衰在多口

这次玩过头,一回家就发低烧,腰酸背疼。隔天开始下痢。我回溯一下可能的原因:

1.迪沙鲁水上乐园的水池不卫生,我喝了几口池水,感染了病菌。

2.已经很久不碰方便面,前几天在家吃一个,马上泄肚子。这次住旅店再吃一个杯面,味道好极了,味精盐分十足。

3.自从’我来也‘肉干公司被廖部长强逼下架,我很久不碰了。我很早之前就对’我来也‘没好感,每年乘新年涨价,而且傲视江湖,就它的价格最高,要涨就涨,气焰最屌。可是家里的人又特别爱吃,只好年年买来拜年。岂知这么多年来,付昂贵的银子,给它喂食超标的防腐剂,自愿当肥羔羊让人宰。它漂白之后,咸鱼翻生,我本来不情愿,但随着众乐乐,也难免应着酬,结果不知不觉吃多了几片。

4.玩了水,我们到柔州东海岸四湾岛吃海鲜,有鱼有龙虾。第一次吃龙虾,Q弹的龙虾肉,印象很好。

暗藏杀机的可能,但除了我,同行没人中,没理由病菌只选我,或味精只蹂躏我的肠胃细胞。后来我再想想,是不是冒犯了它?

5.吃中饭之前,去了附近的鸵鸟园。里面养几十只鸵鸟,有刚生的蛋、小鸵鸟、鸵鸟妈妈、更有庞大又雄赳赳的大鸵鸟。雄鸵鸟像雄孔雀,羽毛更美丽,但好斗,吃饭时总要打架。我看着它们疾跑时踮起的两只脚趾,展翅昂首的模样,特别是长长翘翘的睫毛,觉得十分像人类的一种。
我问身旁的人:“你看它们像不像伪娘?”红唇的是雄鸟。
用翅膀围起脖子,显得特别傲气的鸵鸟,但屁股光秃秃,毛掉光了。像是摘下假发后的易装癖男人。

我就是想起了《The Birdcage》这部电影,结束时浓妆艳抹、穿露背裙、戴羽毛满场飞舞的彪形大汉。他们高调地唱着七十年代的pop song:“We are family!”
取自movieposter.com 《The birdcage》主角是个drag queen。

站最靠近的鸵鸟斜瞅了瞅我,好像在说:“去,你懂什么?”。接着它转身,从屁股洒下一大滩水,还有滑下两粒湿湿黏黏的原子弹,击落地面,扬灰方圆一尺半。幸而我离零基地两尺半。

回家之后,我就坐马桶坐到脚软了。病祸都由口进出,我得忏愧。阿门。

Comments

  1. 吃进去的很香,排出来的很臭,咦~臭气熏天!

    ReplyDelete
  2. 就当一次过排毒吧,记得要多补充水份哦!

    ReplyDelete
  3. 谢谢你们,
    今天比较好了,开始吃其他东西了。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网络课和同学

原来像桃姐

巴厘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