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的金边

在柬埔塞,先去金边,后到暹粒。先看新皇宫,后看吴哥窟。开始我提防性蛮高的,几天后,我发现,自己不由自住常常对人笑,裂开嘴露齿笑。
在柬埔塞就入乡随俗,穿拖鞋带帽。即使沙层飞扬,包鞋是很稀有的。
刚好凤凰木盛开,像火烧。童年时候家对面的皇宫草场有两三棵,常结伴在树下玩,收集艳红的花瓣扎成毽子,或碾汁染指甲。
阳光太好了,晒衣真是痛快啊!怕人顺手牵羊,做生意没空留意,索性把衣服锁在铁笼里晒。
屋外晒衣,屋内做生意,实实在在的过日子。让我想起上海。
街边有壮观的电线杆,犹如蜘蛛网。
房子一层一层慢慢建,楼下住着人,楼上继续建,大概是不需什么图测的。
楼上有寻常人家。

 也有住比较高的囧逼家庭。
当地菜色之一,叫amok,这是旅馆提供的,大约4美元(马币乘3.2)。超好吃。专做外国人生意的价格,算很贵了,蔬菜香甜,厨艺一流。
路边摊卖的法国长棍面包,夹碎肉和蔬菜,听说不错,不过没胆子试。更听说过太多的外国人食物中毒事件。我想,是因为当地人有当地的肠胃norma flora,适应了当地摊贩的卫生水平,外国人肚里的益生菌不敌地头菌。
在大屠杀博物馆,本是陈列学生奖杯的玻璃橱,却排满了人头骷髅。本来是市中心的学校,红高棉用来当监狱,现在是展览馆。
闭上眼睛想象,地上曾经躺满尸体,左右整齐并列。
教室里间隔起来,关囚犯,多有一个小铁箱,我以为是用刑器具,但又好像是便器。
当越南共产党攻进来时,发现数间教室内铁床上的死尸,腐烂肿胀,已死超过一星期。红高棉兵逃离时,囚犯逃不了,因为被拷在床脚。我走进去,发现地板黑迹原来是尸水的烙印,永远洗不褪。
波博和红高棉杀得最多的是知识分子,像秦始皇焚书坑儒,像中国文化大革命。
老幺说,怎么建筑很像他的学校?真看不下去。原本就是学校,学生换成无辜的政治犯,老师变成整死人的领导。有些囚犯年纪非常小,像小学生,有的是年轻的母亲,抱着婴儿受死。
金边是柬埔寨的首都,皇宫是景点。酷热的阳光照耀下,皇宫灿烂耀眼。
 步入一瞧,跟咱们的皇宫差远了。
这个还是有神灵保佑的国家啊。
世界组织在各个方方伸手援助,人民也晓得自力更生。年纪小小就学习帮忙妈妈做生意。
虽然有些地区的生活贫困,厂工月收入不过65美金,
市面一片繁华,想必会带动乡村,改善全国经济,和人民收入。
我们合十祝福这个邻居。
 茁壮成长,别忘了向善。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网络课和同学

原来像桃姐

巴厘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