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5, 2016

看多了爱情片

大伙坐一圈,我的朋友问他话呢,我等不急待他的反应,总是抢先替他答。当着大家面前,他问我:“怎么,你是我的代理人么?”

好好好,我不替他回答。“那你讲话速度快一点。”,我暗示他回话得加快,而且发音清晰一点,对方可听不清楚。纳闷呀平时学生们怎么听他的课,有没有神游太虚。教课的人含糊不清,说话又慢条斯理。现代的年轻人大都急先锋,哪有耐心等你慢郎中。

其实连带一点点压他气焰的迷思。好吧,他成名了,回到我面前,还是矮我一截。这是天赋的事,由不得后天努力。最多在他人面前,我给他留点面子。

呵呵。

圣诞节他在社交媒体贴上的一首新诗流传开来。粉红的巴黎黄昏景色,最近他在欧洲的独行印记。用行动电话偶尔摄获的美景,这是可遇不可求的运气。难怪他抒情澎拜,得诗一首。几十年都不曾写诗了吧,平时都是硬邦邦的公文。

可为什么巴黎?

我知道。

第一次的巴黎,是分手的要求之后,依然的信任。刻骨铭心啊。刚正式分手的情侣,结伴共游巴黎,我说这个男的,怎么这样逊啊?头壳坏了吗?分手是女方提出的也!

他不需要解释,我们这些若干人等,充其量只是路人甲。一个男人很爱她的话,韩剧的桥段原来真会发生。

浪漫唯美的巴黎之旅回来后,两人分道扬镳,各自走各自的阳关道,从青涩走入熟年,对方都知道各自的发展吧?说到这儿,压根儿还是现实版的韩剧style呀!

别怪我鸡婆八卦想多了,新诗的特色就是既含蓄又直接。这会儿,我也看多了两部华语爱情巨片。少女时代和青春,都留不住,任谁也留不住。

这次的巴黎,他写:

“世上最遥远的距离,是在神话般的光明之城,看着你在颠婆的路上,渐渐的陌生。。。。。”

怎能不陌生呢?两人分歧越来越远,曾经的美好,即使希望它会凝固,但你都懂的,没什么是永恒的。就如他写的:“曾经的美好,仅如香榭丽舍的灯火,始终要归还给天际线。”

就还吧,谁欠谁呢?

宁可他是为赋新词强说愁。那我就(才)放心了。


这当然不是他的巴黎。是我的,朦朦胧胧,冷刺入骨的巴黎,一点也不浪漫。

4 comments:

  1. 马大中文系里有酱多的青春可人小美眉,教唆你老弟搞几场可歌可泣的《窗外》啦~~~~~

    ReplyDelete
    Replies
    1. 阿包也是鸡婆八卦想多了,张冠李戴乱乱对号入座。阿弥陀佛。

      Delete
  2. 这样神来一笔,可以迷倒很多美眉了。

    ReplyDelete
    Replies
    1. 唉唉,追女的落伍桥段,现在还管用吗?

      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