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他刚失去了爸

S跟我说他刚刚替一个六岁小男孩抠肛门,让他把宿粪解出来。

跟粪便‘玩’的经验,我可丰富了。因职之便,我碰过很多很多的粪便,用小棒子勺一点涂在纸上,加一滴药水,等待它变色,以筛出样本有没有含潜血,继而推断病人有没有患上结肠癌。间中也有放一点便便到玻璃片上,在显微镜下找寄生虫的卵,超无聊的。

常常跟便便相处,久闻不知其臭,这是工作。与其面对奸恶的人心,我宁愿去搞大便。

亲手替别人抠肛门又不同了。只知道病人的母亲才会做这种事,或是护士的工作。

S在街上开一间诊所,好多年了,算是资深儿童医生。他请的助理没有受过护理训练,她们平时只是抓药,告诉病人家属怎么服药,他不能把这个事丢给她们做。

婴儿排便困难相当普遍,是常见问题,但是持续到六岁,不能说简单。S说那孩子便秘反反复复,孩子很怕大解,怕粪便挤出时的疼痛,还有肛门裂开的恐惧,所以便秘一星期是常事。便便逗留在直肠太久,越硬越难解越疼,小孩更怕,恶性循环。家人又没有坚持给他长期服用软便剂。

S触诊时,发现孩子的肠里满满是大便,所以放一剂通便丸,希望他当下在诊所的厕所解出来。等到每个病人都散了,孩子还是解不出来。

S跑到厕所去探究竟,觉得必须帮助他,就戴了手套动手抠,挖出一块很硬的宿粪之后,小孩顺利解出大约两尺长的粪便,可知他这阵日子多辛苦。

这个马来小男孩的教养非常好,不过六岁,已经说得一口流利英语,他的爸爸是柔州哈兹基金会的主席,看来很注重孩子的教育。我觉得这小孩的便秘习惯,可能有心理或情绪上的问题,跟家人的互动有疙瘩。我心里想,或许他的父亲很严格。

S也企图跟病人厘清原因,然而小孩的母亲呜咽着说,她先生昨天心脏病发作,去世了。

除了抠小孩的肛门,S还亲手把长长的粪截成几段,才疏通堵住的马桶。实在太伟大了。

小男孩的妈妈很内疚,先前已付了咨询和药物费用,她觉得该再付医生为孩子通便的‘服务’。

S却说不用了。

我笑S:“会不会以后你就美名远播,变成替孩童抠肛门,解决便秘的好医生?”S哈哈大笑。

S说自己的爸爸刚发现患癌,所以他能同理这个小孩。

能为工作付出多少,自我要求之外,差别在于恻隐之心了。

突然小男孩的世界就缺了很大的一角。

Comments

  1. 这样的好医生很少了
    孩子很快就会适应的,这个世界上没有谁会少了谁活不下去
    孩子通常比大人更快适应这个环境,通常适应得很困难的是大人。

    ReplyDelete
  2. Liam医生,
    好快啊,周末当蜘蛛,挂在网?
    ‘这个世界上没有谁会少了谁活不下去’,这样说很绝情啊。sigh。

    ReplyDelete
  3. 也许年幼不懂伤痛,但应该会渐渐感觉失去了原有的爱,而欠缺的这一块,将会是永远的痛。

    ReplyDelete
  4. 这篇又屎又便的,但一点也不觉得臭。

    ReplyDelete
  5. 夫人,
    小孩对爱的缺失,成年人眼中,其实真没懂多少。
    想起冯以量,工作中他见过不少个案。

    普普,
    我回到新山又天天下雨了哦。
    屎臭不臭,确实看你的心境。咱们讲禅噢,善哉。

    ReplyDelete
  6. 话说我在台湾的开始一两天,因为顾虑着厕纸不能丢进马桶,所以也便秘了。在没人的家里,舒畅多了!心理和情绪,的确影响很大。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网络课和同学

原来像桃姐

身份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