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哗啦哗啦地下

虽然没在水灾区,这雨哗啦哗啦地下个不停,稍有一口气的人,都要郁闷的吧。

哪,这就是东北季候风了,Monsoon。我跟长豆弟弟说。车在高速大道奔驰,骤雨打在车窗,左右夹攻。才不敢超过时速100,挡雨镜蒙蒙,我眼力不好,得附到驾驶盘看路。 

开始给洋小鬼讲古。从前小时啊,妈咪的家里,年年浸水,没错过半次。年底一到,11月、12月,地板就浸在污水里。起床后,踏出睡房,跨过水滩,才能上厕所。双脚长期泡水里,蚊虫叮过的地方,发炎糜烂,满腿都是五分一角的疮疤。

忘了提曾看过一窝鼠,粉灰色还没长毛,从洞里随泥水飘出来,湿漉漉地蠕动。

绘影绘色,吓得小孩一愣一愣。在富裕国家长大的臭屁孩,哪里想象得出有这样的事。从来只道这里阳光沙滩海水翠绿椰影婆娑,旅行杂志里冒泡的浪漫。

后来呢,政府征地,逼迁,我们搬到小小的鸽子笼,没有电梯的五楼组屋。我爸分得阳台作卧室,我说。其实哪算是卧房,只不过夜幕低垂,该睡觉的时候,他把系在栏杆的行军床打开,正好阳台长宽,爬到布床上,盖上被单就睡了。 三面还有水泥墙,一面临空。跟奢侈的巴厘岛度假村概念差不多,呵呵。

我妈在栏杆上养着鸡呢,每晚我爸有母鸡陪。母鸡不吵,鸡粪飘香,呵呵。

热的时候,正好面对栏杆,临风解暑。天凉的时候,转身面墙,裹紧薄被,点滴喷雨是情调。---只不过季候风季节长气了点。

“为什么不睡屋里呢?”长豆问。

其实在客厅跟我哥挤一挤也行,但他宁可要自己的空间。他真是很tough又固执的人啊,我跟长豆说。瞧瞧我爸的脸孔,一目了然。

。。。。。。。。。。。。。

除了常常把别人的悲惨解成‘酷’,臭屁孩居然说“life has not been good to me all the time”。 用着四百欧元的beats by dr. dre耳机,,拥有八百欧元的脚踏车,马币99的拖鞋才穿得舒服---他懂什么叫着"life has not been good to me"?

我想来到这里,他学到最重要的一课,最应该学的那课,不是讲好华文或马来文,而是感恩。感恩自己有无忧无虑,天真烂漫,为所欲为的昨日。今后该想的,而是“What can I do for others?”,以及知足常乐。
 
 长豆挂床头的志愿。

Comments

  1. 零阿姨又讲古了。。。今非昔比,以前水灾对我们来说是水上乐园,现在的sunway lagoon更好玩!

    ReplyDelete
    Replies
    1. 只是受不了常常觉得自己很不幸的年轻人。含着银匙,嫌口酸那种。

      Delete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网络课和同学

原来像桃姐

身份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