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7, 2015

再见康桥

video
附庸风雅记。----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风衣扑扑,记不起诗歌,带不走半片云彩----有一点点心动,剩下的是滑稽。

再见康桥

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輕的招手,作別西天的雲彩。

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陽中的新娘;
波光裡的豔影,在我的心頭盪漾。

軟泥上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搖;
在康河的柔波裡,我甘心做一條水草!

那榆蔭下的一潭,不是清泉,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間,沉澱著彩虹似的夢。

尋夢撐一支長篙,向青草更青處漫溯;
滿載一船星輝,在星輝斑斕裡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悄悄是別離的笙簫;
夏蟲也為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橋!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來;
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1928.11.6 徐志摩

夜里问候弟弟,贴上一张家煮鸡肉咖喱美照供他望梅止渴。

这家伙好样,上一次吃到肉不知是何时,居然说只怀念榴莲。马币兑换英镑已经6.67,马大汇入的津贴付了房租,只能啃面包了。

再说,在伦敦唐人街杂货店可以买得到榴莲啊,前提是,常去突击,守得云开见月明。那股劲,当然是划算不来。

临飞一日,弟弟才来抱佛脚,急求简便晚餐攻略。我和大姐传去不少罐头、速食、微波炉、超市杂锦变身法,到彼岸,他只能速速领悟靠自己。谁叫我们大马的熟食文化太方便,即使单身,依然没压力务必学会烹饪救小命。

我和哈比人访剑桥是几年前,如一般庸俗的游客,匆匆一日游,美景当前,点到为止。更多的是,害怕惊扰了古老学院的凝静和庄重。这里汇集了全世界数一数二的头脑,也没少数一数二的天之傲子,气质高贵的亚裔和中东裔青年及他们的顶级跑车,在学院前喧闹。

弟弟只去剑桥几个月,做短期研究,研究两位马来亚裔baba学者。马大肯放人,剑桥愿收援,叩谢皇恩。其余的经费等,自己顾自己。

待钻进了校园,之前的克制节约就有了回报。波光潋滟柳条柔,如此春来春又去。现在入秋,更是美丽。处处角落是历史,名人迭事层出不穷。

友人说他在剑桥逍遥,逍遥这二字入耳重甸甸的。



p.s.最近不断在社交网络搞笑当跳梁小丑。气氛不好呀,只得苦笑度日。连苦笑也做不出来时,真的不知如何是好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