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4, 2014

毒品上瘾大诘问



诺拉是墨西哥出生的美国人,说话带有西班牙语口音,但魅力无边。她身为美国药瘾研究中心的执行长,每年一度举办一次跟高中生面对面坦诚谈论药瘾问题,在美国学生群中很受落。

现在的年轻人不易挟伏,要赢取他们的心,少一点酷劲都不行。所以她换下实验室白袍,套上牛仔裤高筒靴,亲自上阵,让高中生亲眼见识她科学家亲民又胸有实据(fact)的魅力。

效果还不错。

在美国,瘾君子已经突破传统的观念,从暗弄窄巷的流浪汉,变成邻家甚至自家的青少年。某天打开孩子的房门,可能发现孩子在神智高飚,空气里弥漫海洛因的味道。有些地区如Colorado,还有邻居自己在家里种植大麻,养在厨房或客厅。毒品成瘾已经是一个epidemic流行性常驻问题。

少年上瘾的除了烟酒、大麻、海洛因(价钱比较低廉)、吗啡、迷幻药、可卡因,还有通过药行获得的抗忧郁症药丸、止痛片、兴奋剂等正统药物。很多时候是从尝试开始的,社区、学校、舞会、同侪的引介下,一半的少年不以为然,轻视毒品的厉害,认为自己很强,不会上瘾。另一半则不知朋友介绍的是什么东西,相信它可以解决燃眉之急,如考试和交际压力。大部分的后果是,没有回头路,变成行尸走肉。

有区域性的研究,总结美国平民成瘾问题,在白人身上更为显著。

很多家境很好的,中上阶级,父母孩子关系良好,童年无虑,没有后顾之忧的学生,也染上毒瘾。即使想挑家里的毛病,也找不出来。不像从前坊间一般认为,一定是问题家庭,才出问题孩童。如被虐待、忽略、无人管教、无人照顾、家境贫穷复杂、父母以身试法、环境龙蛇混杂,这样的孩子才会走上吸毒之路。

实际的数据让人大跌眼镜。这个逼急的大问题,让像诺拉的机构大伤脑筋。不像我们东方国家,瘾君子是犯法的,被发现的话,执法当局可以抓起来关押。如果拥毒超过某些重量,在我们国家还是死刑。

美国人的观念中,瘾君子是病人,他们的脑袋生病了,应该同情及协助,而不是惩罚。所以毒品成瘾研究机构的方向,除了设计教育群众的计划,也大事研究人类的头脑如何成瘾,希望找出解决方法。

毒品上瘾是行为问题,还是纯粹只是生病了?就如糖尿病,高血压,某些程度上,不是病人咎由自取。

其实糖尿病或高血压,跟生活习惯有很大关系,病人本身脱不了该担当的责任。可是科学家又找出相关基因,认为是造成这种代谢疾病的罪魁祸首。就如上瘾,科学家也研究出,可能一半成瘾者是基因的贡献。所以没上瘾的人,不该judge带审判的态度对待瘾君子。

如果有一位乳臭未干的酷弟弟,问这个问题:“其实上瘾不就是因为带有容易上瘾的基因吗?”

这个弟弟用功,不甘单方面被大人喂食恐吓,自己有查过资料。那么权威们该如何回答呢?这变成伦理道德大诘问。

如果跟基因有关,那么上瘾是因该被谅解的?

有趣的 是,去年十一月,诺拉代表美国成瘾研究医学界,拜会达赖喇嘛。那是一个会议,《 Mind and Life Conference on Craving, Desire and Addiction in Dharamsala, India》 ,除了佛学学者,也有基督学学者赴会。这真是跨界大突破,科学界和传统精神信仰专家携手,商讨如何解决当今人类世界最大的难题。

现代的科学家真是不同,他们居然能够放下身段,虚心回头从宗教寻求某些解答。

这里有诺拉贴上她跟达赖喇嘛的面谈。诺拉啰啰嗦嗦解释她机构的研究,希望跟精通冥想的僧人学习交流,来协助瘾君子脱离毒品的控制。目前科学家走的方向,是靠药学,用另一种化学品来取代毒品,减少瘾君子的依赖,但效果有限。

她对佛教教导的冥想有兴趣,想了解他们如何降伏脑中的欲念。因为对毒品的渴望,就是一种欲念,十分难控制。近来学界有研究,通过冥想打坐,可以戒除烟瘾酒瘾,所以科学家很想明白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科学家研究出脑中的‘default mode network’使人特别渴望重复,造成他快感的行为,而有实证冥想可以控制这束脑细胞。 所以诺拉希望,通过神经科学研究,发挥加强自律的神经线迴路。“devise new neuroscience-based technologies to assist in strengthening self-control circuits.”

长达两小时以上,细心看完的话,可以了解,其实科学和宗教,终究还是宿途不同归。 为什么?究其原因,还是由于方向不同。达赖喇嘛重申,还是因果,当一个人拿起毒品,接下就促成结果,所以还是咎由自取的。

科学家注重物质化学,佛学讲的是意象;科学家专研至微小的分子,佛学讲“世界就在方寸之间”。一个务实,一个抽象;一个近代,一个久远,哪一个会是人类欲望的解答?

如果做得到,冥想当然是最方便。心生,种种魔生;心灭,种种魔灭。 佛学讲的又是,捏熄这个念头,before it's too late。


不一定通过佛教冥想,用心力达成戒除毒瘾的现身说法。

6 comments:

  1. Replies
    1. Eee。。。。应该算是我写的啦,转载是优管片段。资料很大部分取自NIDA和相关网站。文笔不怎么样,实在不好意思。截自别人写的,应该会注明吧。

      Delete
  2. 宗教似乎可以解决大非大过的事,因为犯了滔天大罪,所以有些瘾君子成了牧师,有些杀人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但解决不了芝麻小事,比如小人心胸的狭隘问题,他们游走在是是非非的灰色地带,懂得为罪过找借口。

    ReplyDelete
    Replies
    1. 世事没有绝对吧,这样说来开脱。
      那个跟达赖喇嘛的会议,大概是最后一天,有个神经科学家,如果我没弄错,就是上面贴的优管主角Marc Lewis,他问达赖一个重要的问题(也是问在场的同行),到底毒品或任何上瘾行为,是脑部疾病或行为失控?
      为什么区别很重要?据他说,如果是疾病,那就是他和同行的责任;反之,如果是行为,那就要由身心灵专家处理。医师用药,心灵专家加强内心力量,方法完全不同。
      Marc Lewis自己是靠信念力量戒毒,187次种种方法之后。所以他特有感触吧。

      Delete
  3. 很多东西至今没有解答, 人类继续追求下去。。

    ReplyDelete
    Replies
    1. 噢,这种智慧真是学无止尽。闲空时咀嚼一下,几有味道下。

      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