行碰见一个小帅哥,还没我高,亲切地唤我安蒂。这人的印象埋得太深,我的脑神经细胞一时上传不来。

待他自我介绍,原来是老幺小学高年级同班同学阿峰。因为家里住得近,他俩几次互通往来,互相到对方家里去捣蛋。现在居然变得那么帅了啊---这小胖子。从前在他奶奶的丧礼上,阿峰电传老幺,叫我们去载他出来玩,因为丧礼闷死了。那个很调皮的阿峰。

一样14岁而已嘛,阿峰有流线型的身形,他说去健身房练出来的。 随行的阿峰妈妈说,练身好啊,这样才比较不会坏蛋。大概是消耗了荷尔蒙带出的狂躁精力吧。

回来看着自家儿子的颈项,细细的突兀不动声色地长出来。相对于哥哥,老幺的成长好整以暇许多,因为有前车可参考,他幻为一只壁虎,作壁上观。

相对于我,却百感交集。这两个曾经嗷嗷待哺的娃娃,即使对他们如何情意绵绵,依依不舍,终究还是将像蒲公英般,在我眼前轻轻淡淡地划个大圈,随风飘走。

这些年来到底怎么过的啊?


 胡茬子和青春痘。。。长出来了。

我会不会有看着他们前后离开,而茫然失措的一天?

Comments

  1. 都是妈妈,明白!明白!
    LIM

    ReplyDelete
    Replies
    1. 天长地久有时尽, 此爱绵绵无绝期。

      Delete
  2. 越大越有胡渣味了,差不多可以谈恋爱了,妈妈最好别来烦。

    ReplyDelete
  3. 题外话。。。。

    发现大妈为《当今》写文章,几时M姨要发挥天线专长,去《当今》踢大妈的馆?

    ReplyDelete
  4. 哎哟哟,真是俏婆守不住寡,欸。。。不,是天生丽质难自弃!呵呵。
    谢谢阿包爆料,咱们去瞅瞅看热闹,恭祝开门大吉,客似云来。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但愿是危言耸听

懂事的时机

不同校友不同想法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