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9, 2015

管理太糟了

老幺几乎乐在其中,忙不迭地在其面书上贴照片。每一个来过我们家里的洋学生,少不了受邀跟他摄一张合照,下一秒就见他忙着上载到网络上,得意洋洋。

乍看不就像是某集邮女星或男星?----这个臭屁孩的虚荣。

所以当我们两公婆表明意愿,以后不肯再接待这个组织的异国交换生,老幺第一个反对,嚷道:“我要嘞!”他不是首当其冲,受“害”的是他老妈老爸。他不过听一点看一点,没有身陷泥淖,感受没有我们激烈。

上一届我们和长豆的关系经营得美好,经过的是是非非,毕竟只回荡在我们及长豆之间,同屋瓦下的纷争,双方取开放态度,冷静下来处理后,关系更加稳固紧密,自然而然地酝酿出真感情。

这次却是外来的失误,让我们遭殃,心中特别气愤。

今年初年糕的个案传到我们耳中,组织当局通过柔州的负责人试探我们有没有兴趣。那为什么组织总行选择编派年糕到柔州,理由不可考,登州那儿没有愿意接待大男生的马来家庭。穆斯林家庭乐意接待女生,接待男生的意愿就很低。女儿、妻子跟没有血统的男人同处一屋,即使是正式养子,穆斯林心里的禁忌依旧多。

 结果拖延很久,年糕都找不到新的接待家庭,耗溺在登州负责老师的家里。后来登州负责人听说了我们这家人,由于之前已认识,她就伸出橄榄枝。未答应她之前,我心里也盘算一番,大半年已过去,学生没剩几个月,何况他已过18岁,算是成熟的人,应该不会给我们太大的问题。

同情心泛滥之下,我和哈比人秉着助人为快乐之本,答应让年糕搬进我们家。 然而,我还是小心为上,先查明柔州的负责老师表示欢迎年糕,才答复登州的负责老师,毕竟多一位学生,就多一个人需看顾。一拖延下,没等到我的答复,年糕的登州养母就撒手归西。

人算不如天算。我事先瞻前顾后,等到年糕一来,上学过日子,生活上轨道了,他没出什么问题,问题反是柔州负责人,简直是放养不顾,从不前来见年糕一面。年糕不断收到老师要约见的简讯,又总是被放飞机。甚至有一次刚好哈比人和我带着年糕到负责老师的家附近办事,我想既然那么近了,不如去她家碰个面,岂知老师以生病为由,拒绝见面。

(摄于技安艺术馆)年糕需要包青天为他伸冤!来自小国,名不见经传,有的人就选择忽视他。

事到如今,左看右看,年糕那里长得不好,八字不合,老师总是有事无法见他,甭提在新山安排活动让他参与。每一地区的负责人理应照顾他或她手下的交换生,不仅处理他们的准证,学校,也该定期安排活动,让学生融入当地社区,学习在地文化习俗。另外,也该掌握交换生的情绪问题,做学生及领养家人之间的调停人。

大概上一届我们和长豆之间的问题,全靠我们自己解决,这次负责人搬碗照煮,忙着她自己的事,总以忙碌为借口,不理睬年糕。如果仅是没活动,没跟老师互动,那倒还罢了。年糕不小了,心中既使不平,还能说服自己忍耐。

问题是,年糕的学生准证居然没办好,害得他落入非法地位。为什么没及时办好准证,这又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互相推卸责任的问题,另我们十分厌恶。准证没办好,而我又太信任负责人其实有去办,结果我们预先买的新加坡影城入门票,及酒店,年糕的份,泡汤了。

年糕跟之前的家庭,没有外出旅行的机会,这次到新加坡计划,是久候的礼物,等了十个月。相较其他交换生,他实在很不幸。因为居然临出国前一天,我才收到急电,年糕不能出国,一出境就无法返马,他的学生准证还没更新,旧的已经过期了。

