扁大舅


 
童言无忌。去拜访大嫂娘家途上,老幺他爸问儿子,请用一个字形容大舅。

老幺不用太久时间,脱口而出:“扁。”一阵错愕后,哄堂大笑,太精准了。若是16岁的老大,恐怕不会如此形容。他会用更多字,更含糊地带过。

我的外形属于长瘦型,刚毕业出来在某间工厂当品管,要好的印裔女同事,以为我家里的兄弟一定‘又高又帅’。事实差矣。大哥继承了母亲大部分的肉身基因,又矮又壮,而且把臂肉练得绷硬,一介赳赳武夫。

母亲怨他,就因为年少时热衷举重,把筋骨压缩了,无法长高。认真研究,恐怕家里最高的是我了,其他都不及(或许弟弟同高)。盖中学时,除了踩单车上学,不断练脚程,还打羽毛球、兵乓、排球、篮球、练舞,全部半桶水般蜻蜓点过,虽球艺平庸,至少强身壮体。附加好处就是,蹦跳长高。

老大正值崇拜型男的年龄,特别注意到大舅的肌肉。瞪大眼睛夸张地说:“硬硬的,很多小老鼠。”惭愧,大哥年龄大许多,早年的基础够硬,至今仍维持状态。我们已经是麒麟臂,摇摇晃晃如风中芭蕉叶,早早顺应地心引力。
小外甥爱画画

然而大哥已承老态是不争事实。听他描述宝贝儿子上一年级,偶尔去学校偷看,儿子在班上有没有闹情绪,眼里满满是温柔。我大哥很少表露情意,一直以来,我对他的印象只有tough一个字。

我从他身上习得坚强。他为家人牺牲良多,学习生涯很短,中学毕业就到社会打拼,他的那份薪水是维持家人不挨饿的主要条件。大哥身上的几把刷子,全是自学而得。中五会考不及格,他买英文书本,查字典,摸懂一千零一种机器、电路,什么都会修。

中四中五我驾摩托车上学两年,用的是大哥老旧的二手车,引擎嘟嘟夸张如海港的舢板。麻烦总是,每每停在交通灯前,踩刹车即死火。灯绿了两轮,我还在原地猛踩引擎踏板,只好黑着脸打公共电话吵醒大哥。虽然迟到,所幸他仍赶来打救。他赖床但不忘起身,不曾吩咐我索性走路去学校之类的。那两年,上学或不上学,向大哥求救,理所当然地认为他该来救我,次数多得记不清。

何止,甚至买了二手车,驾车上班后,仍然缠住大哥照顾我的车,通通是由于引擎燃不着的问题。即使领了薪水,从没想过该付点薪酬给他。总是理所当然,认为他救我是责无旁贷,不讲条件报酬。

大哥性格耿直,不会拐弯抹角,十年二十年领一份薪水,他老板炒股票,他双手埋在黑油里。直到我们全念完书,他慢慢才为自己打算,试试创业。开始几个生意都赔钱。有次我建议,不如我出份两千元,换个更明显的招牌,好吸引更多顾客上门。大哥不肯,他说问题不在这里,是霸住旅社房间的本钱,不够资本,就是无法跟大咖斗。

我不懂生意经,只好缄默。现在他有没有赚够生活费?我们不敢也不好诘问。早年他的许多嗜好,丢得一干二净:不潜水了,相机卖了,影碟歌碟十年前就不添了,也不随便更换电脑手机。除了旧摩托车,他用的是小小的二手车零鹿。

他的人生目的应该是变了。眼前这个小小的漂亮男孩,身负大哥的展望。
小朋友送给姑姑leng的画










Comments

  1. 每个人都有一套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不必替你大哥操心,他一定活得很自在。

    ReplyDelete
    Replies
    1. 他是表面无事。我妈就很操心, 她想得远。

      Delete
  2. 所以我说,哥哥都是疼妹妹的。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网络课和同学

原来像桃姐

巴厘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