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纽约的表弟

今年初,听说远在纽约的表弟难得回家。倒也没机会见面的,他只回去吉隆坡见阿姨。

几年前在阿姨厨房的冰厨门上见到表弟的近照,哎哟,真是型男。跟小时的样子,差个天跟地。

那时他像泡水白面包,我们每个农历新年都要见面。偶尔到吉隆坡阿姨家玩,他会陪我们去逛,英雄纪念碑之类的。他不会华语,也不会海南话,大家只有鸡同鸭讲,有时英语,有时粤语。才小学程度,我们的英语单字还没识几个呢。奇怪,表弟也没学上半个华文字。后来他到新加坡念中学。

印象中,表弟很活泼,跟木讷的小镇孩子差远了,可是他没有拒人于千里之外,没有点架子。
我们在烂石头海滩,农历新年,大家盛装留影。泡水白面包和黝黑的小鱼干们。

表弟念完中学,为了大学选科,跟阿姨吵架。阿姨是传统的华裔妈妈,自己没有学历,看人脸色赚辛苦钱,希望孩子替她扬眉吐气。她苦劝儿子,念法律吧,做律师收入高,有地位有身份,跟亲友提起又简单也威风啊。

后来表弟飞去美国留学,私自换了系,毕业后在纽约闯荡。他要当journalist。(我连journalist是啥也搞不清楚,只觉得表弟有种。)然后不知怎么弄到绿卡,把他乡当故乡。

现在算是扬名立万了吧。或许更早之前已经是了,能在纽约时尚界立足,没几把钢毛刷子行么?



幸亏他没有去念法律。Creative这字真是铿锵有声啊。

平心而论,能够的话,我尽量不要见他的。怕啊。做stylist的,哎哟,那双眼睛啊,忍受得了咱们在Giant大卖场搜来的衣服么?

Comments

  1. 如果我身边都是这种高不可攀的成功人士,我会避而远之,不是自卑,毕竟我的快乐不是建立在这个圈子里~~~:)

    ReplyDelete
    Replies
    1. 普普三番四次如此说,你的快乐建在什么地方呢?

      Delete
  2. 哈哈,你家有趣的人不少哦。
    原来是担心自己的装扮呀。不要有压力嘛

    ReplyDelete
    Replies
    1. 施乐遥,没有,没见面就没压力呗。我弟比我更邋遢,他惨,因为在吉隆坡,非见型男表弟不可。

      Delete
  3. 做stylist的, 艳福不浅咧~~~~~他一定是猎艳高手了.....小心肾亏呐~~~~~

    阿包

    ReplyDelete
    Replies
    1. 阿包语气听起来酸溜溜。
      阿包到上海看美眉更是艳海无边。

      Delete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网络课和同学

原来像桃姐

巴厘岛