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 2017

较劲

校假回家一趟,母亲老了,爹走之后,她会常提醒我,有时间回来吧。

家乡里的亲人,有的过得好,有的不怎么样,有的很糟。过得不好,早期的选择历历在目,按了什么钮,十年二十年过去,效应来了。然而,当初手指使力的时候,谁有神通可以预测未来?没有什么事情是简单的,当中世事变化,自身也变,环境/内心,没有一刻是静止的,没有隽永,变化才是隽永。

回到家,陪母亲去吃早餐买菜,她总要路过时告诉相熟的早餐客,“哪,我女儿回来看我啦。XX,你不记得吗?住新山的女儿呀。”

带点炫耀,或交代的味道。过年时,我不一定露脸,常常很急就要返工,女婿通常不会要多住一日。

可想象她跟老kaki打牌时,如何把家里的鸡皮蒜米拿出来“交换情报”,也互相较劲。孩子的成就,孙子的成绩,去到国外哪里旅游了,探访她的频率,送她的金钱礼物,都是维护面子的子弹?或盾牌?

如此这般的消息,在那些老人的圈子里来回荡漾,如钟摆,一摇一摆,日子就这么流逝,他们的寂寞依旧。

甭提那些衰老的头脑还记不记得我,其实我才不记得他们是谁。陈年旧事,对他们而言历历在目。小地方日子过得缓慢细腻,繁忙都市则叫人茫然,时刻追赶跳,事事迫不及待,不clear cache脑袋无法运转。近期不相关的,逐渐忘了。

或许对那些老人家来说,其实时间已经停止?

因为没有生活压力,没有欲念,没有追求,所以日升日落,早已没关系?所以记得住琐琐碎碎,容得笑谈八卦。

只要她卯得出力气大声嬉笑,我们就可以庆幸了。

其实,家乡已经变得面目皆非。我姐说共事已十多年,同事却在背后议论她的穿着,既然她不是穆斯林,干卿何事?道路中岛挂着加夷文的布告,不是私人公司招牌,而是市议会公共告示。虽然在别处,脸书的加夷文广告也立上去了。走到该处有当机的感觉。

这种感觉,坦白说,并不好受。

4 comments:

  1. 别难受,你家乡终于开了一家戏院,乡亲父老乐翻天,像久逢甘霖,尽管看戏时会被闭路电视监视,但只要静静看戏就好,别胡搞~~~:)

    ReplyDelete
    Replies
    1. 这戏院比加马宛迟了多少年呢!票价倒是追得很急,媲美新山。也许将如曾经的过路收费站,短命。进戏院胡搞什么呢?真是,平时扣得窒息,才会在暗处胡搞。小朋友应该多接触异性,学习相处之道,才会适当的自我克制。

      Delete
  2. 上一代人还可以在家乡过些平静的日子,我们在都市追赶跳到没力了,不知能否有个安乐窝安享晚年~

    ReplyDelete
    Replies
    1. 反而,你的孩子们长大后,回家探望变得更困难。因为他们主要选择到世界各地发展,留下来落为最后的选项。想孩子给自己端杯水,他得一年前安排好行程,飞一整天,才能出现在你面前。

      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