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3, 2015

布达佩斯有种忧伤

这次到欧洲,回荡在两个城市,维也纳优雅高贵,生活消费惊人;布达佩斯却是另一种情怀,一时也说不清。从共产党解放出来,还有更早的纳粹,或更更早的帝皇统治,现在的布达佩斯跟其他的欧洲城市,实说起来,没什么差别。厚重的基督教(天主教)传统,精致的建筑艺术,唯美的雕塑装饰,初看起来,她完完全全是欧洲的肢体之一。
街景

分别在哪里呢?在人身上吧。即使不提我们在某处遭到不谙英语的当地人辱骂,电车上乘客的表情反应,恰恰还是透露一丝不耐烦。“游客开始越来越多”,年糕的爸爸以有限的英语说,但是,普遍上,在地人还是不太能使用国际语言,而且,与外国人共车或共食,他们依然有点讶异,甚至别扭。

这也是无需太急的事,虽带着共产主义的历史,迟些,布达佩斯就会赶上了。毕竟她的消费水准,算起来是欧洲里的低水平,大把大把的旅客正如铁粉一般被吸引到匈牙利牌磁铁上。目前是团巴旅客占上风,自由行的散客,像我们,迟早也会慢慢赶上。
蘸糖吃着草莓,研究布达佩斯旅游攻略。

然而,我们在布达佩斯度得顶快活的。一来差不多同样的马币数额,在维也纳只能在间一房式出租公寓住两夜,长豆只好囧逼地睡在两张床之间的地板上(伟大的长豆,自我牺牲)。在布达佩斯,我们则舒服地享受一整间公寓,两房、一厅、一厕所、一廊和厨房,并且住了四晚,实在太舒畅了。

二来呢,受到了年糕父母热情的招待,受宠诺惊。还没认识年糕之前,这次旅行早已拟好。后来一月末,才传来年糕的消息,说住瓜登的一个交换生的养母病重,正寻找新的接待家庭。长豆之后,我们还在喘气,不打算即刻再跟红毛小子纠缠。怎知,年糕的情况悄悄拨动哈比人和我的心弦,寻得全家同意后,改弦易辙,再赴狮子山。

年糕的情况糟得未获得我的答复之前,养母骤逝他面前,真是太震惊了。送终后,年糕进来我们家庆祝农历新年,然后上课没几天,我们就被逼将他寄放在同学家,好让我们离开大马赴欧洲。怎么说,双方根本未有足够时间建立感情,年糕仅是一个暂住的学生,谈不上“家人”。

本预期在布达佩斯,只是约见年糕母亲,一个餐局寒暄一般。岂知,对方倾出金钱和时间,陪了我们四口三天,那可是意外惊喜,没齿难忘。不是没向年糕及他父母表示过,实在无需如此厚待,我们已做功课,交通系统也方便,可以自己行走。年糕父母却深情厚谊,照顾周到,令我们实在感激涕零。

最后一天,年糕妈妈弄了家常炖牛肉,请我们上门吃午饭。年糕爸爸载送我、哈比人及如小山般的行李,小孩们随年糕妈妈乘巴士。家在布达佩斯郊外,路经独栋洋楼区,年糕爸爸指出从前的房子,车继续往前驶。

车子停在组屋群泊车处,房子在五楼,无电梯,我们俩久不劳动, 压下喘气声,硬撑到年糕妈妈的门口。房子小巧,肉羹一级棒,年糕的婴儿照片可人。我们未来欧之前,年糕告知父母四年前分开的,旧房子卖了,狗儿送到乡下爷爷处,却没说现在的组屋里,妈妈得睡沙发。倒是说很想念狗儿,我想确实的是搬家之前的生活吧。
每个来到世间的小贝比,都是那么美好。
谁会知道以后的道路顺畅或崎岖呢?

当年糕爸爸首次把哈比人及老大和行李送去飞机场时,年糕妈妈命令我把该收拾的脏碟子放下,坐到她身旁。她的英语词汇有限,只好用单字,删繁就简,正合我意。我们挨着坐,男人离开后,话甲子打开,讲到死路就靠谷歌翻译,英译匈牙利文,反之毅然。

谷歌帮忙我传达感激之情,她也回复报答之意。年糕的遭遇,让远在布达佩斯的她心痛至极,我们家肯接受年糕,她感激不尽。话说如此,我们接待年糕还没到戏肉处,也不担保能相安无事,受此厚礼,我心中有愧。

婚姻关系破裂, 妈妈对孩子愧疚,希望尽己之力补偿。然而,我对她说,年糕已长大,理应理解,应该学会体谅。不管发生了什么,时间巨轮照样轰轰向前碾,人呀,只能学会适应,重新再来。

人呀,就是怎么长大的。
登山远眺多瑙河穿过布达佩斯。美丽的城市,美丽的邂逅。

4 comments:

  1. 当年,有人在这里公干的时候给我寄了一份东西,所以; 我对布达佩斯这地方有一种特别的情怀!


    fa

    ReplyDelete
    Replies
    1. 呀,远方捎来的挂念,这么美好的回忆。

      Delete
  2. 这孩子应该比较懂事,或比较难缠。。。等待你家接待他的戏肉了。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