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12, 2014

上课上到披头散发

与这个课比起来,《脑袋及成瘾》算是简单了,我想是因为成瘾课希望吸引欧美的青少年,让他们具体学习毒品和受管制药物的厉害,企望拉低上瘾人口。所以课程内容不能太深奥,提及的生理课,目前为止,还相当简略的。美国爱茉莉大学讲师的语气,相当忧国忧民,老皱眉头,虽然没有出口,却总让人以为听到连声叹气。

现实中,神经科学正突飞猛进,欧盟在资助科学家们研究《The Human Brain Project》 ,花着不少钱,目的就想搞懂人类的脑袋瓜,像过去摸透人类的全部基因一样《Human Gene Mapping》。

而这个高超的课叫什么名堂?环球健康和人道主义《Global Health and Humanitarian》。 由英国曼彻斯特大学讲师授课。

选课的时候,我以为是门教导关于如何在第三世界做人道援助,就是发生天灾人祸呀、战争呀、灾害的时候,外围协助是如何进行的?

坦白讲,也算是教导这些。但是,现实世界实在丑恶,不堪入目,课程碰触的议题,看得我披头散发,无法完全领略,脑筋更扭转打结。

实在太黑暗了。。。。

刚从报章学到一个词,‘道德勒索’。在澳洲的一间非法移民羁留中心, 十多位母亲试图自杀,以换取澳洲政府安置孩子们的机会。如此故事,我们没少听过,母亲的伟大彰显无遗。

但澳洲总理说,他不会屈从于道德勒索。这样子,算是掌权的太冷血,或是强人所难?毕竟,国有国法,她有自己的保护政策。又或,占优势的自私心态蒙蔽了人道主义?

道德勒索和人道主义,有一个历史事件凸显了它的两难。

1994年夏天非洲卢旺达发生恐怖大屠杀,Hutu族杀了1.1百万的Tutsi族,Tutsi族奋起复仇,结果约2百万的难民离开家乡,逃难到Zaire(现在称为刚果)难民营。拥挤的难民营处在Zaire暴君Mobutu统治的区域,他在当地有亲信卫队,混入难民营当他的爪牙。

1994年在Zaire的卢万达难民营 (取自wiki)

难民营的情况非常糟糕,每天都有大量的死亡,传染病肆虐,缺水缺量缺遮瓦,民不聊生。 媒体大肆报道这个人间地狱,全世界瞩目,捐款源源不绝,超过200个援助组织抵达提供救济。救援队伍和当地的协议是,难民稳定后,当局将协助、鼓励他们回乡。

然而Mobutu看到机会,起贪念,指使难民营里的爪牙阻止难民回国,结果难民营没有缩小,反之不断扩大。独裁者占天时地利,暴戾恣睢,得以继续过滤、鲸吞非政府组织募捐得来的资源,只放一小部分给难民营。

即使很多救援组织在场,还是很多难民死亡,有暴君做靠山,爪牙倚强凌弱,不准难民逃离。Mobutu的手下偶尔也进攻卢旺达,再虐杀Tutsi族人,制造更多的动荡,更多的难民。

世界各地的善意变成Mobutu方便至极的提款卡。

在地的非政府组织开始觉得愤怒,他们的工作似乎变成无意义。他们建议创立一个机制,筛选出真难民和暴君的爪牙,实行上却非常困难。直到1994年11月,无国界医生Medecins Sans Frontieres(MSF)提议成立国际理事会,派国际警察到难民营管制,处置犯规者,维护治安,设立法庭审判卢旺达种族大清洗,收押营里的枪械,建立法制。

由于提议不受理,MSF决定撤出难民营,他们认为事件的发展跟他们的理念有差,违背了人道援助的意义。当时MSF处理的范围,服务三十五万的难民。MSF离开后,约12个组织也跟着抽离难民营,结束营救。

人道主义者能够这样铁石心肠吗?弃涂炭的生灵不顾,让他们痛苦死去吗?(35万人是庞大的数目)

人道主义援助的理念是什么?难道不是政治中立、不偏不倚、 在受苦的地方出现?可以衡量他们的行动后果而选择立场么?

可是继续漠视真相的话,难道不是在助桀为虐吗?事情怎么有了结的一天?

这关于道德勒索案件,变成非政府组织人道援助行动的一个里程碑。 

后来1999年,MSF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取自MSF网站

问题:   你希望你所捐出的款项,如何救人?你是菩萨,还是阿罗汉?

2 comments:

  1. 何苦呢?去salon收拾头发,顺便洗脸按摩~:)

    ReplyDelete
    Replies
    1. 对呀,何苦来哉?可我很久没去搞这些享受了,不知现在时价几许?

      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