组织如此办事,当时我急得想杀人。超过一个月的时间, 三番五次的提醒,我们需要年糕的护照,这边说没事,那边说没收到,结果是一场灾难。四月二十九日夜里十点半赶到负责人家里去取护照,四月三十日星期四早上,一听到准证过期,我等不及负责老师放了学才去移民局弄,跑到学校领出年糕,催总行赶快传真给我,由我带着年糕赶去移民局先领号码。

一到移民局发现,原来不仅是学生证过期,连暂时居留签证也过期。所以年糕已经犯了法,又碰到全国移民局电脑系统整修,无法连线,万事只能等到五月五号。万事俱休。本来想好好利用佳节长假玩一玩,结果万念俱灰。我们只好把年糕落下,一家人照旧去新加坡,度个主角缺席的假期。遗憾淹没大家的兴致。

柔州负责老师推得一干二净,声明错不在她。可是明眼一瞧就清楚,我也无精力与她辩论。我们家收留一个非法外国人,从四月一日开始,到五月十日,准证依旧没办好。负责老师没有自己去办,把任务交给另义工去做。直到五月十日,哈比人受不了了,软硬兼施,令我自己带养子去移民局。

十一日我和年糕去了两趟,把签证和学生证都办好了。一点运气也是有的,十日当天移民局才回复连线,之前仅是早上八点至九点半有线,义工却无法尽早带年糕赶去,明日复明日,万事成蹉跎。

若不是移民局理亏,断线进一星期,恐怕年糕要被罚款的了,非法逗留超过两个月,罚一千元,延迟学生证又每日罚若干,要是移民局真执行,年糕不就焦掉了,何况是无故遭殃。我告知负责人,她却说我本来就不应该去弄,她正在处理中。真是五雷轰顶,跟这样办事态度的人共事,还有什么指望呢?

去不成新加坡当天,负责老师就鼓吹我投诉,我真把前程往事客观列出,向最高的理事长投诉,事情发生少不了牵扯总行和柔州负责人。 当柔州负责人发现我的投诉包含她,马上喊冤,并事事抽手,把决定一并推去由总行做,表现负气和不专业。

原以为理事长既然道歉和保证会处置属下,她应该也会通情达理。岂知当我申请让年糕和义工择日再出去新加坡影城,她居然以规矩来逼我们必须随行,说道年糕不准无家人陪伴之下出国。那不就是要我们再花一笔新币重新买票和消费?甭提需另外腾出时间的牺牲。

事到如今,我和哈比人就理解了,我们已经当了傻瓜,这趟浑水名堂再高尚,无需再尝试。 无偿的义务工作,靠什么感召人家?因为我们相信其中的善。如果善没有好好经营,随众再勉强已显愚忠。

柔州负责老师强调,我的指谪不该,她只是义务工作,然而我们也是。她是柔州领队,虽然不领薪资,但她有机会获得组织赞助去菲律宾、印尼和土耳其,接待家庭却没有的。

p.s.由于无法去新加坡的事,我跟总行申诉,请他们给年糕安排一个短期的假期,让他在吉隆坡过几天散心购物,也让我们家透一口气,暂时忘却不快。直到今天,接我申诉的理事,同情归同情,还无法安排妥当。虽然吉隆坡有大把义务接待家庭,他们却找不到一个能帮忙的,其办事能力又一例明证。啥事都是拖一个字,拖个时间,事情自动会搞定,由接待家人去搞,省了功夫。

6 comments:

  1. 相当棘手,人人都在耍太极,不知你要以什么招式应对,也许可以试试咏春,祝福!

    ReplyDelete
  2. 说的也是,相当失望,做慈善最大心死麼若如此。

    ReplyDelete
  3. 這種撿人家便宜的行徑,真很要不得!

    我聽過類似如此的事件,都是一些組織對待"非正式員工"的方式,確實很惡劣。不能將心比心的人,真是少碰為妙。

    ReplyDelete
  4. 唉唉,大概他们本着以为结构强大,我们此等有求与他,不敢得罪。如果没有换人做做看,还是别理它了。

    ReplyDelete
  5. 哈哈,“年糕不就焦掉了”,你真幽默!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