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3, 2014

奇异果的寄宿家庭

美国美眉奇异果在吉兰丹州的北部,寄宿在一个马来人家里。虽然她不尽然过得快乐,但这个家庭很有意思。

她的义父是巴基斯坦Pashtun族与马来人的混血,高龄74,年轻时曾经留学美国。这个年龄的马来人,有机会留学,特别不简单,机遇和智力都不浅。他经商,频繁来往泰南丹州,生意多元,用品土地,什么都做,腰缠万贯,妻子四名,儿孙满堂。

这个爸爸的威严照耀整个家族,后辈的家庭教育包括宗教信仰都很特别,跟一般马来人不太一样。家里还有泰裔媳妇,有上泰语小学的小孩,后转去国际学校,不上国中。

奇异果在面子书上观看她的义弟和老师辩论伊斯兰课题,精彩万分。我问弟弟什么年纪啊,居然挑战老师?

奇异果说义弟16岁。而且用英语辩论,所以奇异果才读得懂他们在说什么。

实在是了不起。第一,这么小的男孩,为了捍卫自己的信仰,居然胆敢反驳长辈。因为普遍上马来人很尊重长辈,不敢许逆长者。那位老师不断倚老卖老,无法以理驳之,只能说男孩无资格论教,家人的信仰走岔道,必须尽早回头是岸。男孩则讲老师心胸狭隘,井底之蛙,不知天下之大,之多元。

第二,这番年纪已经了解自己的宗教,何处是优点,何处是弱点,据理据争,毫不含糊。

老师就是一般教育体系培养出来的教育者,接受的都是官方、民间清真寺给于的思想。规规矩矩,任何异端,就是兴妖作孽,养痈遗患。

这位留学美国的老头,教导他的子孙不同的伊斯兰教育。平时他们不去街上的清真寺,不跟他人一起礼拜,他们宁愿在家里祈祷。为什么呢?因为无法苟同清真寺里伊玛目的教诲,跟自己那套有别。

老头教导孩子们,这里所教的穆斯林道德教条,太作茧自缚了。平时他家族里的女人都不戴正式的头巾hijab,最多出门时盖一件纱布,除非上学校,放学后就除下。这在丹州很另类,旁人的眼光足以引起皮疹,幸亏他家富裕,常做慈善,广受尊重。

奇异果说,义父觉得天下只有可兰经是需要尊崇的,因为是阿拉亲自的教诲,另一本圣训Al-Hadith,是先知默罕默德言行录,由后人所编,因而有次等的重要,不需死守。后来另加的总总fatwa,都是人为的,有待商权。

我相信他的意思是,身为穆斯林,唯一膜拜的只有一个全能的神,不可违背的只有祂的教条。

当然,奇异果的义父不是这个岔派的创始人。

我们会谈起有关话题,是由于我说长豆有个想法。之前我和长豆在谈伊斯兰(泛指)越来越封闭的种种措施,有强烈的排外性质;与基督教历史作比较,我问长豆,会不会跟黑暗中世纪时代的基督教相似呢?政教趋向合一,结下无数恶果。因为政治的基本盘是利益,跟宗教的宗旨差很远。幸亏基督教出现改革者,如马丁路德。

长豆说,或者因为穆斯林没有配合时宜诠释可兰经,在当代应该有新的诠释,不能因循守旧。也许伊斯兰也将会出现改革者,把世界的穆斯林带到更完善的道路。历史总会重复的不是吗?

 他这番话真叫我另眼相看。

而奇异果的回答也吓我一跳。她说,她的义父也相信有改革者,而且这个有能力的改革者就在美国。美国某地有一岔派的伊斯兰传教士,就是她义父所跟随的教派,宽容多元,更符合伊斯兰的精髓。可惜她忘了该人的名字。

很多穆斯林把柯梅尼当作伊斯兰的改革者呢。 70年代开始的伊朗伊斯兰革命,把君主国改成伊斯兰国,世界穆斯林的士气尊严提高了,然而事后的发展,伊朗成为世界强国了吗?她具备梦想家关于伊斯兰乌托邦的条件了么?最基本的,伊朗政治经济因而排除贪污滥权了吗?

奇异果和老幺,在新山印度玻璃庙。

10 comments:

  1. 最近都在讀你之前的博文,因為真的可以體會到很多東西。

    喜歡看你寫長豆和奇異果,(年輕時)到異地久住一會,就能促進個人思考,有自己獨特的想法和判斷,這在很多亞洲少年來說都是罕見的。那天我在網上讀到姜文帶到兩個孩子到偏遠邊疆地帶住上幾個月,成果一樣是令人耳目一新的。

    真是行萬里路,勝讀萬卷書啊!

    ReplyDelete
    Replies
    1. 我的三个外甥都参加这个交换,一个去德国汉堡,两个去日本。真的是很好的经验,回来后孩子们成熟很多,脱去刁蛮恶习;因为在外人的家里,多少挨了一些考验。

      Delete
  2. 眼界打開!我居然要通過一位美國美眉來認識伊斯蘭教,我真該打

    ReplyDelete
    Replies
    1. 你云游四方,多少会碰见有趣的人物吧,交谈之下,所得更多。

      Delete
  3. 所谓改革,只是比较符合世俗观,或与时俱进的诠释,始终无法抛开一切束缚,化整为零痛改一番。以什么什么名堂改革,好像借来用的工具,改革不了自己和别人的命运。

    随便说说。

    ReplyDelete
    Replies
    1. 呵呵,要不换个名堂叫transformasi,甭太花力气。

      Delete
  4. 潛水太久,浮上來透個氣。

    話説我已經過了那個可以當交換學生的年紀啦。(嘆)

    ReplyDelete
  5. maileng-maileng.blogspot.comApril 25, 2014 at 9:55 PM

    晒个月光才潜回去吧。

    是来不及, 那就生块叉烧让他或她去, 替你还愿呗。

    ReplyDelete
  6. 大马是个很有意思的地方。这个夏天,我会去亲身体会一下。

    ReplyDelete
    Replies
    1. 万里之外的想象,隔袜瘙痒呀。我们急的快发狂了,文莱已经沦陷了,正式实行伊斯兰刑事法,大马正在危如累卵,各方吵个不休。

      不过,还是欢迎你们回来,看看这个东西文化交织的地方。如果有经过新山,联络我吧。

      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