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4, 2015

2千万或无

加拿大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的Dr Kiley Hamlin,一位儿童心理学学者,长期做婴儿研究,观察还没从家庭、社会及机构受教育之前的婴儿心理表现趋势。就是刚从娘胎钻出来的新生儿,其实已经有了自己的价值观。

最简单的现象,就是集在一起的初生儿,常常其中一个哭了,其他的闻声,或眼见了,都会同声一哭,为第一个哭的同侪感同身受,十分有同情心。

Dr Hamlin的研究方向很特别,她探讨人类初生的时候,是不是真的符合中国哲学家孟子的性善论。孟子的理论着点是:“仁义礼智,非外铄我也,我固有之也,弗思耳矣 。”人与生俱来四种善根,不过此善根需环境妥善的培养照顾,方能茁壮成长,达到仁义礼智。

根据她超过十年的研究,还真的发现婴儿身上带有这些孟子所言的善种。研究的宝宝没有局限在东方人种,而是随机的。很多宝宝表现出同情心、自动助人、有识别恶、不喜欢会伤害别人的人,也晓得拒绝不公平的给予。

不公平的分配,不仅是新生小人儿会厌恶,即使在哺乳类动物的身上也见到同样效果。Brosnan et al 2003年发表一项研究,他们把两只猴子各自关在隔壁的笼子里,指派猴子做一样的动作,然后奖赏食物。当两只猴子都拿到一块黄瓜为奖赏时,平安无事。然而,做一样的动作,其中一只猴子连续拿到葡萄,另一只拿到黄瓜,后者见到隔壁得到好料,它就鼓噪了,宁可抛掉黄瓜,不吃抗议。
取自wikipedia--Ultimatum Game

有一个很出名的实验叫Ultimatum Game(最后通牒赛局),类似以上的实验,两组人接受不等的钱额或拉倒。除了念经济系和心理学的学生,其他的学生全部都不甘心,不肯接受不公平的待遇。

这是一个很好的普世 例子,充分支持孟子关于义的理论。“不受嗟来之食”,当配给机构心存歧视,受者宁可什么也没有,也不领取打折扣的待遇。

从另一角度来看,经济系和心理系的学生蛮聪明的,因为虽然是少了,至少还有钱可以拿,比完全没有强,所以他们归类于‘理性的一群’。其他的学生宁可一分钱也不要,拉倒游戏来惩罚另一个同学,使对方也领不到钱。细想起来,有好过没有,不拿不就很不实际吗?

关于这点华人有另一种解释的方法---韩信胯下之辱,忍辱偷生,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现在妥协,为以后着想,来日方长。冲动不能解决问题,固然少了,还是先拿了算,至少有资本可以解决燃眉的急事。

孟子与韩信,谁比较聪明?

UBC的Dr Hamlin与同侪对人类或猴子对不公平的自然反应,从进化论的基础,有一番见解。人类不仅遗传生理上的特征,连思想与价值观也遗传下来。未被社会教育熏陶的婴儿会识辨善恶、对公平有情感反应,其实是遗传下来的生存必备条件。

婴儿喜欢善良的人,讨厌凶恶的人;同侪遇到难题时会感同身受;对不公平的待遇感到愤怒,这些是因为人类群居生活中的要素,即使年龄小,他也知道同舟共济、并希望碰到好人照顾他,让他可以安全地长大。

那么不公平的愤怒或妥协,有什么解释呢?用进化论来猜测,为什么全球各地的人普遍上宁可不要分毫,也是因为人类遗传的道德反应。因为,如果没有让对方看到自己的愤怒,恐怕以后对方就会食髓知味,一而再再而三地taking avantage,那长远来说自己就亏更大了。

五千万、 两千万拨款或无,在马来西亚,我们‘少数’的人口,怎么就是常常被推进这种交战呢?

取自大榴莲

2 comments:

  1. 复杂的理论又让我的简单太沉重了。。。鸟人之所以越来越嚣张,是因为长期以来的纵容。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