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敌人,只有服务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草创初期,挨了南丁格尔严厉的批评。1859年Solferina战争后,亨利杜南提倡红十字概念,旨在救援战场中的受伤兵士军人,不分立场,敌我双方都获得医药救治。南丁格尔发现,由于开战的双方有红十字处理伤患,减轻负担,战争得以延长,反而更多‘人’死亡。
Florence Nightingale is not against peace at all, she is concerned about Henry's action will absolve the warring faction of any guilt. 

南丁格尔这个神圣的典范,有此意见,着实令人吃惊。

不过,从创立开始,红十字站稳立场,秉着公正、中立、独立的使命,即使有其他的救援组织会偏袒战争中的一方,红十字依然保持不批评、不涉入政治,只讲救人的工作。即使不断有批判的声音出现,红十字从没偏离原则。

现实从来就很复杂,出现非常时刻,即使有关牵涉冲突的嫌犯前途,红十字也会禁止会员出庭作证,提供审判证据。因为,理事会认为此举会影响它的信用,致使独立国家不准它入境提供人道救济。

红十字紧紧维护着这个信用,因为不是每一个发生灾难的国家都乐意让外人进出国境,即使无力处理灾后情况,有些国家宁可难民饿死,受伤而死,为了保护自家的主权,硬是不肯让外援进入。

特别是比较难搞、封闭的国家。1990年伊朗郊外发生地震,约五万人死亡,骄傲的伊朗政府没有及时向国际求救,反而呼吁她的灾民“耐心、有尊严地同心协力,度过这个考验”。如果她放下自尊,及早寻求协助,伤亡人口至少减少大半。

一个有主权的国家发生灾难,灾区里的人民,能不能及时得救,端看政府的魄力。目前国际上仍没有任何条例,强逼任何国家无能力处理的时候,一定要接受来自国外的人道救援,以减少死亡。

日本仙台海啸的时候,她也谢绝国外的捐献协助,她身为一个富国,复原的能力不容置疑。然而2008年缅甸发生龙卷风,两天内横扫缅甸南部,五万人失踪,估计2百万人受影响。即使世界各地人道援助倾盆而至,缅甸军人政府顽固,拒绝开放国境,坚持由政府自家人调派募捐的资源,不需外人帮忙。结果食水、食物、衣物和药物,迟迟没有送到难民手中,使情况更严峻,浪费了时间和生存的机会。

在人祸的情况中又更复杂了。当地人杀红了眼,外人不愿置评,人道工作者只想救人,一个不小心, 被认为袒护那一方的时候,可丢掉性命,更可全部被驱逐,无法继续工作。

红十字一路来就拥护跟主流权势合作,以去到最需要救济的人身边。毕竟,控制权掌握在主流势力手中。

有个例子,在伊拉克监狱,美国兵士羞辱伊拉克囚犯的照片外漏,世界多方谴责。红十字保有探监的方便,他们为囚犯提供治疗,虽然知道囚犯受虐,却一直保持缄默。事后红十字发表声明,他们在七十个国家活跃,探望的囚犯超过四十六万名,为了工作(理想),他们不得不保持沉默。如果打抱不平,扬声评论,他们就会失去任何探监的优待。

这就是红十字为了更大的使命的妥协。 至今它仍是排名第一,世界各国愿意让路通行,开放边境给它进去救济难民的组织。这也是它跟无国界医生最大的分别。



牛津Hugo Slim of the Oxford Institute of Ethics, Law and Armed Conflict

Comments

  1. 上了宝贵的一课。人道主义原则,不是表上的纷纷扰扰,而是不为人知的默默耕耘,身体力行!

    ReplyDelete
    Replies
    1. 另一方面,红十字最为人诟病的是为虎作伥,默许暴行。例子有为受虐囚犯缝补伤口,后交付他们回到侩子手手中。这个就是无国界医生所不齿的。
      特别是诸国没有坚守国际战争条规,为所欲为,海牙法庭鞭长莫及之下。

      Delete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但愿是危言耸听

懂事的时机

不同校友不同想法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