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会听海南话的狗

它叫李慕白,因为不够白。

派报来我们家的阿伯很有趣,戴佩妮的哥哥曾经邀他在戏《杂菜饭》里扎一角

有个周末上午他停在门口篱笆外,准备抛报纸进来,我家母狗李慕白朝他大吠。阿伯叉腰对狗训话:“我天天来送报,你还不认得我?还要吠我?你这条狗需要再教育!”阿伯有那么一点点左派思想。

刚好我出门要晒衣,阿伯见到我,用华语问我他说得对不对?他的意思是,他方才用‘英语’教训狗,讲得正确吗?我笑:“这只狗不会听英语,”阿伯惊奇了,问那它会听什么话?

阿伯给我们送报十多年了,他以为普遍上养狗,一定是用英语教导它。我心里想逗他,说道:“它只会听海南话!”

其实也没错,我父亲跟我住多年,一直是他负责喂狗,白天也是狗儿陪他,李慕白听得最多的是海南话。

阿伯玩味地笑,改口跟我说一大通海南话,发音地道,敢情也是自己人。他问了我先生的籍贯,又说很多海南人是福建人的后代。他所说的我父亲也讲过,就是早期许多福建汉人搬到海南岛时,与当地黎族通婚,衍生后代,所以近代海南人多有福建人的血统。不过语言方面保留岛屿地方性。

还没论及婚嫁的时候,我男朋友的爸爸偷偷问儿子:“她信仰什么教的?”幸而他没进而问:“她是什么籍贯的?”因为我们俩说不同的方言,男朋友自小家里说的是福建话,我说的是海南话。那以后结婚了,媳妇会不会跟家翁家婆学自家的话呢?

结果华语理所当然成了我们上上下下沟通的语言。直到最近,家翁开始跟我老大说:“你是福建人,要学福建话。”老大转述,不过阿公也说该学海南话。我听了莞尔一笑,学校学三种,加起来五种语言,那可要他的命。

从前的农业社会父权主义重,女人嫁入就转归夫家人,必须学夫家的传统、作息,当然包括家里用语。不过以前的婚姻来去隔几条街,跑不掉同亲同族,特别是媒妁之言,一早选定了相识的一位远房亲戚表侄女。进到家里来,开口就是一样的方言,语言隔膜很少发生。早期华人来番,由族群私会党、结社管理,不同籍贯通婚,甚至是犯忌的。

现代社会恋爱自由了,像我这样的不同籍贯,不甘心讨好学夫家语言的、有一点点女权主义的媳妇算小事。环境里不一定要讲福建话才能活下去,福建话不是不会讲,只是不够地道如南马福建话。家翁的福建话水准很高,可以吟诗,不过平时讲话,仍然很‘菜市’。

我觉得华人藉用方言来分别你我,达到排他的目的,还精细到分出区域性,特别龟毛。如新加坡李资政公公讲的,层次不够高,流通性不广。

因为我是海南人,在大马属于少数,群聚时被大多数粤语、福建话挤出圈子,心中难免有点不是味道。当然我也学会简单的粤语、福建话,足够应战。如果在广州,人种单元,方言不是大问题。现在马来西亚,华裔人口不多但源流分散,坚持籍贯,会有很大问题。所以我觉得太注重方言乡情,不太好,毕竟我们综合起来不过占那么几个巴仙。

而且乡音讲得再怎么好,也不一定能和发源地的地道方言沟通。方言具有很局限的地方性,受当地的环境影响很大。我的海南话,还分上下区,两者稍微不同,喜欢互相倾轧。

Comments

  1. 哈哈,有趣的文章。
    李慕白;玉娇龙在哪儿??
    想起我和老公的争执。老公吹嘘,‘我会福建话,广东话,马来话,法语和德语’。我不服,争辩 ‘我会说上海话,宁波话,象山话,日语和西班牙语’(其实都只是一点点啦)

    ReplyDelete
  2. 我家有个海南人却不会说海南话,我觉得很遗憾。我愿意学海南话啊,倒是找不到师傅教我。

    因为不懂海南话,我把它想象成是一种优美的方言,呵呵

    ReplyDelete
  3. 我这里海南人很多,有海南村、海南会馆的,偏偏我不会海南话,最厉害是几句粗口罢了,很难成为他们的“自己人”~~:)

    ReplyDelete
  4. 我家三只狗狗都只听懂华语,广东人嫁给福建人,结果只以华语沟通。方言,好像只用来与小贩交谈罢了.

    ReplyDelete
  5. 施乐遥,
    玉娇龙?嗯,那我把鱼池里那条大款叫这个名。
    你们夫妻俩骂架时讲什么话?(不问浓情蜜意时,因为一定是讲英语。)

    机长,
    那位是海南哥啊,怪不得那么帅,海南哥多数是帅的。哼哼。
    你觉得黄明志的海南话会浪漫吗?

    ReplyDelete
  6. 普普,
    因为你那边的海南人都学福建话了。
    我不太会用福建字眼骂人,海南话则懂多个词汇,加七情上脸那样。

    夫人,
    真的哦,方言只对小贩派上用场。
    其实大家在这个国家到处流动,吉隆坡挤进各种籍贯,包罗万象,老吉隆坡应该看开一点。

    ReplyDelete
  7. 有趣!我夫家是潮州人,结果两个媳妇都是客家人,苦了我家婆,因为除了潮州话,其他语言她不是很溜。而我是福建话潮州话傻傻分不清的那种。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网络课和同学

原来像桃姐

身份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