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17, 2016

好奇鬼灵精

家里小孩耗尽我十多年的青春岁月(嗯嗯!)之后,种种艰难终于过去,至少夜里不需那么烦恼,辗转难眠。问题是,我们家李慕白离家出走两个月了。

这只临到中年的老处女,从来不会在外逗留超过一天,也不常出门,都是我们疏忽没隔好她,电动门打开,她一时兴起才会溜出去。也不知到哪儿玩耍,应该只是附近,玩个把小时,或者凌晨时间,就会看到她守在滑动门前等我们放她进来。还是家温暖。

近年来即使门户大开,她搭理都不理,原地躺着不动。李慕白在我们家过了九年,身为一条看门狗,算是尽职的。谁知道她经历了那些荆棘啊?盗贼在屋顶上移动时,她一定吠得沙哑了,可惜无可奈何,因为他们掀屋瓦进屋。她赶过数次爬篱笆跳进来偷鞋的贼,闪避过投进来爆裂的长灯管。她的听觉灵敏,更年轻时,抓了老鼠爱放在地板明显处邀功。连飞低的鸽子,她也曾扑杀过。

这些本领是不是与生俱来的啊?米克斯(菜狗)的基因里都遗传这种好因子吗?她没有愧对自己的名字呢。

九月末,有天下午她乘机溜出去,到了晚饭时间仍不见踪影,我们仨找了几天,无消无息。我一直懊恼,为什么李慕白重新要出门找乐子呢?是不是家里的饭难吃,她宁愿去路边翻垃圾?
伊丽莎白女皇。好想念文静的她,我还在等她回家。

逃家的时候,李慕白带着狗狗的防舔咬颈圈,而且还有颈带,一看就知道是宠物。我们是旧花园,车水马龙,狗儿无法离开太远。最大的可能还是有人收留了她,关在家里。

我出门时看到街边的狗儿,都要反射性的放慢速度,仔细分辨是不是我们家的不屑女。这条狗反复患上皮肤病,医生认为病因是食物敏感,所以我们给她换去敏感狗粮,价位是普通货的三倍。她也不再当剩饭剩菜的处理机,饼干零食花生榴莲西瓜全变违禁品,我想那是她最悲哀的事。狗粮吃了数月,她就离家了。

家里一个星期无狗,心里不踏实。刚好柔州流浪狗收留中心搞领养活动,我们仨就去选了一条一岁大的狗宝宝回家。

当然不是出身名门的血统。这条也是米克斯,毛色混杂,活泼鲜跳,是老幺看中的。

过了几天适应期之后,她的爆肝指数就显示了。爆的是我的肝。

我又回到孩子小时候,绞尽脑汁跟他们过招的心情,这次的对象是这只畜生。真是一种米养百种狗,前面的例子不能复制在新的案子上。老幺跟我说,她好啊,这么聪明,是条好狗啊。我嫌她太聪明了,叫我计穷。如果她生为人,肯定比咱家两个呆瓜更让家长脸上有光。

李慕白小时候有我爹收拾,教得服服帖帖,很快就没造成什么麻烦(有的话,已事过境迁,也忘了)。李慕白既怕又爱我爹,只要他在屋外做事,她总是保持距离,步步跟随。不敢接近是因为怕我爹嫌她挡路,一脚踹过来。他俩的背影,人在院子里喝咖啡阅报,狗在人脚边静躺,老人与狗的画面,还留在我脑里。

我凶得不够,哈比人出头,男人比较恶,下手重。然而,新狗曾在收留中心住了一年,几千只狗中磨练了她的本事。她的反应和固执,叫我无策。心中虽气,又赞叹她的智商。

到底还是淘气的好奇宝宝啊,喜好千变万化,层出不穷。重要的是,我在院子做过的什么事,她都要用牙去了解一番。还没有脱口腔期的宝宝,留给我们的是七八双损坏的鞋子,扭曲的铁衣架,衣夹子碎片,破洞的床单,摊在地上肮脏的衣服,沾满狗毛的裤子,凌乱的垃圾,三番五次翻出盆子的泥土,坏掉的水喉管,破裂的泥土袋,无齿的刷子,碎掉的花盆,断成两截的可乐铝罐,碎成雪花的报纸。。。

这个单子还在增加当中。

掏尽脑汁也无法阻挡她靠近晒衣架。她闯关成功后,总用一种暧昧的表情看我,是在嘲笑?
回家第一天,硬是要跟随进屋里,不屈不挠。没看到人影她心里慌张。那时我们不了解,这种身手,其实是钻洞达狗,跟老鼠学的吧?

第一夜睡觉,自己选了登高的床。稀奇。单纯无辜的表情。第三天开始就大开噬戒。像戴面具的蝙蝠侠,Baddog破坏王。

经过两三次惩罚后,一听到我的声线提高,或是看到我脸色阴沉,马上自动跑去那里罚站,等我来拴住。她很快就把我的怒气和该地方串联一起。其实没多久,她就发现解开铁链扣子的法子。这个脑子是吃什么长成的啊?

4 comments:

  1. 哈哈,很street smart的小家伙。

    ReplyDelete
  2. 我天天被她气歪,打骂都没法度。

    ReplyDelete
  3. 可造之才的特性,慢慢教~:)

    ReplyDelete
    Replies
    1. 瞧她有点牧羊犬的血统,可塑之才,只是遇到我们家,不知是我们的不幸或她的遗憾。如果在农场生活,就可以好好发挥了。

      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