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毒太深


我喜欢武侠小说、武侠电影,少年时候浸淫在武侠世界里,当时又是汉语武侠世界的巅峰时期。我们有那么多的美好经典,提供年少轻狂最迤丽的憧憬。

我只去过一次嵩山少林寺,那是少林寺还未商业化之前,景色自然是很赞的。

去的时候是九十年代,脑海中至今留下的一幕,居然是一位‘惊艳’的男僧,其他的点点滴滴则忘光了。记得我在寺里逛,初来咋到古国博大精深的文化氛围,头脑微醺着。前方几步有一个女游客跟简陋木桌后的一位僧人买香。对比所见过的各式各样的正牌古刹和尚道士,这个年轻和尚实在太帅了,像一个外星人般处在这古朴又昏沉沉的环境里。

颜值这么高的青年怎会出家?画面太突兀,不仅是我的好奇心难伏,那位香客也忍不住轻声问道:“请问师父是僧人么?”

在一间正经古刹里问一个穿正式僧衣的光头男人是不是和尚,大概与问我们花园里的居家庙里,穿polo条纹恤一口烟熏牙的所谓居士,意义不太一样?

那位气质儒僧正色扬眉,反驳道:“我不是僧人能是什么呢?”见到师父生气了,我也不敢趋前,立马转身走了。

原谅问者无心吧,事因您长得太俊美了。

慈眉善目的佛陀眼皮底下,一个气质出众的清秀僧人;事后我不由自主地联想起张曼娟的短篇、席慕容的诗歌,或白蛇许仙的宿命论,非常东方的爱情故事。关于投胎一世又一世,等待机缘把一对命运互相牵制的男女挪到一起,击出火花。

可见我中毒真深。

《缘起》  席慕容

就在众荷之间        我把我的一生都     就付给你了

没有什么可以斟酌     可以来得及盘算
是的    没有什么   可以由我们来安排的啊

在千层万层的莲叶之前
当你一回眸

有很多事情就从此决定了
在那样一个   充满了
花香的      午后

还亏是学理的人呢。可是用科学来解释爱情未免太枯燥,能感动谁呢?

身边的一群小朋友,接二连三届临喜欢(应该交往)异性的阶段,岁月催我老啊。不知为什么心急的人爱来跟我讨教,仿佛我是什么教主似。

我能教他们什么呢?年纪一大,功利的考量免不了蚕食这本该最单纯的化学反应,出手怕会事倍功半。我只能反复地提醒大人,忍住别插手,借出耳朵就够了。

无论小朋友选了那条路,一路都是风景,都是学习啊。


几十年前一个头脑发热的男孩送给我的席慕容诗集。还鹊桥呢,真是可爱。

Comments

  1. 别太功利了,忘了你曾经在鹊桥上的风花雪月~:)

    ReplyDelete
    Replies
    1. 功利的是别的大人,不是我哪。我尽量耐着性子,天真无邪了。

      Delete
  2. 介绍M姨看《花千骨》(http://www.drama-asia.se/%E8%8A%B1%E5%8D%83%E9%AA%A8-the-journey-of-flower-%E4%B8%AD%E6%96%87%E5%AD%97%E5%B9%95/)

    阿包在上海卖笑时迷上的。。。

    ReplyDelete
    Replies
    1. 天啊!54集嘢,叫我怎么睡觉?而且这个男主看起来太娘,没有比较man一点的演员。。。。吗?

      叫我想起若干年前的台湾马景涛,实在酥的。

      Delete
  3. 可能是 "段譽轉世,不見語嫣,念及虛竹,決意出家"。。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但愿是危言耸听

懂事的时机

不同校友不同想法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